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9章 哄人
    孟轲给易阳贴了退烧贴,又拿毛巾浸了热水,给她擦着脸上密布的汗。易阳睡得很不安慰,好像被什么困住,眉头紧拧,手不停地挣扎。

    孟轲伸手握住她在被子外乱动的手,清明前后,尤其是雨天,还有些冷,易阳脸都烧红了,但手却是冰冷的。

    孟轲怕她再受凉,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轻轻拍着被子哄她。

    也许是他的安抚起到作用,也许是噩梦终于过去,易阳渐渐平静下来,不再乱动。

    半夜的时候,易阳迷迷糊糊醒了。

    她一侧头,就看见床边椅子上坐着的人。

    “醒了。”见她睁开眼睛,孟轲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有点烧,一会儿再测一次温度。”

    “孟医生。”因为发烧,易阳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几点了?”

    孟轲抬手看了眼表:“凌晨2点,还早,再睡会儿。”

    “我没事了,你去睡会儿吧。”一看眼前的情景,易阳就知道孟轲在这儿照顾了她一晚上。

    “下午睡过了,我现在不困。”孟轲给她掖了掖被子,“在这儿陪着你。”

    易阳:“都有黑眼圈了。”

    孟轲不得不承认,易阳确实很有语言天赋,她想表达的意思,转了几个山头都能给再硬拽回来,“就你眼神好,你眼睛是自带高倍显微镜吗?”

    易阳虚虚扯出一个笑:“不是,我是比较有常识。”

    “那你的常识没有告诉你,如果男生喜欢一个女生,是不会在女生生病的时候,放任她一个人待着不管的吗?”

    “那这个男生一定是个很好很绅士的人。”

    孟轲不得不承认,他被这句话哄开心了:“所以呢,为了不惹这位绅士的先生生气,你乖乖闭上眼睛再睡会儿。”

    “孟医生,你像在哄小孩。”

    “我可不就是在哄小孩,还是个又倔又犟,生病也不去医院的小孩。”

    “……”

    “行了,不逗你,再睡儿。”

    “嗯。”

    高烧耗掉了身体里的大部分能量,易阳很快又睡着了,这一次没有持续窒息的噩梦,她难得地睡到了早上六点。

    烧退了,人也恢复了点精神,易阳准备下床去洗漱,刚掀开被子,就见孟轲正好从外面推门进来,手里还提了两份早餐。

    “醒了,我去外面买了早餐,你洗漱完吃点儿。”孟轲把早餐放在桌上,朝她走过来。

    “我自己来吧。”见孟轲就要弯腰给她拿鞋,易阳忙从床上下来,光脚踩在地毯上。

    “干嘛呢,地上凉。”孟轲不由分说按着她坐在床上,语中带笑:“又不是没给你穿过鞋。”

    他说的六年前,易阳刚在医院做完手术还没来得及去买拖鞋,半夜想去上厕所也没个亲人朋友在身边,自个儿从床上下来弯腰在床底摸索着找鞋穿,刚好被查房的孟轲看见。

    孟轲一把把她从床边捞起来:“你干嘛呢,这刚做完手术就下地蹦哒,怕伤口裂不开是不是?”那时孟轲还不是很了解她,问她什么她都不搭话。自然以为她是个顽固的不良少女,和家里闹矛盾离家出走又一不小心弄断了左手,言语间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急败坏。

    “你是不是想出去……上厕所?”孟轲看见她手里拿着的一只鞋,瞬间明白了什么。

    易阳:“……”

    “问话也不答,我这是捡了个哑巴吗?”孟轲一遍抱怨着一边蹲在床底给她找鞋,三两下就从床底拿出她的另一只鞋递给她,易阳默不作声伸手接过他递来的帆布鞋。

    孟轲:“谢谢也不会说。”

    易阳:“……”

    易阳的帆布鞋是系带的那种,鞋带全部松散开,她手不方便,囫囵将鞋套在脚上。

    孟轲实在看不下去,拉着人坐到椅子上,说了句“怕了你了。”便蹲下来给她穿鞋。

    常年握手术刀的手,指骨匀称,劲瘦修长,一分钟便给她穿好了鞋,还系了个好看的蝴蝶结。

    “孟医生……谢谢你。”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

    孟轲忽然笑了:“原来你会说话啊。”

    第二天,易阳的床前多了双拖鞋。

    ……

    “好了,去洗漱吧。”

    孟轲的声音把易阳从回忆里拉回来,她看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真的是很好的人啊,可她也是真的配不上他。

    不是矫情也不是自卑,而是她最好的年华和最纯粹的情感都已经消磨殆尽,只剩下一眼就能望到头的余生,她拿什么去回报这份深情!

    易阳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吃完早餐,她又恢复到没事人一样。

    孟轲始终觉得她病得蹊跷,盘算着等回去,一定要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孟医生,我能申请一会儿去趟学校吗?”听着外面越来越多的人声,易阳忽然想起昨天和郑校长约好,今天过去。

    “你不是,凡事都自己做决定吗?”孟轲正背对她接热水,听到这句话,头也没回就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酸呢?

    “以前是自己做决定,但现在觉得你开心比较重要。”易阳从善如流改口,她瞥见某人接水的手小幅度抖了一下。

    “哦,”孟轲端着水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那就不去了,我一会儿给郑校长打个电话,把地址给她,麻烦她寄过去。你刚恢复点精神,就别到处跑了。”

    “嗯,也行,听你的。”易阳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表情。

    这么听话,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孟轲心里狐疑,然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易阳提出什么要求。

    “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易阳一转头,就看见旁边同样坐着的人,神色复杂地盯着她。

    孟轲:“我在想,你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易阳喝了口水:“不是说了吗?你开心比较重要。”

    “你这是在调戏我?”

    “怎么叫调戏!我这顶多算是谨遵医嘱。”易阳反驳。

    “只要好好听话,遵医嘱就遵医嘱吧。”孟轲掏出手机,给郑校长打电话。

    “郑校长,你好,我是孟轲。”

    “对,我们昨天才见过面。是这样的……”

    孟轲在电话里简述了易阳不能去学校的原因,并把两人在A城的地址给她,请她帮忙把那些捐赠证书寄过去。

    郑校长一听易阳发烧,语气中满是关切,表示不能去学校,那就不去学校了,身体要紧,让孟轲好好照顾易阳,证书她会按地址寄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