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二十九章:逐出宗门
    尚阁听的直想笑,不过此时任何争辩都是没有用的,事情的经过也都不重要,他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只看上面坐着的几人想把他怎么样而已,不得不说,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听完刘光耀的诬陷,众弟子立刻同情心爆棚,叫嚷着要处置尚阁,辱骂之话不绝于耳,王玉昊非常满意这样的结果。

    钱敏压下了杂乱的争吵声,思索着该怎么处置尚阁,这时,洛玲花偷偷握了握丈夫的手掌,眼神中带着意味看着钱敏。

    钱敏哪里会不明白夫人的意思,眼下确实是个好机会,不过还是忍不住心生愧疚,看了看下坐的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儿,他最终一狠心,宣布道:“门内子弟尚阁,无故欺压同门,导致多人重伤,按律,当丈责三十,逐出宗门,念在尚阁的特殊情况,丈刑作免,即刻清出一线天。”说完,立刻带着夫人走了,心虚的都不敢看一眼尚阁。

    尘埃落定,尚阁没有丝毫感觉,倒是那一众弟子,他们一阵振声高呼,显得热闹非凡。

    钱慧震惊于父亲的武断,有心阻拦,不过早已不见了他的身影。

    至此,王玉昊总算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口气自尚阁来了之后就一直闷在胸口,现在除此大患,只感觉神清气爽的很。

    钱雅茹有些作为儿时玩伴的不忍,不过这份感情还没大到让她忤逆父亲决定的地步,她同情的看了一眼尚阁,也走了。

    王玉昊喝道:“尚阁,你二人已非我一线天门人,立刻滚出宗门,莫要等我动手。”

    尚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狠话,起身带着飞羽往山门外走去,路上,钱慧追了上来,她少有的神色激动,保证道:“尚阁,你先在青石镇暂住几日,此事我一定会查清楚,还你一个清白。”

    尚阁笑道:“小慧姐,你别激动,事情的真相怎么样不重要,我在不在一线天也不重要,反正这里也没什么让我留恋的东西,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只有你了。”

    突如其来的一段话,直接让钱慧呆住了,她一瞬间红晕上脸,耳根子都透红了,她笑骂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尚阁站住身,一脸正色的看着对方,就这么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钱慧受不住这饱含深意的目光,她别过脸,不敢看尚阁,强作镇定的说道:“我只是见不得门内弟子受冤枉,你可别误会。”

    尚阁嬉笑道:“我知道,小慧姐是看不得人被冤枉嘛,对所有人都一样的~”这话,怎么听怎么歪。

    钱慧受不住这般调笑,猛地一跺脚,骂道:“真是不识好人心,不管你了!”说完,就飞呀似的跑走了。

    尚阁看着钱慧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温暖,这个世界里,还是有在乎自己的人的。

    其实还有一个人他没注意到,飞羽,他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是有些愚昧的,不然也不会在门派被灭之后,心心念念的想着报仇,即使不知道凶手是谁。

    此时飞羽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本来是来报答尚阁的,结果恩情还没报,就因为自己,被逐出了师门,这还不够严重吗?的确,毕竟在飞羽心中,师门大于一切。

    两人一路来到了清水镇,用飞羽仅剩的几两碎银子开了间最便宜客栈,这钱还是当初尚阁无意间扔给他的,他花钱很是节省,所以到现在还没花完。

    房间里,两人吃着午饭,尚阁思索着眼下的去想,如果到明天还没想到办法,那就真要睡大街了。

    吃过饭后,尚阁还是决定先去彩云楼一趟再说,过了这么几天,卫生巾应该也酝酿的差不多了,不过他没打算就这么去,还专门去天下财庄叫了一下沈万豪,那个色痞一听,哪有不去的道理,于是三人同行,一起往彩云楼去了。

    现在还是下午,彩云楼已经显得热闹非凡,不同于前世那些小发廊,在这个时代里,青楼还是合法的买卖,所以,嚣张一点,有错吗?

    沈万豪熟门熟路,找了张位置最好的桌子坐了下来,随手点了一桌子酒菜,尚阁径直去找了云娘,一见面,不等尚阁开口,云娘就热切的把他拉进了房间,只听云娘迫不及待道:“你小子可以啊,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整出来,我都想扒开你的脑子看一看了,这女人的事,竟然也这么懂。”

    尚阁一听这话,心里稳了,这肯定是试过了,效果不错啊,他笑道:“哪里哪里,其实我从小就有个绰号,叫妇女之友,看到广大女性遭受折磨,我是深感痛心,这才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个主意,只希望能让天下姐妹们少一些痛苦,多一点快乐。”

    云娘赶紧打断道:“行了行了,越说越没边了,那东西我已经试过了,确实是个好东西,你开个价吧,我先定一批。”

    说到这个,尚阁也正色起来,现在就是怎么哄价了,他说道:“云娘,实不相瞒,这东西造价高昂,我选用的都是最顶级的棉种,这布,也不是寻常的布匹,里面更是加了一层昂贵的树脂,你看,这里.....”

    “停停!”云娘不耐烦的打断了夸夸而谈的尚阁,她说道:“你就直接说多少钱,别说那么多没用的。”

    尚阁也不再多言,默默的伸出了两根手指。

    云娘皱眉道:“二百文?确实是有些贵,不过我彩云楼还是消费的起的,这样,你先....”

    尚阁忍不住打断道:“什么二百文,是二两银子。”

    “什么!二两银子?!”

    云娘不满道:“这么一个小玩意,你竟然要二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啊!”

    尚阁也知道这个价格有些离谱,他耐心的听云娘数落了几句,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二两就二两吧。”

    随后一道倩影走了进来,尚阁认出来了,是花魁吕瓶儿,吕瓶儿也是凑巧路过这里,听到云娘的声音才注意到了谈话的两人。

    美艳的花魁走进来后,继续说道:“那东西我拆开看过,确实是造价不菲,而且,除了尚公子这里,其他地方怕是再也寻不到这东西了,二两银子,值得的。”

    云娘听自己的摇钱树这么说,才放过尚阁,没有再喋喋不休,为了这点小钱得罪自己的当家花魁,两边孰轻孰重她还是分的清的,不过依旧生气的看着这小子,说道:“好,二两银子的价格我忍了,你多久能把东西送来?”

    尚阁立马答复道:“没问题,明天我就能给你先送来一批,这是这定钱....”说到这,他犹豫了一下。

    云娘也是个大气的人,她痛快的甩来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此时她还有种当冤大头的感觉,生气的站起身,去外面招呼客人了。

    尚阁拿到银票,心里总算有了点安全感,这下好了,不用露宿街头了,他当然不会忘记吕瓶儿,他冲吕瓶儿笑道:“多谢吕姑娘仗义执言,想不到瓶儿姑娘你外表美,心灵更美啊,难怪能当花魁。”漂亮话又不要钱,这方面,尚阁向来不会栗色。

    吕瓶儿闻言,矜持的笑了笑道:“尚公子过誉了,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一会儿还有个斗诗会,奴家要先去安排,就不多陪公子了。”说完福了一福,就转身走了。

    尚阁突然听到斗诗会,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了沈万豪的模样,他心想:“上次随便窃了首诗卖给这傻大帽就卖了五百两,这次能不能再来一次?”

    虽然现在身上已经有了一千两银票,但钱这玩意哪有嫌多的,说干就干,他出来找到沈万豪两人,热情的拉着沈万豪聊了起来,在尚阁眼里,此时沈万豪就像是一只小金猪一样,怎么看,怎么可爱。

    飞羽在一旁无聊的喝着闷酒,他对两人所说的yin秽话语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还有些烦身边这个一直往自己身上挤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