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21章 失去
    郑校长热情地带着顾泽参观完他出资建造的图书馆和教学楼,还想领着他去见一见学生们。这时,顾泽的手机响了,是助理打来的。

    顾泽:“艾力,怎么了?”

    艾力:“顾总,前几天你不是让我找人去调查易小姐六年前退学的事吗。我查到了一些线索,你那儿方便接电话吗?”

    顾泽看了眼郑校长,示意自己需要接个电话,就拿着电话走到安静的楼道处:“好了,说吧。”

    “顾总,您出国之后,学校的确按照您的意思,没有对易小姐采取任何措施,毕竟这件事闹大了,对学校影响也不好,只要赵小姐和您母亲不予追究,他们巴不得息事宁人。但是不知怎地,您走后半个月吧,突然有人把这件事爆出来了,学校论坛、公告栏……凡是能发布消息的地方,铺天盖地都是这件事,还贴易小姐更换舞台架子、推您母亲下楼的照片,照片我一会儿发您手机。这件事爆出之后,很快掀起舆论狂潮,还上了热搜,网上什么人,你还不了解,一大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一时间,有说学校不作为的、有说易小姐在学校有人的、有说学校有内幕的、还有逼着学校接受调查给个交代的……总之,舆论的利剑直指学校,校方迫于舆论压力,只得承认这些事是易小姐做的,并且发声明说一定会给出合理恰当的处理结果,后来……”艾力说着说着,突然开始支吾起来。

    “后来怎么样了?说清楚点!”顾泽没耐心听他支支吾吾。

    “后来,学校的处理结果是开除易小姐,将她交给巡捕,易小姐也接受了。可是易小姐的外婆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这件事,急急忙忙跑来找她,中间发生什么事暂时没查出来,不过易小姐的外婆去世了。学校为了不让事态继续严重下去,没有让巡捕插手这件事,只让易小姐自己提出退学。顾总,顾总,你在听我说话吗?”听见电话那边半天没回应,艾力连叫了几声顾总。

    “听着呢。”顾泽沉着脸,声音冷冽,“你继续查,看看当年到底是谁爆出这些事,还有查清楚,易阳的外婆是怎么去世的!”

    “知道了,顾总。那我先把照片发给你。”

    挂了电话,艾力把当年流传在学校论坛、公告栏的那些照片发到顾泽的微信上。

    顾泽点开一张,是在嘉信大厦六楼,易阳把顾泽的母亲从楼梯上推下去的图片。

    图片中的易阳站在大理石地砖上,她的前面是二十几阶台阶和他的母亲,她的双手拽着他母亲的手臂,两人好像因为争吵在推搡着,而他的母亲在推搡中,一只脚已经踏空。

    顾泽又点开一张,这一张照片中。顾泽的母亲已经从六楼的楼梯摔到了五楼,易阳还站在六楼上,满脸惊恐。

    他记得他当时听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母亲的助理小莉正把他的母亲扶着坐起来。

    易阳瘫坐在一旁,看见他,立马就慌了:“学……学长。”

    而他的母亲立马从小莉怀里挣脱出来,挣扎着站起来,对他笑了笑:“儿子,你怎么来了,没课了吗?妈没事,就是不小心踩空了。”

    小莉气不过:“顾少,您别听夫人说,夫人根本不是自己踩空的,她是被这个女人推下来的,我亲眼所见。”

    母亲喝斥小莉:“这哪有你说话的份!”

    又对他说:“没什么事,我就是找易阳聊聊,琦珂的腿不是受伤了吗,我跟她说,让你过去照顾琦珂一段时间,她可能有点儿气不过。这事儿怪妈,你说你们两个正谈着呢,我提这个要求确实过分了。她应该也不是故意推我的,就是走的时候没注意,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顾泽看向易阳,“是这样吗?”

    易阳只是望着他,不住地摇头,声音哽咽:“学长,我真的没想过要把你妈妈推下楼,你相信我。”

    小莉愤恨道:“少在这儿假惺惺装可怜!推没推,调监控看不就一目了然了!”

    顾泽声音冷厉:“行了!先送我妈去医院。”

    他弯腰去背母亲,易阳跟着站起来,伸出一只手拽住他的手,眼泪夺眶而出:“学长,我没有推你母亲下楼。”

    他冷冷掰开她的手,易阳又用另一只手握住她,他一狠心将她推倒在地上,他看见她紧皱着眉头,一直半躺半坐在地上。

    把母亲送医后,他自己去调监控,监控没有声音只能拍下画面。画面中的确是母亲说了些什么,易阳很生气,两人起了争执,易阳要走,母亲去拦她,纠缠中易阳把他母亲推下楼。他看完后,要求管理人员把监控删了。母亲也答应他,只要他和易阳分手,好好照顾赵琦珂,便不会追究此事。

    那么,后来流传的那些监控里的照片,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因为这些事,易阳不仅退了学,还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吗!

    顾泽只觉得一盆冷水兜头泼下,从身到心都是冷的。

    ……

    顾泽去了青藤巷,那是一条很老的巷子,青石路在烟雨的笼罩下散发着令人安稳的光泽,巷子两侧坐落着许多老式楼房,朱门半掩,庭院深深,家家户户阳台上种满藤花,绕过阳台栅栏倒垂下来,叶尖水珠晶莹剔透。

    巷子幽静深长,偶尔有人推门出来,打着伞和他擦肩而过。

    他走到36号院前,扣了扣门,给他开门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你找谁?”老太太眯着眼打量眼前身姿笔挺的年轻人。

    “您好,请问易阳家,是住在这里吗?”顾泽礼貌问道。

    “易阳,你说的是老宋的外孙女?”老太太反问道。

    “是,就是宋阳林老爷子的外孙女——易阳。”顾泽想起,易阳和他说过,他外公叫宋阳林。

    “你是她什么人啊?”

    “我是她朋友。”

    “既然你是她朋友,怎么会不知道,她早就不住在这里了。”老太太一脸戒备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生怕他是什么坏人。

    “是这样的,我和她是大学朋友,这几年没怎么联系,这次来B城办点事儿,想到她家在这里,就顺道过来看看。”顾泽一脸真诚。

    “那你来的不巧,易阳她外公外婆早就过世了,她自己也好几年没回来过了,他们家那房子的灰厚得能埋人。你要找她呀,去别处找吧。”老太太说着,就要关上大门。

    “请等一下,您是居委会的吗?”顾泽伸手拦住门。

    “我不是,我就是和他们家住在一个大院里,是邻居。”

    “那我能去她家看看吗?”

    “他们家又没人,有什么可看的。”老太太不理解这个年轻人的固执。

    “不瞒您说,她这几年和我们都断了联系,我找了她挺久的,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她家在这里,就想过来看看。您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先去居委会登记,还有这是我的身份证。”顾泽从包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老太太。

    老太太仔细看了看身份证上的照片,又看看顾泽本人,确定是同一个人,又见他说的真诚,的确不像是存什么坏心思,把身份证递给他说,“行,那你跟我去居委会登记吧。”

    老太太领着顾泽去居委会登记,又领着他进了前院,指着院内一条长廊说:“顺着这条长廊往前走,走出我家院子,再继续往前走,会看见一扇红色的大门,牌匾上写着“光荣之家”,那就是她家了。我左右也没什么事,陪你过去吧。”老太太走在前面,刚从居委会那儿拿到的钥匙在手中叮当作响。

    “谢谢您。”顾泽连忙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