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十二章:左流风
    他思定后,沉痛道:“多谢尚公子和二小姐体谅,这个恩情我董存礼记下了,以后有什么事的话随时来找我,我一定竭尽全力。”说完,他有些失魂落魄的赶走了众人,关上了门,他想静静,今天食堂也破天荒的提前关门了。

    尚阁看着关上的大门,一肚子郁闷,他忍不住喊道:“这就没了?我的饭怎么办啊,那只火羽鸡基本都进了钱雅茹的肚子,我还没吃饭呢啊!”

    尚阁再也不想饿肚子了,他不甘心的拍打着食堂大门,喊道:“您想报答我不是吗,现在机会就来了,再给我做一碗饭吧!喂!董师傅您还在吗?”可惜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应,董大厨也不知道跑哪个角落疗伤去了....

    众弟子眼看没有热闹瞧了,也都四散而走,不过心里都记住了那神奇的叫花鸡,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也要自己尝试一下,这件事的后果直接导致一线天附近村镇的火羽鸡卖脱销了...

    钱雅茹看尚阁不甘心的拍打着食堂大门,满心的羞涩,小脸红扑扑的,心里埋怨道:“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嘴呢!”

    她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拍了拍尚阁的肩膀,安慰道:“尚阁,你别拍了,董师傅一旦关门之后就绝对不会再下厨了,只能等晚饭了,你饿不饿,要不我去买一只火羽鸡赔给你吧。”

    尚阁听到这话,立马转过头,悲痛的看着那害羞的小脸,他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心道:“好家伙,吃一只还不够,还想骗自己再做一只,还赔给我?怕是刚做好,这叫花鸡跟我的缘分就断了吧。”尚阁自认为洞悉了钱雅茹的‘诡计’,看对方的眼神像是看周扒皮一样。

    钱雅茹本身脾气就不好,顿时被这眼神看的有些火大,她火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是我不对,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吃了你一只火羽鸡嘛,大不了我赔你两只,哼!”说完一甩小马尾,往清水镇去了。

    看看,看看,这就是女人认错的态度吗,尚阁冲那气冲冲的背影拱了拱手,道:“见识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此时午饭是没希望了,他准备回房里躺着,尽量的少活动一下,这样也不至于那么饿,能挺到晚上就好了,到了晚上,欠自己人情的董大厨能不好好招待自己?

    尚阁咸鱼一样的在床上躺着,琢磨着晚上该吃些什么。

    钱雅茹还生着气呢,一路快马加鞭来到了清水镇,此时镇子上正是热闹的时候,走街串巷叫卖的,摆摊的,开店吆喝的,一派人间生火气,比冷清的宗门不知道好了多少,至少钱雅茹是这么觉得的。

    这可能就是围城吧,城内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

    钱雅茹买了一串糖葫芦,悠闲的转着,周围人是不是看看这个充满活力的美丽少女,对这种眼神她早就习惯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大叔,还有火羽鸡吗?”

    “没了,您早来一个一会儿还有,就在刚刚,来了个大客户,一下全给包圆了。”

    “哦,那好吧。”

    钱雅茹不以为意,换了一家,“老板,你们这有火羽鸡吗?”

    “火羽鸡啊,没了,不过其他鸡倒是还有不少,姑娘你来看看....”这家情况也差不多,也是刚不久前卖光的,不过精明的老板热情的推销着他家其他的品种鸡。

    钱雅茹脸嫩的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谢谢老板。”

    ....................

    钱雅茹一连换了几家,几乎整个镇子都跑遍了,也没有买到,这让她很是奇怪,这东西售价昂为,对修炼没有一点帮助,平时几乎都没人买的啊。

    她还是小瞧了人们对美食的向往,贪食可是七宗罪之一啊。

    钱雅茹苦恼的揉了揉脑袋,不甘心道:“这可怎么办啊,没有买到火羽鸡赔给那个家伙,总感觉欠他的。”

    这时,前面走来一位布衣青衿的男子,他看到钱雅茹,眼前一亮,主动走了过来,儒雅的笑道:“雅茹,你在这干什么,出来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说着,嗔怪的帮她缕了一下额头的乱发。

    钱雅茹被惊到了,他抬起头看到来人,瞬间笑面如花道:“流风,好巧啊。”

    这个男人叫左流风,是夫子堂的一名职教,夫子堂这个地方有些特殊,他不属于任何势力,门内也没有修为高深之人,但是整个大庆没有敢对其不敬的,就是皇室中人,见了夫子堂老夫子也得称一声吾师,朝内的文官全是出自夫子堂,天下的读书人所学也皆是这里所出,当今圣上更是亲笔题字,‘育天下’,这就是夫子堂。

    左流风是现任夫子堂职教,也是最年轻的先生,这份成就是他靠真才实学拿来的,没有丁点的水分,教学风格带着年轻人独有的风趣,在夫子堂很得学生喜欢,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能稳的住,待人和善,所以人气很旺,现任老夫子的非常看好他。

    钱雅茹也是在课堂上认识的左流风,那时钱敏觉得钱雅茹和尚阁整天打打闹闹,没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就强行给她在夫子堂报了个学位,就这么阴长阳错的,钱雅茹就被左流风给吸引了。

    最近两人经常私下里幽会,不过程度只限于聊聊天,说些贴己话,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每次左流风想要近一步的时候都被钱雅茹拒绝,左流风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就在身边,他心里也是急得不行,不过也知道这事儿强求不来,只得慢慢的等,他相信钱雅茹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

    此时,钱雅茹正为了火羽鸡的事情苦恼,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左流风出现了,她赶忙救助,在他眼里,心上人可比自己聪明多了。

    “火羽鸡?怎么想起来要买这个东西了。”

    左流风有些诧异,要说也巧,这玩意他可是非常的熟悉,年幼时一心只为读书,哪有时间修炼啊,况且,他是打心底里瞧不起那些武夫,觉得粗鄙不堪,内心清高自傲的很,平时只是隐藏的极深而已,在夫子堂,这种人多得是,读书的看不起练武的,练武的也看不上读书的,这种事情很正常。

    不过在左流风心里,天仙一般的钱雅茹除外,这可能就是颜值即是正义吧。

    当了夫子堂职教之后,用前世的话就是年少多金,他在某些方面也就不再矜持,经常流连于青楼之间,不过这些钱雅茹可不知道。

    左流风几乎没什么修为,火羽鸡的功效前面也说了,所以身为海王的他需要拿这玩意补一下,日常还存几只在学堂的厨房。

    说起来这可真是太巧了,听到钱雅茹需要火羽鸡,左流风笑道:“哦,火羽鸡啊,刚好学堂里养了几只,雅茹你要不嫌弃,就先拿去,学堂那边交给我就行了。”

    身为高段位海王的他,当然不会说那就是自己存着补身体的,这不是有损佳人心中的形象嘛,说是学堂的还能让钱雅茹记自己一份人情,何乐而不为呢,可别小看这些小事,日积月累之下,足以在对方心里留下自己的影子。

    果然,钱雅茹听说左流风能弄来火羽鸡,顿时激动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咱们赶紧去吧,不过钱得由我来补上。”她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赶紧把欠尚阁的那两只火羽鸡,还给对方。

    左流风笑着道:“不用,雅茹,你还跟我这么见外吗?”说着不满的看着那俏丽的小脸,满眼的深情。

    钱雅茹脸色慢慢红了起来,不好意思道:“知道了,赶紧走吧,这么多人也不害臊。”

    左流风笑的很开心,他很满意这波攻势,之前被拒绝那么多次,这让他明白钱雅茹和其他女子不一样,不是个随便的人,也正是这份矜持,让左流风分外的看重。

    “温水煮青蛙而已,反正你早晚是我的!”左流风心想,闻言,不再得寸进尺,两人一路往夫子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