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十六章:钱慧的心思
    尚阁还一边分析,一边站在她的角度考虑着作为一个女性,以后方方面面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这种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的感觉,让钱慧体会到了久违的温暖。

    即使她心里不愿意承认,但尚阁确实是这么多年唯一懂她的人,她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父母整日里只会催促自己修炼,妹妹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贴心的关怀,可以说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她一个女人,不应该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这些旁门左道上,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正事上,比如修炼、结婚,根本就没有人问过她是怎么想的。

    当时,她壮着胆子说道:“尚阁,你说一个女人就必须要结婚吗?”

    她知道答案,身边所有人都给过她答案,但是她就是不甘心,她一点也没有对成亲的憧憬,如果以后她结婚了,大概也就是完成任务一样的感觉。

    但这次不一样,尚阁想也不想的说道:“结婚?谁规定女人就一定要嫁人的,大庆国有这条法律吗?人生就这么短,如果遇不到合适人,那何不自己一个人潇洒快活。”尚阁这番话如果传了出去,必将引起轩然大波,夫子堂第一个就要对他口诛笔伐,这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旷古谬论!

    但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钱慧心神巨震,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多少年了,尚阁还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这份认可在钱慧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她无声的擦了擦眼角,印象里那个爱闯祸的小男孩儿,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

    钱慧身边没有贴身的婢女,这是她自己要求的,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顺带回味着昨晚的场景,即使过了一晚,现在想起来也让钱慧不自觉的弯起嘴角,说来也奇怪,明明是自己要去开导尚阁的,现在反而自己被开导呢。

    正阳楼里有给她准备的早饭,吃过了早饭,她整理了一下心情,就去账房了,眼下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路上,王玉昊突然出现拦住了去路,他当然是来献殷勤的,一直以来,师傅师娘的态度让他觉得钱慧以后必然会嫁给自己,所以他丝毫不拿自己让外人。

    当然,如果没有尚阁出现的话...

    只见王玉昊一脸的关心,说道:“大小姐,你今日起的这么晚,想必是最近账房那边太过劳累了,还是听我的吧,别再管那些杂事了,那些小事那么费精神,就交给小武去处理好了,不值得你这样做,以后还是应该把重心放在修炼上,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以武为尊的,实在无心修炼的话也没关系,多处处走走,涨涨见识也是好的,你放心,安全这方面有我呢。”说着,把自己胸膛拍的‘嘭嘭’响。

    和以往一样的老生常谈,他本来是劝慰的意思,但此刻钱慧确听的异常刺耳,她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为什么就这么多人反对,她的叛逆之火已经被尚阁点燃了。

    此刻她不自觉的想起了尚阁,想起了昨晚的话,她现在越看王玉昊越不顺眼,不过出于性格原因,她也说不出什么太过激的话,她含着怒气道:“区区小事就不劳烦大师兄挂心了,还有,男女有别,以后请你不要再这般说话,免得让人误会,钱慧承担不起。”说完,就绕过王玉昊继续往账房而去。

    王玉昊被怼懵了,怎么回事?他检查了一下自身,没发现有什么纰漏啊,往日里这种话他说了无数多了,这还是第一次碰壁。

    以前是以前,以前钱慧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所有人都一样,自己心中那些离经叛道的遐想只存在于一个无人知的角落,但是现在尚阁的出现向她坐实了一件事,原来她的那些遐想是可行的!她准备反驳自己的命运了!

    王玉昊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是坚决反对钱慧继续去账房的,因为最近门派资金亏损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小时候穷苦怕了,他对那些金银之物有着近乎扭曲的执着,这种欲望一直被他压在心底,现在位高权重,最终也没能抵挡住心里的诱惑,做下了这种错事,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口子就再难止住。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门派的资金出现了问题,他的住处比一般弟子大的多,其中一间密室里有一张用黄金堆成的大床,四周也围满了金银珠宝,他时长会去那里睡一晚,这让他很有安全感,直到后来缺口越来越大,被门派察觉到了。

    现在钱慧越查越紧,他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不允许自身出现这么大的污点,王玉昊阴沉的看了一眼钱慧的背影,转身走了。

    账房里,钱慧依旧是忙的焦头乱额,忽然,一个念头在她心头闪过,“尚阁那么有天赋,何不让他来帮我呢。”

    这么忙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尚阁,可见昨天尚阁给她留下了怎样深刻到不可磨灭的印象,她越想越对,立马喊来了小武,吩咐道:“小武,你去尚阁的住处,把他找来。”

    大小姐的吩咐,固商武不敢耽搁,他点头应下,就往尚阁的住处奔去。

    此刻尚阁正在收拾自己的狗窝,固商武突然来到,只听他急急忙忙的说道:“尚公子,别忙活了,快,大小姐在账房叫你呢。”说着,抢走尚阁手中的东西随手一放,拉着他就往外走。

    听到大小姐找自己,尚阁有些诧异,心道:“怎么得,难道昨天没聊够,今天还想续个钟?”

    他一点也不急,打掉固商武的手,又继续去整理自己的房间,说道:“急什么,再急也不差这一会儿了啊,我先把屋子收拾好。”

    他没摆谱,不过也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尚阁很欣赏钱慧这种女性的,闲着也是闲着,过去养养眼,聊聊天也无所谓,不过还是先把屋子收拾好,毕竟也没差多少了。

    固商武急了,他慌道:“哎呦喂,我说尚公子,大小姐的吩咐你都不当一回事是吧,快放下..”说着又去抢那被褥,自己整理了起来,一边忙活一边说道:“这小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快去吧。”

    有人帮干活自然是最好不过,尚阁也没那么贱非得自己整理,他闻言说道:“那行,这儿就交给你了,改天请你喝酒啊,我先走了。”

    固商武头也不回的催促道:“你怎么还废话呢,快走快走,去去。”

    这人够利索的啊,尚阁心想道,脚下也不耽搁,往钱慧所在的账房去了。

    账房里,钱慧正在飞快的拨弄着算盘,核对着账簿上的数字,尚阁进来了也没发现,他也没有打扰钱慧,自己很自觉的找了个椅子坐下了,看着努力工作的钱慧,只感觉赏心悦目的很。

    钱慧忙完一段落了,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臂膀,这才注意到尚阁的身影,猛然间被吓了一跳,嗔怪道:“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的,来了也不说一声。”

    “这不是怕打扰到小慧姐嘛。”尚阁笑道,经过昨天的一夜,两人的关系无形中亲近了很多,互相间的称呼也有了些改善。

    钱慧微笑着说:“怎么,看我在这当‘工具人’看的这么开心吗,还不过来帮忙。”这个词是昨天听尚阁说的,当时尚阁说她就是一线天的‘工具人’,顺便还解释了一下工具人的含义,气的钱慧都要打人了,“哪有这么说的,真是..”

    尚阁听到钱慧这么说也是嘿嘿笑了一声,放下茶杯就走了过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举手之劳,还是可以帮一下的。

    钱慧说道:“尚阁,你会算数吗?”

    后者答道:“还行,一般般吧。”这倒是实话,他的数学成绩一直都在平均线里。

    钱慧听到后,暗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世界可不是人人都愿意学这些无聊的技能的,她笑吟吟道:“那就好,你帮我算算这些账目的总和吧,就坐在那边,不用着急,算好了告诉我就行,不用担心赶不上午饭,我会差人送来的。”说着指向尚阁之前的位置。

    门派资金亏损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之前都是她一个人亲力亲为,连小武都没干动用,她现在能让尚阁帮忙也是一种发自心底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