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十章:叫花鸡
    尚阁看了看食材柜,上面布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价格也是琳琅满目,他甚至看到了一只不知道什么生物的断手,被吊倒在最上层,那断手还在不断的挣扎扭动,这一幕实在是有够恐怖的。

    每个食材都带着标注,那只诡异的断手旁赫然标注呢,‘霸王蜥的左前肢,可做汤,做烤肉,使用之后可少量增强真气,售价180两’,霸王蜥可是领主级别的生物啊,也不知道被哪个彪悍的师兄给砍了一条腿,标价180两也就是当时收购的价格,这个价格已经是打骨折了,要知道,在外面要吃到这个一道菜,少于500两都免谈。

    尚阁对这个诡异的断手丝毫不感兴趣,他以前连脑花都不敢吃,哪里敢吃这个,看着就够吓人的,再说了,经济实力也不允许他挑战自我啊。

    不过他也不想太委屈自己,毕竟受了那么多天的苦,捏了捏外门领事刘光耀那榨来的20两银子,点了一只火羽鸡。

    火羽鸡食用之后有增强男性肾气的功效,这可不是前世那些卖大力丸的,既然这么标注,那就肯定是有用的。

    一只火羽鸡售价10两,尚阁也不是为了那食补的效果,就是钱多,有些压口袋而已...

    那大叔收了钱之后,开始利落的收拾了起来,刀光翻转之间,那神采奕奕的火羽鸡就被开膛破肚处理好了。

    那大叔问道:“小哥,你准备怎么吃。”

    这一下把尚阁问住了,他反问道:“大叔,一般都是怎么吃的?”

    “无非就是那几样嘛,能做汤,能辣炒,还能烤着吃。”

    尚阁问道:“能做叫花鸡吗?”

    这触到了大厨的知识盲区,他疑惑道:“叫花鸡?那是什么鸡,没听说过啊。”

    尚阁形容道:“就是塞上配料,用荷叶和泥巴包起来,扔火力烧那种。”

    那大厨越听越生气,他叫董存礼,手艺是家传的,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还从没听说过这种吃法,这吃的东西和泥巴都什么关系,他生气道:“荷叶?还泥巴?那能吃吗?你存心来添乱的吧?”

    尚阁继续解释道:“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照我的说法做做试试就知道了。”

    董师傅更气了,自己真要照做了,这传出去不是砸自己招牌嘛,怒道:“好,你来做!你能用泥巴做出来美食的话我拜你为师!”说完把菜刀往砧板上一劈,端着茶壶走出了厨房,坐在外面的餐桌前,等着尚阁出丑。

    这边的动静闹的比较大,许多弟子赶过来看,询问之下也怒了,其中一人生气的指着尚阁,道:“尚阁,宗门肯收留你在这里你还不感恩戴德,第一天来就故意找茬,你真当没人敢收拾你吗?”

    尚阁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讨伐了,纳闷道:“我找什么茬了,我就想吃个叫花鸡而已,没有就没有呗,都什么脾气啊你们。”

    那名弟子一脸的怒气,道:“不行,今天你必须做,做不出来我就是拼着去戒律堂也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他们早就想教训尚阁了,只是一直没有由头而已,这次可算是撞到他们手里了。

    尚阁无奈了,他散漫的说道:“那我要做出来了呢。”

    看他还在嘴硬,众人更气了,这时,董大厨说话了,“你要能做出来我从今天起,就拜你为师,我董存礼说话算话,一口唾沫一个钉,绝对说话算话。”

    尚阁这才知道他的名字,闻言,摆摆手道:“不必如此,董大叔你何必这么激动呢。”

    董存礼骄傲了半辈子的厨艺受到了质疑,他能不激动吗?

    “你说,怎样你才肯做。”

    尚阁指了指刚才说要教训自己的那名弟子,道:“也简单,我做出来了,让这小子给我认个错就成。”

    不等董存礼开口,那名弟子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补充道:“做出来必须得好吃才算数。”

    “没错,你最好不要糊弄我们,不然今天你怕是走不出这个食堂了。”另一名弟子帮腔做事的吓唬道。

    尚阁自信的答应下来,“没问题。”

    此时门外走进来两个人,男的一袭青衫,风度翩翩,女的简单的一身劲服,却耀眼如星辰,正是王玉昊与钱雅茹。

    钱雅茹不同于姐姐的阔静,她性情直爽,到现在还一身的孩子气,她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吃饭都等其他弟子吃的差不多了,她才悄悄来吃,反正食堂有明确的开放时间,只要赶得上就行,此时他俩刚从练功房出来。

    王玉昊早上被钱慧婉拒后去练功房发泄,看到了不远处的钱雅茹,不得不说,钱家两姐妹真是一个比一个出色,而且各有各的特点,他略一琢磨,何不广撒网,多捞鱼呢。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就当是给自己上了一道保险了,不过他有心拿钱雅茹当备胎,人家却压根不进他的鱼塘,她已经有心上人了,甚至有些烦这个打扰自己练功的大师兄。

    练完功,王玉昊邀请钱雅茹一起去食堂吃午饭,这倒没什么,钱雅茹就答应了,于是有了这一幕。

    王玉昊正想着怎么表达自己,就看到了食堂里那处闹剧。

    他一脸不高兴道:“怎么这样喧闹,发生了什么事?”

    “大师兄”

    “大师兄来了!”

    王玉昊在普通弟子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听到问话,众人顿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更有一些添油加醋的。

    “哦....”

    王玉昊听明白了,这尚阁是在作死啊!

    钱雅茹也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尚家的事,和姐姐一样,对尚阁都心存愧疚,耿爽的她本能的就想帮尚阁,于是她故意温怒道:“这不是胡闹吗,一点小事就上纲上线的,你们都没事情做了吗?”

    众人顿时不敢说话了,二小姐的威严还是有用的,而且这二小姐还是一线天除了大师兄,修为最高的人,收拾他们还不是分分钟吗。

    钱雅茹打算把这事儿揭过去,王玉昊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其他人不敢说话,他敢啊,只听他说道:“二小姐,你这就不妥了,董师傅在一线天这些年兢兢业业,现在被人侮辱了,你不帮他讨回个公道岂不是让人寒心吗?”

    “尚阁哪里侮辱他了,你别扭曲事实。”钱雅茹其实一直对这个大师兄有种本能的讨厌,闻言怼道。

    王玉昊感觉到了钱雅茹的那份厌恶,不由心头火起,心想道:“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你等我把你姐娶回去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当然,他现在只敢在心里想一想而已,不过生气是实实在在的,他这人小心眼,针咎必报,这火气没法对着正主发,总得有个发泄的对象啊,明知道不可能让钱雅茹爱上自己了,那也不必那么拘谨了,他咬牙道:“不行,二小姐,你看看周围师兄弟们的情绪,董师傅这些年在一线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不能让他受这份屈辱,这事儿必须有个结果!”他这次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尚阁。

    他还起哄道:“你们说,对不对啊?”

    “大师兄说的对啊,二小姐,这事情没个结果怎么行。”

    人群里不知是哪个胆大的,说了一句,其他人立马不在动摇,乱糟糟的附和着,顿时间,群情激奋,事情也传开了,越来越多的人跑来看热闹。

    说话那人是王玉昊忠实的狗腿子,平时就没少帮他干坏事,当然好处也捞了不少,这时候当然力挺大师兄了。

    钱雅茹看着激动的众人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姐姐的才情,根本就处理不来这样的事情。

    这时候,尚阁说话了,他慢悠悠道:“你们好像都觉得我做不出来好吃的叫花鸡是吧?”他也尝过这个世界的东西,对自己家乡的传统美食还是很有信心的,想当年,叫花鸡可是被喻为十里飘香啊。

    王玉昊不屑道:“哼,还敢嘴硬,那便开始吧,我等着你的叫花鸡。”

    说罢,坐在主厨董存礼身旁,还虚情假意的安慰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