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7章 表白
    “怎么了,不高兴啊?”易阳刚走到房门口,就看见早已在那里等着的孟轲。

    “没什么。”易阳上楼前明明已经调整过表情,她不知道孟轲是怎么看出来的。

    “和表情无关,”像是看出她心里的疑惑,孟轲解释道:“是气场,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不开心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那你还和我说话?”

    “我又不是生人。”孟轲说得理直气壮,顺道把易阳领进她的房间,让人坐在沙发上“说说吧,那个人到底是谁,怎么惹你生气了?”

    “不是说过了吗?他是盛为建筑公司的总裁。”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像这种带职位的潦草介绍,网上简单搜索就能解决,我用不着在这问你。我想知道得更深层一点,比如,你曾经和他是什么关系?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让你如此不待见他?而他又是为什么在知道你不待见他的情况下,还来找你?”

    “都是些陈年旧事,早翻篇了,我现在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来找我,可能是闲的吧。他们业界精英的想法,我怎么会知道。”

    “你还真是……藏得住事儿。”孟轲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出这五个字来形容她:“放在战争年代,你不去搞谍报真是屈才了。”

    “那我……抱抱你?”见从她嘴里实在问不出什么话,孟轲也没继续追问,不待人家回答,就把人捞进怀里。

    “我不需要。”

    易阳想挣脱出去,却被孟轲抱得更紧了:“我说过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以前的事不想说没关系,以后一切有我。”

    “你干嘛?”这句话的深意不言而喻,又被眼前人不由分说拥在怀里,易阳是在没办法再继续搪塞。

    “你这么聪明,听不出来吗?我在告白啊。”孟轲低笑,声音温润,“我六年前就喜欢你了,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我当初要是再细心点就好,那样就能早点察觉到你离开的心思,然后找跟绳子把你捆在身边,我们也不会分开那么多年。”

    “你那样是犯法的!”易阳提醒。

    “所以,为了拯救一个在犯罪边缘徘徊的的人,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易阳从孟轲怀里挣脱出来,认真地说:“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帮了我,给我医好手,还给地方住,我当你是好朋友,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二话不说就帮你去做,但我确实没想过要和你成为恋人。”

    实际上,她也从来想过要和谁再建立一段关系,一个人很好,来去无牵挂,行行走走这一生也就消磨完了。

    实在是很真心诚意的拒绝,都没让人觉得难过。

    孟轲好像早猜到了她的反应,半点惊讶没有,双手扶着她的肩头,“以前没想过没关系,可以从今天开始想,仔细想过之后还是不想成为我女朋友也没关系,只要别一声不吭就走,待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就行。”孟轲长叹一口气:“我这一生算你被你祸害了,遇见你之前忙学业忙实习没时间谈恋爱也没积累什么经验,遇见你之后整个恋爱小白一头栽进去,等明白过后已经泥足深陷别的人再入不了眼还惨遭抛弃,好不容易重逢逮着个机会表白还被拒绝了,惨啊……。”

    易阳被他逗笑了:“听起来是很惨,谁让你眼神儿不好。”

    “是啊,喜欢上一个负心人,毫不知情就被抛弃了。”孟轲附和。

    “喂!我当时离开是为你不做你留学路上的绊脚石好吗?以为把录取通知书扔了我就不知道了吗?”

    “所以,你又给我捡回来,整整齐齐摆在书桌上,留了个破纸条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出国深造就再也不联系我。”

    “那去宾法进修的机会确实难得啊,多少人削尖脑袋都进不去,你那么优秀,理所应当去更好的地方深造,回来造福更多患者。”

    “你真这么想?不是因为我妈去找过你?”

    易阳怔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他知道他妈妈找过自己的事儿,“阿姨找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劝劝你。”

    孟轲的母亲确实是个很好的人,温和慈爱,即使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一个半路捡到的病人放弃国际知名大学的学习机会,也没生气,只是好言好语地,请她帮忙劝劝儿子,说绝不插手两人之间的事情,儿子学成归来之后,两人想怎样都可以。

    她那个时候状态很不好,一是不想和谁谁谁的父母扯上关系,二是确实不想孟轲因为她放弃深造,所以就不告而别了。

    “你离开后,我妈一直很自责,她认为是自己唐突找你才导致你的不辞而别,所以总跟我念叨,要是有一天找到你了,一定要代她向你道歉。”

    易阳:“哪儿用得着这么郑重,还让阿姨道歉。她处处为你着想,她有什么错!”

    孟轲记得当他跟他妈说,易阳唯一的亲人已经过世,她身无分文身上带着伤又无家可归的时候,她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我不知道这些啊,我也没让她离开,我……我只是让她帮忙劝劝你。”

    他们联系人,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找到她的踪迹,他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掏出她留下的那张破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不用找我,你去宾法念书,一年后我会联系你的。”

    言下之意是,他若不去念书,她就不会联系他。

    他握紧拳头,将纸条捏成一团,一拳砸在石头上。之后,启程去了国外深造。

    一年后他果然收到她的邮件,她让他安心学习,不用担心她,她每年会给他发一封邮件。然后她就真的每年只给他发一封邮件,直到他去年博士毕业后,甚至连那每年一封的邮件都没有了。他找人想通过邮件ip地址找她,但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她是学计算机的,隐藏自己的终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孟轲气不打一处来,一副想吃人的表情:“我这些年给你回了那么多邮件,你没收到?”

    易阳不知道话题为何跳跃得如此之快,“哦,我那是……私人邮箱,除了给你发邮件之外基本不用,所以,我说没看见,你……信吗?”

    孟轲曲指弹了一下她额头,不满道:“真狠心,”,然后郑重警告:“你以前和我玩猫捉老鼠也就算了,以后再这样,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易阳没吭气儿。

    “听见没有?”孟轲重申。

    易阳:“听见了、听见了。”

    看见人被自己驯的差不多了,孟轲满意地起身离开:“行了,累一天了,你好好休息吧。”

    孟轲回到自己房间,拨通了一个电话:“是我,帮我查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