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十五章:探望
    时光流逝,太阳慢慢的划过天际,此时已经快晚上了,这一天,除了正阳楼,尚阁里里外外的把一线天找遍了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如果这东西真的存在的话,只可能在正阳楼里。

    可是,掌门一家就在那里啊!

    真有什么,也是他们的啊,这一刻,尚阁无比的沮丧。

    他来到了山门外的一处悬崖边,挑了一个顺眼的位置,看着深不见底的云雾层,他犹豫了起来,这种触发方式太极端了,万一还是没有什么奇遇,那尚阁可就十死无生了。

    一番头脑风暴过后,尚阁下定了决心,怒道:“我就不信老天给我一次机会,就眼睁睁的看着,让我给这么白白的浪费了。”说罢,一咬牙跳了下去,他已经过够了平凡,既然有了重生一次的机会,他不甘心继续这么平凡下去。

    也许真是老天开眼,此时正有一道人影大包小包的走在宗门的山道上,这是董存礼,董大厨有个怪癖,他每天都会亲自到清水镇去挑选,采购食材,然后赶在晚饭前回山门,这可能就是一位厨师的执念吧。

    此时他刚采购完,正往宗门走呢,只听到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纳闷间,一抬头就看到了尚阁从高处落下的身影,他顿时大惊,想也不想的甩下食材就扑了过去。

    也亏了是他,虽然董存礼不会凌空飞行,但距离天云境只是一步之差,一身修为也不是白给的,只见他飞速奔向尚阁,速度之快,都隐约出现了幻影,在石阶边缘处奋力一跳,强大的力量把不知多少年的青石台阶都给踏碎了。

    还好,终于是接住了尚阁那下垂的身体,他本人也被砸的往山崖下落去,那巨大的冲击力一瞬间就把柔弱的尚阁给震晕了过去,董存礼顾不得其他,夹带着昏迷的尚阁,另一只手运足真气,猛然插入山体之中,以此来缓住身形,最终两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稳住了。

    此时身边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两人就这么挂在一线天的山体上,不过这难不倒董大厨,只见他手脚并用,在山壁上像只灵活的猿猴一般,攀爬向石阶处,到了山道上,董存礼把尚阁往地上一放,自己也累的够呛,坐下休息了起来。

    尚阁是一个赢得他尊重的人,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他只感觉这小伙子不错,他的事情董存礼也听说了,看着尚阁昏迷的模样,他决定为尚阁做些什么。

    夜里,尚阁迷迷糊糊的醒来,他发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房间里还是一片狼藉,被子上甚至还有两坨鸡屎没有处理干净,屋里空无一人,那只火羽鸡不知道怎么了,像是雕塑一样,定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一点动静,活生生像是个标本。

    人是董存礼送回来的,火羽鸡也是被他随手使了个定身法给制住了,他带着昏迷的尚阁回来之后,就被这邋遢的坏境震惊了,他放下尚阁就急匆匆的走了,这次的事情是他碰巧遇到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要帮帮这个可怜的少年人。

    尚阁刚刚醒来,还在梳理自己的思路,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隐约记得自己是被人给救了,但是自己的身体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啊,难道这次豁出命都没有能触发金手指吗?

    正郁闷呢,‘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尚阁有气无力道:“请进。”

    房门应声而开,来的人是钱慧,从尚阁的视角看去,一轮明月挂在钱慧的身后,她本人犹如空谷幽兰,美丽的让人心惊。

    她此时站在门口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当然,还有床上虚弱的尚阁,果然如董存礼所说,尚阁经受不住打击,已经自暴自弃了,房间这么乱也不清理,竟然还去跳崖自尽。

    这哪里是尚阁不愿意整理,明明是打不过那两只火羽鸡啊,跳崖这件事就更没办法解释了。

    原来董存礼离开这里后就去找钱慧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尚阁就这么死了啊。

    钱慧从中午食堂那件事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突然听闻这个消息立马就赶了过来,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心酸,曾几何时,这个少年郎也是天之骄子啊。

    她决定从明天开始就约束门内弟子的言行,绝对不允许尚阁再受到冷落,可这还不够,在她眼里,尚阁已然成为了董存礼说的那种人,她想和尚阁好好的谈一谈。

    眼下,她迈步走了进来,也不嫌弃,缓缓坐在床边,开导道:“尚阁,修炼并不是唯一的出路,我就没在意过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实力分很多种,你知道沈三吗?”

    尚阁还不知道他已经被钱慧划定为了自杀未遂的颓废青年,他此时在想着以后该如何生活,是继续赖在一线天,还是出去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风采,只是自己这手无束鸡之力的弱鸡模样,生存都是一大问题。

    恍惚间听到钱慧问话,随口答道:“不知道啊,什么沈三?”

    钱慧并不意外,轻声道:“这世上大多数人只崇拜修为强大的人,在他们看来,其他都是旁门左道,沈三就是其中的娇楚,他有一个绰号,叫天下财神,一人之力创建了天下钱庄,而天下财庄掌管了大庆国几乎所有的财力换算,以及存储,可以这么说,大庆国的国库估计都没有他个人的钱多。”

    钱慧继续道:“沈三就是一个修为低微的人,但到了他这种程度,财可通神,身边有大批的强者效命,甚至有大宗师被他招入麾下,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钱慧的本意是让尚阁不要放弃生的希望,哪知道却点醒了尚阁,他眼前一亮,心想道:“有道理啊!老子一个现代人还怕赚不到钱吗?这个世界就是一片蓝海啊,到处都充斥着需求!”

    钱慧从来到这开始,尚阁就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此时看尚阁总算有了几分精神,心想总算是没有白费她的心意,此刻不宜说得过多,现在还是让尚阁一个人好好的想想吧。

    “小慧姐!”尚阁叫道。

    “啊?怎么?”钱慧看向床上那瘦弱的身影,美目幽静而明亮。

    要说一线天还有让尚阁印象好的人的话,那必然就是钱家这位大小姐了,此番她又给自己点明了以后的路,更是让他心存感激,看着月下仙子一般的钱慧,千言万语汇聚成了一句话。

    “我请你吃鸡!”尚阁重重说道。

    钱慧闻言,嫣然一笑,尚阁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晚,两人聊了很多,尚阁也想了很多,钱慧发现自己和尚阁竟然出奇的聊得来,这是当然了,钱慧就是前世女强人的标本,想法很是超前,尚阁更不用说,他本身就被那个世界的文化熏陶长大的,你跟他聊修炼,他一窍不通,聊生意方面,他甚至觉得钱慧有些‘不开化’。

    月光下,两人坐在后山的草地上,俨如一对情侣般说说笑笑,结束后,钱慧回了正阳楼,尚阁有了目标,也觉得自己不再如无头苍蝇一般了,睡了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安稳的一觉。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尚阁又睡过了头,此时他精神饱满,决定先把屋里收拾一下,没了那两只畜生,他也没道理住的这么邋遢,他也不是个邋遢的人,以前那叫迫不得已。

    钱慧也破天荒的起晚了一次,不过还是比尚阁早,昨天她睡的很香,通过昨天晚上的夜谈,她很惊讶,尚阁这个落魄公子好像除了不会修炼以外,什么都懂一样。

    比如说,昨天和尚阁越聊越尽兴,就随口聊了一些账房经常碰到的问题,一线天的账房不是只管门内支出就行了,还要管理清水镇的一些产业,加上最近的事情,已经让她感觉心力憔悴了,没想到,只是随口的抱怨,尚阁竟然想也不想的就给出了对策,这让她很是惊讶。

    尚阁见惯了上一世的尔虞我诈,这点小问题,他一眼就看出了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