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当赘婿 > 第三章:冲突
    那些外门弟子也确实如洛玲花所想,当知道尚阁一个家道没落的废物,竟然想要来娶一线天的两朵金花之一?

    这还用吩咐吗?

    就是掌门下令也阻止不了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心情!

    钱家两女,大女儿钱慧,修炼资质一般,但是从小就聪慧伶俐,长大了更是了得,现在门派内的事情都是先交给她处理,实在遇到了难题才会报给掌门钱洛,她本身不注重修行,一心打理门派内的大小事务,这么多年了,从未出过差错,本身也有着天人之姿,配上那股儒雅的气质,啧啧,门内子弟只要见过她的,无不魂牵梦绕好几宿。

    二女儿钱雅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超凡境中重的实力,修炼潜力是公认的一线天第一,花容月貌的身姿比姐姐还要更胜一筹,门派里的风头隐隐超过大女儿钱慧。

    门内弟子经常因为谁是一线天第一女神的事情争吵不休。

    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尚阁。

    你一个修炼都不能修炼的废物点心,连我都不如,竟然有资格娶我心中圣洁的女神?我们一线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一线天门人,外门弟子也是弟子啊,有错?)的两朵金花岂是你能亵渎的,连想一下都有罪!!

    至于要娶两女中的哪位这种问题..

    抱歉!

    根本不到这一层,想一想就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

    顺便一提,这个世界武道有六境,泥水境,闻人境,超凡境,天云境,大宗师,至尊境。

    天云境就可开宗立派,门内有大宗师坐镇的就已经是不俗的门派,像二城、三仙派这种超凡势力都是有几位大宗师的,其中水席山机关城更是有至尊这种恐怖的存在。

    话说回来,尚阁有可能被气走吗?

    他肯定是不愿意走的!

    他初来这个世界,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点心,连普通猪脚都有的金手指也没有,现在吃饭都是问题,几句流言蜚语怎么可能赶走他,说到底还是命重要啊,面子在他看来一文不值。

    他知道一线天想悔婚,但是你总是拿出点实际行动啊,比如甩我脸上几十万两黄金,让我离开你女儿,这也行啊,真是不懂事....

    “至于一线天的两朵金花....呲..!无所谓,等我后期秀起来,还怕找不到美女吗?”尚阁擦了擦口水,喃喃自语道,说实话,一想到记忆中那两张靓丽的面孔,他也忍不住心动,那俩妹子还真是漂亮,前世那些明星放一起一比,那些人造人屁都不是,就这么想着,嘿嘿奸笑了两声。

    前面带路的小厮本来就心中嫉妒的无以复加,一路走来一直在嘀咕尚阁的狗屎运,听到身后传来的淫笑,更是觉得胸腔都快要炸开了,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羞辱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两人一路向下走,再正午十分,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这外门到内门的距离真是夸张的让人咋舌,山腰处也是一块巨大的平地,几排简易的房屋井字形排开,正中是一座庞大的长方形建筑,这里就是外门弟子吃饭的食堂,此时人都聚集在食堂里,这一路走来倒是清净。

    食堂门口,那小厮不动了,一脸戏虐的看着尚阁道:“尚大公子,请吧。”

    尚阁累的不行,看着乱哄哄的食堂,大概猜到会遭遇什么情况,还是提步迈了进去,只听身后一声大喊,“尚大公子来就餐了,赶紧伺候着~”言语中满是戏虐。

    一瞬间乱哄哄的食堂就安静了下来,全都注视着门口的尚阁。

    “TMD,好想打人啊。”尚阁被这人‘贱’到了。

    “小黑耗子,你等老子等着。”

    那小厮皮肤黝黑,小黑耗子是尚阁给他起的外号,虽然不知道名字,但丝毫不影响他记仇。

    现在他手无缚鸡之力,还不招主人家待见,纵使心中被恶心的够呛,但还是不敢作死的,表面上带着云淡风轻的微笑,就这么沉默着穿过一张张饭桌,走向主厨的位置,所有来吃饭的人都要到那里统一由主厨分配饭菜,然后自己找地方慢慢吃,由于来的比较晚了,其他人都已经打到了饭,也不用排队了,省了不少事。

    当然了,一路上阴阳怪气肯定是没少听的,尚阁路过哪张桌子,坐在那里吃饭的人就故意加大音量,议论的全都是尚阁的事情,口中说的话也从一开始的不痛不痒,渐渐变的恶毒了起来。

    “流云盟那么大阵仗,怎么一夜之间说灭就被灭了呢。”

    “谁说不是呢,估计是平时没少做坏事,遭了天谴了。”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你知道流云盟盟主的夫人是怎么死的吗?”

    尚阁来到主厨身前,平静的选了两个菜。

    “怎么死的?”

    “就是为了要那个倒霉儿子难产死的呗,现在流云盟主突然暴毙,他那个倒霉儿子竟然还是安然无恙,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

    “你这么一说,这人不就是个孽种吗,克父克母的..”

    尚阁接过饭菜的手微微用力。

    “那孽种叫什么名字啊。”

    “好像叫下..下...哦!想起来了,尚阁!”一个敞着半怀,颇为壮硕的男子踩坐着一条长板凳说道。

    其他人都是两人一条板凳,就他是自己一个人坐,一桌吃饭的人还都带着讨好的神色,这人是这里的一个领工,叫王根闯,他进入外门已经8年了,因先天资质不够,始终进不了内门,倒是在外门弟子里活生生熬成了老资质,之前恶毒的话多出自他口,这次得到门内师兄的指令,让他挤兑走尚阁这个破落户,这任务简直不要太轻松啊,这说不定就是自己晋升门内的窃机啊,说到底还要多谢尚阁呢,不然自己指不定还得再熬多久。

    “尚阁?!那不就是这位....”

    ‘哐当!’

    也许是前身的缘故,听到他们议论自己,他还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心烦,但当他们说到父母的时候,顿时感觉胸口发闷,心中的怒火渐渐控制不住。

    最终,尚阁忍无可忍,举起手中的陶瓷饭碗向说话那人扔了过去,那人说话间只觉一道黑影袭来,抬头去看,这一下给砸了个结结实实,门牙也被厚重的瓷碗给砸掉了两颗,这场面谁都没有想到。

    外门弟子一般也只是比普通人力气大,跑的快,各项反应灵敏而已,还没到那种非人的地步,换任何一个门内弟子,尚阁都不可能偷袭的手。

    领工王根闯被这突然的动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一脚踢翻了餐桌,站起身,一脸的凶狠,他慢慢向尚阁走来,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道:“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艹TM的,头儿,教训教训这小子,废了他..”

    “就是,一个废物,竟然还敢动手!”

    周围的人也炸了锅,不断的叫嚣着。

    尚阁出了口恶气,心里也舒坦了不少,看着那工头凶神恶煞的走来也丝毫不慌,一线天的这点小操作他早就看透了,道:“看来你对我的事情挺了解啊。”

    王根闯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一下尚阁,闻言还以为尚阁要求饶,笑的更是残忍,道:“哼,现在求饶也晚了,看拳..”王根闯一个健步冲了上去,粗壮的手臂如蟒蛇般袭向尚阁的面门,双眼死死锁定面前的身影。

    “如果我答应钱掌门退婚,条件是要你的命,你说,钱掌门会答应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听的王根闯心中狂跳,会答应吗?

    一定会的!

    瞬间冷汗顺着额头而下,那狂蟒般的拳头在即将打到尚阁身上时,生生止住了身形,他死盯着尚阁,眼中再也没有狂妄,面上阴晴不定,想要说些什么,但一直挪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尚阁心中也是暗暗送了口气,还好,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