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二十五章:奇怪的乞丐
    这时候,那奇怪的乞丐抬起了头,清澈的双眸中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意,他注意到了尚阁,这就是上次送自己十两银子的男人,对,是送,他始终不认为自己是乞丐,他站起身,往尚阁的方向追去。

    尚阁一路往一线天的山门走,慢慢的,也察觉出了不对劲,他转过身看去,只见那奇怪的乞丐就跟着他的身后,尚阁走,他也跟着走,尚阁停下让他先走,他就立马也跟着站住脚步,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神更是让尚阁心里发毛。

    他有些被吓到了,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啊,背后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藏着什么凶器,此时就是距离外门也还有不少的距离,他随时戒备着,加快脚步往山上走去。

    不过就他那弱鸡的模样能走多快呢,那‘乞丐’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跟着,终于到了外门,尚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绪,边跑边喊道:“刘光耀!刘工头!快出来救命啊!”

    “谁啊谁啊,大喊大叫的,还敢直呼我的名字,活的不耐烦了吧!”外门领事刘光耀提着裤子,一脸怒气的从一间房子里急匆匆的走了出来,那未来得及关的房门里还有一位正在整理自身衣物的女子。

    自从升了外门领事之后,刘光耀的日子过的十分舒坦,每天就是吃喝玩乐,训训手下,除此之外再无它事。

    他刚才正做着饭后运动,就被外面那大喊大叫的声音给吵到了,不过看到来人,他立马换了一副面孔,亲切的笑道:“这不是尚兄吗,怎么,今天这么有空啊,跑来找我叙旧来了?”

    他怎么会忘记尚阁,那是高高在上的门内师兄啊,还是和自己有点交情的师兄,他当下还以为尚阁是专程来找他的,客气的把尚阁往屋里迎,一面吩咐这手下去准备酒菜。

    尚阁确实是来找他的,不过可没那闲心和他喝酒,这里离内门太远,他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求助的。

    闻言,他拦住热情的刘光耀,说道:“刘兄别忙,咱们哥俩的交情改天再聊,看到那人了吧,这狗东西跟了我一路了,快把他拿下。”

    刘光耀看了看那乞丐一样的男子,很是不屑,道:“就这啊,小事,来人啊。”

    随着他的一声喊,立马涌出了大量的人群,少说也有几百人,刘光耀指着那人说道:“把他给我拿下,绑好了等下送过来,尚兄,如此小事,不足挂齿,咱们先去屋里喝茶,等着就是。”说着又把尚阁往屋里迎。

    这乌泱泱的人群也给尚阁带来了安全感,他也不再推辞,随着刘光耀走进了屋里,此时屋里的‘战场’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一位模样一般,但是身材不错的女子客气的给两人沏了茶水。

    尚阁两人落座之后,刘光耀说道:“尚兄,当日我就许诺过,但凡有事,你一声吩咐,我绝对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把事情给你办成了,这绝非戏言,只求老兄你以后有什么消息的话,也能提前给在下打个招呼,光耀先行谢过了。”

    这是表功呢,内门与外门天壤之别,别看他现在混的风生水起的,也许内门一个决定,他就立马下台了,所以这才求助于尚阁,让他有什么消息能提前知会自己一声,他也好应对,省的哪天祸到临头了,到那个时候,那做什么,都晚了。

    刘光耀也就是不知道尚阁在宗门里的待遇,不然他哪还会这般亲近,只怕早就离的远远的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尚阁也客气的说道:“哪里哪里,刘哥客气了,咱们兄弟之间本就应该互帮互助嘛。”

    “那是那是。”刘光耀也有些忘形的笑道。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蛋,门外面是噼里啪啦的一顿躁动,没多久,那动静就消失了,房门被推开,刘光耀笑着说道:“尚兄,这人已经擒来了,是杀是剐,你随.......”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了,只见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剑架在他的喉咙前,在往前一寸,刘光耀就要当场毙命。

    那名女子也被吓的靠在墙角,一动不敢动。

    刘光耀脸上哪里还有笑意,此时他额头冷汗直冒,向屋外一看,他的胆都要吓破了,只见外门的那些弟子们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这是什么样的杀神啊,几百人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刘光耀此刻心里立马翻脸了,恨上了尚阁,他竟然给自己引来了这种祸事,前途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啊。

    刘光耀开口求饶道:“上仙饶命,小人也是受到蛊惑,一时糊涂,您不是要拿尚阁吗,小人愿意将功赎罪,代上仙擒下他,只求上仙饶小人一条性命。”说完,立马跪在地上,头磕的邦邦响

    尚阁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心都凉了一半,这乞丐竟然这么厉害!

    那奇怪的‘乞丐’开口了,是个少年人的声音,许是长久不曾说话,声音显的些沙哑,他说道:“我只杀我的仇人,你,不配。”说完收剑入鞘,看向了尚阁。

    确实如他所说,门外那些人只是被他打晕了,并没有取他们的性命,这少年人名叫飞羽,从小被一个叫撕裂门的中小门派收养,凭着自己出色的天赋,硬是修到了超凡境巅峰,就算于掌门交手也能不落下风,撕裂门也是对他寄予了厚望,只待数年之后继承老掌门的位置,带他们走向更高处。

    但是就在前段时间,师门莫名遭到了灭顶之灾,熊熊的大火将撕裂门燃烧殆尽,他在掌门拼命的庇护下侥幸逃出生天,自此之后流落到了清水镇,他身无分文,又自尊心作祟,使他做不出那乞讨的行径,一代天之骄子就这样,差点饿死在路边。

    直到遇见尚阁,那天喝醉的尚阁无意间救了他一条命,他这人很是耿直,不太会说话,心里想着报答尚阁,所以才一路跟着他。

    飞羽向尚阁断断续续的说着来意,由于不善言辞,所以东一句西一句的,听起来很是凌乱。

    尚阁听明白了,感情是自己误会了啊,刘光耀傻眼了,怎么自己刚倒戈,这事儿就立马变了,来不及多想,当下保命要紧,他立马转向尚阁,手上运足了力道,‘啪啪’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哀求道:“我该死,我不是人,尚兄,我对不起你啊,还请尚兄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头磕的比刚才还响几分,不一会儿地板上就染红了鲜血。

    尚阁并没有太恨他,其实刘光耀只是做出了生死之下的正常反应而已,没什么奇怪的,此时危机解除,尚阁也不慌了,他淡淡道:“行了行了,我早就看透你小子有几斤几两了,起来吧。”

    刘光耀立马舔道:“是是是,小人本就没什么斤两,尚兄慧眼如炬,说的是。”

    尚阁此时连看他一眼的兴趣也欠缺,他叫上飞羽,两人一起往内门去了,尚阁不能修炼,在这个世界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现在老天爷白送他一个大高手,他当然不会错过。

    彩云楼里

    尚阁走后,云娘把那神奇的薄棉片分了下去,那些来了例假的姑娘听了这东西的作用之后,立刻如获至宝,自己人面前也不扭捏,立马就去换上了,说到底这些女子还是比平常人开放的多啊。

    虽然是简易版的,但使用效果却是非常的不错,姑娘们都很满意。

    云娘见状,这才开始思索着这东西的价格,还有下次尚阁来之后该怎么压价合适。

    花魁吕瓶儿房里,她此时正浑身无力的坐在床上忍耐着什么,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环儿推门进来后,径直来到了床边,她开口道:“小姐,好受些了吗?”

    吕瓶儿虚弱的笑道:“你也是女子,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好受,环儿,你再去给我煮一碗红糖水来吧,等下再把床单换一下。”说话间更是难受的皱了皱眉头。

    环儿闻言,点了点头,她拿出一物,递给吕瓶儿,说道:“小姐,你试试这个吧,楼里的其他姑娘已经试过了,都说这东西效果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