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二十二章:神奇的算术
    尚阁现在脑子里全是今天的计划,压根没注意到钱慧的到来,听到她说话才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脑子一下子没拐过弯来,问道:“什么数字?”

    “就是昨天我摆脱你帮我算账的那个,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噢,那个啊,你听好啊,一一得一,一二得二.......。”尚阁把乘法口诀给背了一遍,完事后,问道:“怎么样,记住了吗?”

    钱慧一脸的震惊,这个世间竟然还有这般神奇的算法!

    修炼之人,记忆力是很夸张的,她只听了一遍就记住了,不过她还是不放心的问道:“你昨天就是用这个算法算出来的吗?这个算法能保证绝对准确吗?”

    尚阁当然敢保证,这九九乘法表可是个伟大的发明,准确度毋庸置疑,他笑道:“小慧姐放心,我拿人格担保,如果出了错你就找我。”

    钱慧哪里是不放心尚阁,只是不敢相信有这种神奇的算法存在而已,如果这是真的,她查账的速度将倍增,也就能早日查出到底是谁偷偷动了门派的资源。

    尚阁今天把自己安排的很满,眼下吃的也差不多了,他就准备启程,先去清水镇天下财庄把资金拿到手,他向钱慧说道:“小慧姐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关于这个算法,你有什么疑问随时找我,拜拜。”

    一转眼的功夫,尚阁已经溜出了门,钱慧现在哪里还有胃口吃饭,面前的饭菜一口都没动,她放下碗筷就往账房赶去。

    路上,门派的弟子们在中心广场上围成了一个圈,正中有一对男女对立,那女子一脸的娇羞,对面的那男的手捧着一束鲜花,深情的说道:“师妹,我专门为你做了一首诗,你听啊,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怎么样,师妹喜欢吗?”

    这是他昨天在清水镇闲逛之下听到的,当时就被这绝美的诗句给震撼了,所以今天迫不及待的献给自己心仪的女子,还厚颜无耻的说是他写的。

    昨天在彩云楼,这首清平调一出世就被快速的流传开来,不过时间太短,还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不然哪有机会给这位兄弟卖弄。

    此诗一出,就连钱慧都暂停住了脚步,她向人群看去,那个求爱的弟子她是记得的,一线天从来没有约束过门内弟子的感情生活,是可以结婚生子的。

    不过这人曾几何时有这般才华了,竟能脱口而出这等惊世绝作。

    人群那边也沸腾了,纷纷称赞‘好诗!’,也都起哄着让那女子答应对方。

    说实话,钱慧是有些羡慕的,有过有得选,她宁愿成为一名毫不起眼的大众,眼下还有那神奇的算法等着验证,她不再耽搁,继续往账房赶去。

    经过几次试验,果然,这个算法竟然是真的!

    钱慧正暗自心喜,固商武端着早饭进来了,原来是食堂那边董师傅看大小姐没吃饭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就托人叫来了固商武,让他代为送饭。

    在一线天众人的眼里,固商武就是大小姐的亲信,这种事情交给他做正合适。

    试验得到了论证,钱慧也不再着急,细嚼慢咽的吃起了早饭,固商武在一旁伺候着,他给大小姐倒了一杯水,闲谈道:“今天宗门里是真热闹,大小姐听说了吗,那王罡严跟小一届的师妹求爱了,现在广场上乌央乌央的,到处都是人。”

    王罡严就是之前念诗求爱的人。

    钱慧边吃边道:“我知道,刚才路过那里了,这是好事,说不得马上就要吃到他们的喜酒了呢。”

    固商武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他早就想结婚生子了,但是奈何没人看得上他,听到钱慧这么说,愤恨不平的哼道:“哼,剽窃一首诗就能求得美人归,这还真是简单,改天我也试试。”

    钱慧听的一愣,她疑惑道:“怎么,这诗不是王罡严所作?”

    固商武不屑道:“就那个死练功的肌肉男,能写出这种绝句?”王罡严因为身体的原因,确实是比一般人要雄壮一些。

    钱慧随和的笑了笑,夹起一根青菜,笑着问道:“那好,小武你说说这诗是谁做的?”

    问别的固商武估计答不上来,但这个他是真知道,他呛定道:“是尚阁,昨日我亲眼所见他在彩云楼作出来的。”

    ‘咣当’

    钱慧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又是尚阁?

    她脑海里想着这位小弟弟这几天的转变,现在竟然还会作诗?

    另一边,尚阁一路飞奔来到清水镇,找到了天下财庄。

    尚阁进去后左右找不着人,喊道:“掌柜的,喂,有人吗?”

    “喊什么,喊什么。”

    自后院进来一位老者,他一脸的不耐烦,这老者就是这家财庄的掌柜,大清早的,正是生意惨淡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偷闲呢,听到尚阁的叫喊,这才不情不愿的进来了。

    所谓店大欺客,那老者看尚阁年纪轻轻的,也不像什么财主,火气冲冲的说道:“这大清早你叫魂呢,说吧,存钱还是取钱啊。”

    尚阁也不生气,他笑呵呵的说道:“你家少爷,沈万豪,昨天答应借给我500两,我今日是来拿钱的。”

    那老掌柜一听就觉得离谱,这进来的不是存钱就是取钱,借钱的倒是从来没有,今儿真稀奇,让他给碰着了,这小子还说是他们少爷借给他的,这不更离谱了吗,自家少爷什么眼界啊,清水镇县令的公子来结交都被拒之门外,就凭你?

    “去去去,大早上的找什么不痛快啊,去别处玩去。”

    尚阁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耐着性子说道:“老掌柜,你都不去问一声,就赶我走,你怎么知道没这回事。”

    那老头看这小子还在嘴硬,吓唬道:“小子,你现在乖乖出去,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少庄主现在还在睡觉,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少庄主脾气可不好,如果你执意让我给你通报,到最后发现没这回事,那你估计是走不出这个门沿儿了,是去是留,你自己看着办吧。”

    尚阁哪里会被他吓唬到,闻言,找了个椅子坐下,给那老头了一个请的手势。

    “莫非这小子真的跟少庄主有约?”老掌柜看着尚阁那淡定的模样心想,一念至此,他不敢再多说废话,径直往后院去了。

    一杯茶的功夫,沈万豪就出来了,身边跟着那个狗仗人势的老掌柜,此时他哪里还有刚才的趾高气昂,弯着腰,哀求的看了尚阁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尚阁也没那闲心跟他置气,先开口笑道:“沈兄,昨日可还快活?”

    说到这个,沈万豪就有些郁闷,昨天见到吕瓶儿之后,前半场顺风顺水的,两人有说有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花魁小娘们突然就变了态度,对自己爱答不理了,这个问题他昨晚上想了一夜也没想明白,不过他没把错怪罪到吕瓶儿头上,而是觉得自己不够风趣幽默,冷了场子。

    这是标准的舔狗心态啊。

    不过沈万豪是不会把这些事讲出来的,听尚阁这么说,他谦虚的道:“嗳~,尚兄言过了,我与瓶儿初次相处,哪里能行那不轨之事,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尚阁一眼就看透了他舔狗的心态,心道:“好家伙,真能吹牛B,这么大点功夫,瓶儿都叫上了,你倒是想不轨,可人家能愿意吗。”

    不过嘴上依旧不轻不重的恭维了两句,言辞之间已然把吕瓶儿归成了沈万豪的人,后者也是非常高兴,他感觉昨天和吕瓶儿聊天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怎么聊怎么开心。

    尚阁看聊的差不多了,开门见山道:“沈兄还记得昨日答应我的事情吗?”

    沈万豪此时心情极好,闻言拍着胸脯道:“放心吧尚兄,我沈万豪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就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齐掌柜,你这就去给尚兄取来500两银子,快去快回。”说着,指挥那老掌柜去拿钱,他本人继续和尚阁聊着各种杂事。

    齐掌柜再进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堆积着白花花的银子,共计500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