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五章:洛玲花的决定
    这一笑,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她实在是拿这厚脸皮的人没有办法,润了润嗓子之后,有些气怯道:“现在怎么办啊,那小子就是赖着不走,慧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方才看我们故意不答复她,以她的聪慧,肯定会查的,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

    说到女儿,钱敏就有精神了,“慧儿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吧,太聪明了,哎,女儿随爹,这都是天生的,没办法。”

    洛玲花轻搭椅子上的手瞬间收紧,强压着怒火闷道:“老娘跟你商量正事呢,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钱敏说到底还是有些怕的,“咳咳...老尚对一线天尽心尽力这么多年了,可以说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宗门,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咱们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儿子惨死街头吧。”

    想到尚阁惨死街头的场面,洛玲花也是于心不忍,可还是不甘心就这么把两个女儿之一推进火坑,“话是这么说,可是...”

    钱敏又何曾舍得呢,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钱敏突然道:“有了,不如就把他留在门内养着,无非就是多一个闲人嘛,咱们一线天家大业大,也不差多这一个人吃饭,时间一长,他估计也就能认清现实了,说不定他自己就要求走呢,到时候咱们再送他一笔财富,让他能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辈子,也算是对老尚有个交代了。”

    洛玲花听到这话,也觉得是个办法,拍板道:“好,就用这个办法。”

    她冲门外喊道:“玉昊,你进来一下。”

    不一会儿,门外进来一个身着青衣,面容俊朗的男子,他尊敬的弓腰答道:“弟子在,师傅师娘有何吩咐。”

    如果尚阁在这里的话,他准能认出这个男子,这人就是当初领着尚阁到柴房并出言嘲讽的那个青衣弟子,高玉昊。

    他还有一个身份,掌门亲传弟子,出身农户,自8岁入门,13岁晋升内门弟子,第一眼见到钱慧的时候,他就发誓,一定要娶其为妻,从此下狠心苦练自身,同期弟子练三个时辰一个课时,他就练五个时辰,别人放松休闲的时候,他也在一刻不停的修炼,再加上本身底子不错,终于被掌门看重,收为亲传底子。

    这么多年严律于身,师父师母对他的印象也向来不错,时不时的还能一起吃顿饭,近距离接触心中的女神,每次这个时候他都要强压下疯狂骚动的心跳。

    他相信这一切都瞒不过师父师母,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对此说过什么,这算不算一种鼓励?!

    深夜里,就是想一想这事,就能让他兴奋的整夜失眠。

    他爱慕大小姐钱慧多年,门内无人不知,大家都觉得他将来注定会迎娶掌门的掌上明珠,然后百年之后继位一线天,所以在门内呼声仅此于钱家两姐妹,大家争相讨好,言语间,时不时的称呼‘未来掌门’,每当这个时候,高玉昊总是严词警告,背地里又暗暗开心,他觉得自己就是平民翻身的一个模板。

    直到前些天,洛玲花和钱敏就尚阁的事情商量无果之后,独自把他叫了过来,希望眼中的这位好孩子给点意见。

    殊不知这消息对高玉昊来说是怎样的晴天霹雳!

    还给意见??

    高玉昊如果不是顾忌在师父师母心中的形象,都想去把尚阁暗杀掉了,埋哪都想好了。

    那天洛玲花的吩咐是随便找个地方让尚阁歇脚,那间破旧的柴房就是他故意安排的,外门食堂的领工王根闯口中的内门师兄就是他,甚至他还私自吩咐王根闯故意激怒尚阁,然后下重手,废了他!

    这也是为什么王根闯说话那么恶毒的原因,只是他哪里能想到,那个在外门混迹太久的王根闯已经变的毫无血性,做人做事油滑的很,就这么被尚阁吓唬住了。

    正阳楼里,此时,洛玲花哪里还有刚才吵架时的妇人形象,她和钱敏各坐一边,大气端庄,尽显一派之主的风范。

    洛玲花对高玉昊摆摆手,让他起身,说道:“玉昊,你还记得昨天你带走的那人吗,把他带到库房,记录一下,领几套衣服,以后他就是一线天门人了,规格和一般弟子同等。”

    “什么?”高玉昊还是很在意尚阁的,毕竟他有些‘特殊’,闻言惊诧出声,他不懂,为什么前脚还要赶走尚阁,才过了一天,就变了,竟然让那个废物正式入门。

    上座的两人对他的心思还是知道一点的,洛玲花平静的喝着茶,钱敏开口道:“你照办就是,去吧。”

    高玉昊一肚子疑问,不过师父已经开口了,只得先去安排。

    “弟子得令,这就去办。”高玉昊说完,恭恭敬敬的行了师礼,走了出去。

    出来后,他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凭什么!当初我为了进一线天吃了多少苦,凭什么他就能这么轻松的进来!”这么想着,脸色更是扭曲的可怕,同时心中还隐隐有些不安。

    纵使心中再不愿意,一线天也不是他说了算,只能强压怒火,向外门而去,他现在只希望王根闯能失手打死尚阁。

    路过的白衣弟子看见王玉昊,立马停住,准备日常舔几下,“大师兄,这是干什么去,有什么可以代劳的吗,你....奇怪....”平时和蔼的王师兄擦身而过,竟然理都不理他。

    那白衣弟子有些不自信的问旁边的同伴,“我最近犯什么错了吗?”

    另一个同伴说道:“没有啊,兴许是王师兄有什么急事,他那样的骄子怎么会在意这点小事。”顺便宽慰了两句。

    “有什么神气的,现在谱就摆上了,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把大小姐抢走,我看他到时候还嚣张不嚣张了。”那弟子不忿道,虽然只是过一下嘴瘾,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没有把自己代入进去。

    另一个同伴听到这话赶紧左右看了看,紧张道:“你想死可别害我啊,这话能随便说吗,说不定哪天传到大师兄耳朵里,你我都得脱层皮,你又不是不知道戒律院那帮舔狗平时恭维大师兄,恭维的有多狠。”

    那男子也有些害怕,不过嘴上还是不服的道:“哼,胆小鬼。”说话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另一个同伴也不戳破,再次聊起了其他的话题,两人边说边走远。

    平时王玉昊碰到其他同门攀谈也都会停下来聊几句,只是现在他一点心情也没有,他修为高深,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外门所在的山腰处。

    到了食堂门口,意料中的混乱并没有出现,甚至连平时嘈杂的声音都消失了,寂静的有些诡异,这群他眼中的贱民竟然在井然有序的安静吃饭,连个聊天打屁的都没有。

    当然了,工头王根闯都没尚阁拿下了,其他人当然也不敢造次啊,起初还挺正常,很多胆子大的嘴上依旧不干不净,说的话题也都围绕着尚阁,不过声音都有刻意的压低,结果就把那些正常说话的人的凸显出来了,那些人也怕被尚阁记住啊,也刻意压低了音量说话,这就造成了所有人慢慢的都不说话了。

    哦,也不是所有人,至少还有两人在说。

    尚阁大咧咧的坐在王根闯对面,笑道:“哈哈哈,王工,咱们素不相识,哪里能有什么仇怨,现在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以后说不定还有相互扶持的地方呢,这杯...这碗饭,我敬王工!”

    怎么说之前也算是威胁过对方,竟然人身安全得到保证了,那么在自己有能力捏死对方之前还是不要闹得太僵,之前的仇就先记下了,尚阁这人,就是不管现在处的关系有多深,都不妨碍他以后复仇下黑手,记仇程度远超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