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24章 油纸伞
    两人吃完饭,一人拿一把伞,出旅馆大门就是一条老街,夜雨微茫,檐下滴响。老街两侧早就支起摊铺,灯火通明,人群攒动。

    “清明前后,不都应该踏青祭拜,追思亲人吗?为什么这里的清明,我不仅没有感到沉郁忧愁,反而觉得越发热闹。”孟轲和易阳并肩走在街上,暖黄的灯光将老街映照的古朴悠长。

    “因为这是一个偏远小镇啊,小镇工商业都不发达,要想活下去,人们就只能外出打工,所以小镇上大多都是留守的老人孩子。而偏远就注定了它的守旧和淳朴,镇上的人都很看重传承,清明、中元这些祭祀类的节日,在他们心里,也就仅次于春节。所以,只要不是情况特殊,这些节日外出的人都会回来,一年难得几次团聚,当然热闹啊。”易阳给他解释,声音清缓,语调自然,像个穿梭在光阴里,望了一年年花开花落,燕去鸿来的旅人。

    孟轲垂眸,透过伞的边缘,看见了她清秀的脸,不张扬不精致,像墨池青花,干净淡然,待在她身边会觉得周围都安静下来,时光很慢,听得见一粒微尘的浮动,瞧得见一朵花的绽放。

    孟轲突然就想起以前看到过一句话,“这世上,有些人生来孤独。因为孤独,所以通透,因为通透,所以沉静。他们将一颗种子的破土藏在心里,而给你看了一朵花的盛放。你以为他们是莲座上的梵音,他们其实是红尘里的苦渡。”

    孟轲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这句话,但此刻,易阳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

    他们路过一个卖油纸伞的地方,简单木板搭就的摊位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油纸伞,撑开欣赏的雪白油纸伞,伞面寥寥几笔,勾勒出嶙峋山峦,山涧瀑布飞泻,云松笔挺,画风苍劲冷冽、遒健潇洒。

    “两位看伞吗?”瞧见孟轲的目光从伞面扫过,老板眼尖,立即笑吟吟地热情招呼,“这些伞,都是我们自己纯手工制作的。从十几里外采的三年以上向阳生长楠竹,柔韧性比一般竹子好得多,伞面用的是裱纸,延展性好,质量有保障。”老板说着,为了验证自己的话,还从一堆躺着的伞中,抽出一把,撑开又合上,合上又撑开。

    “你喜欢?”易阳看向孟轲。

    “看着挺好看。”

    “那就挑一把呗,拿回去做纪念。”易阳很大方地说,“我送你。”

    孟轲没忍住笑:“你知道,你说“我送你”三个字的时候,我想到什么吗?”

    “想到什么?”

    “想到西湖断桥,眼见天要下雨,许仙把自己的伞给了白娘子。”

    易阳没记错的话,人家许仙不是送伞,是借伞给白素贞吧!

    老板一听二人的对话,估摸着应该是情侣,很机智地接到:“这位先生,不说不觉得,您一说还真是有点像,同样是清明时节,同样的烟雨朦胧,当初许、白二人的姻缘就是由伞而起,今日这位姑娘要是送您一把伞,说不定还能再成就一段佳话。要真是这样,那我这伞铺,以后可有故事说喽。”

    易阳:“……”做生意的果然都会说。

    “那我可得好好挑一把。”孟轲和老板一唱一和,还真就在摊位上挑起伞来。

    “这把怎么样,上面画的,是苏轼‘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老板拿了把伞,伞面画着,雨后初晴,山明水秀,一朵芙蕖亭亭玉立。

    孟轲摇了摇头。

    “那这把呢,‘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孟轲又摇摇头。

    “这把,‘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孟轲还是摇摇头。

    ……

    老板几乎把伞都给他选一遍了,孟轲的反应还是摇头,老板也不气馁,让他自己随便挑。

    “你到底喜欢什么风格的?”易阳终于看不下去,问道。

    “也没有什么特定的风格,看对眼就行。”孟轲答得很随意。

    易阳扶额,这世上有种人,你问他喜欢什么,他都说随便,但当你真的挑好给他的时候,答案永远只有两个,就是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喜欢,孟轲无疑就是这种人。

    “不然,你给我选一把吧。不是说要送我吗,哪有送人礼物,还让人挑选的,一点惊喜都没有。”

    易阳:“……”自己挑不出来,还赖别人!

    “就那把吧。”易阳指着撑开的那把白色油纸伞,“素净简洁,山水和你更配一点。”

    “我也觉得那把好。”孟轲笑得眼角都弯了起来。

    老板:“……”这把我刚才也拿给你看了,怎么没见你说好!果然男人只要不要脸,谁都拿他没辙!

    老板把伞包装好递给孟轲,收了钱,临别时还不忘对孟轲会心一笑:“二位真是心有灵犀,祝愿你们早日成为佳话,真到了那天别忘了请我喝一杯喜酒。我家这个铺子开了三十几年了,以后也会一直在这里,只要你们请我,不管多远,我老方都一定会送上祝福的。”

    “谢谢方老板,我们加个微信好友吧。”孟轲掏出手机,真有种邀请人家喝喜酒的架势。

    “好啊。”方老板笑着,也拿出手机,把自己的微信名片给孟轲扫。

    易阳看着两个大男人,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微微发福的老板,一个二十多岁,备受尊崇的医学界新星,就这么把买卖变成了交友现场!

    “孟医生,我问个问题吗?”两人和方老板道别,易阳实在没忍住。

    “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做到,在任何情况,都八风不动、镇定自若的?”

    “有吗?可能是天生的气质卓然、与众不同吧!”

    易阳:“!!!”这膨胀到爆炸的自信和自恋!

    “你问完了,那能换我问个问题吗?”孟轲十分自然地上演‘礼尚往来。

    “问吧。”

    “你以前,送过别人礼物吗?”

    为什么他问出的问题都这么难回答,易阳觉得孟轲如果某天不想做医生了,可以转行做高考命题老师,一定会能轻松收获万千考生无情的唾弃!

    易阳:“当然送过。”

    孟轲:“那你送给谁了?”

    易阳:“干嘛,这就打探起我的从前来了。”

    孟轲:“我打探,你就会告诉我吗?”

    易阳:“当然不会。”

    孟轲:“我觉得,咱们都认识六年了,可我对你的了解一点都不深刻。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十七岁,你十七年的生活是什么样,我一无所知。你上学时成绩怎么样?拿过几张奖状?受过几次惩罚?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有没有人偷偷给你写过情书,或者你有没有给别人写过情书?这些我都不知道。认识你之后的六年,你去了哪里?遇见过什么人?过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我都怀疑,我们真的认识六年了?”

    易阳:“不深刻不也挺好的吗?你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就对她保有一丝幻想和期待,像一个不透明的瓶子,你会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相反,如果都很了解一个人了,那她对你可能也没什么吸引力了,这不是我们认识事物所遵循的规律吗?你看,我也没有打探你的从前啊。”

    孟轲:“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我总觉得,你不打探我的事情,是因为你根本不关心我。”

    易阳偏头看他:“孟医生,我能认为你是在撒娇吗?”

    孟轲:“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男人在向他心仪的人表达没有得到足够关心的不满。”

    易阳:“……”,“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以前多高冷,一门心思扑在病人和病历上,都不理别人的。”

    孟轲:“你看,你果然不了解我。我不理别人那是因为我对人家没什么兴趣,过多交流会让人误会。而我对喜欢的人,一直都是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易阳:“……”,“那你以前还叫我‘哑巴’。”

    孟轲:“你那时候不是个小哑巴吗?问你什么都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就跟个木偶一样。害我担心你想不开,会做什么偏激的事,天天和别的医生换晚班,半夜守着你还不能让你知道。”

    易阳疑惑:“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孟轲:“怕你觉得我对你……心怀不轨。”

    听到这个答案,易阳实在没忍住笑了,“那你现在为什么告诉我?”

    孟轲:“现在不一样了啊,我本来就对你别有用心,我都表白多少次了,还不能表达关心吗?而且出门之前,你都说了,所有人里面,你最看重我,为了时刻提醒你记得这句话,我当然要……积极表现。”

    易阳:“那以后……”

    易阳话还没说完,抬头就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的顾泽,他撑一把黑色的伞,立在雨中,就那么凝视着她,目光,哀切?

    哀切!易阳觉得她一定看错了。顾泽那么坚定的人,对喜欢的人——比如赵琦珂,无理由偏爱;对不喜欢的人——比如她,无节制冷漠。他的情感,永远只有偏爱和不在乎,怎么会流露出这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