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6章 道歉
    “你这些年还资助学校?”孟轲看着她。

    “我外公,以前当过兵,见证了国家从衰落一步步走向繁荣。他一生清贫,把积蓄都拿去资助学校了。他总说,文化是国家软实力,只有年轻一辈强大了,国家才会继续繁荣强大,人们才会免受战乱流离。外公走后,我就以他的名义继续资助他生前资助过的那些学校,算是一种继承……和怀念吧。”

    又或者、是一种弥补?

    弥补她对外公的愧疚和失信。

    她没有照顾好外婆,没有让她安享晚年,而是痛苦地故去。

    “有这么好的孙女,你外公在天之灵知道了,一定会很欣慰的。”孟轲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没事,逝者已矣,生者总要给自己留点念想。”易阳释然一笑。

    “以后有我。”

    “什么?”

    “我说,你还有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孟轲认真地说道。

    易阳些微愣神,随即明白他说的什么,笑了笑:“行啊,我以后就靠你接济了,家徒四壁、两袖清风啊。”

    “那我把工资卡和银行卡给你。”

    “孟医生,你这个人,真的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听不出来我在开玩笑吗?”

    “可我很认真啊。”

    易阳:“……”,“我现在还勉强能活,你的钱可以先存着,等那天我真的活不下去了,会找你求助的。”

    孟轲眼里蕴着笑意:“也行。”

    ……

    两人走回旅馆,易阳没想到,她会在旅馆门口见到顾泽。

    顾泽穿了件黑色外套,立在风里,面容倦怠。

    “易阳。”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视良久,还是顾泽先开的口,不知道是这两个字包含太多复杂情绪,还是一宿没合眼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孟轲看了看顾泽,向易阳投去询问的目光。

    易阳:“盛为建筑有限公司总裁,顾泽,顾总。”

    顾泽觉得有些讽刺,曾几何时的“学长”,变成了现在无关痛痒的“顾总”。

    “顾总,你好,我叫孟轲,是个医生。”孟轲大方地朝顾泽伸出手。

    “孟医生真有闲情逸致,从A城跑来这里过清明节。”顾泽伸出手,握上孟轲的手。

    孟轲略微吃惊,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也听出他调查过自己,隐隐感觉到他和易阳的关系可能不那么简单,“不算有闲情逸致,只是陪很重要的人,回来扫墓。”

    听到“很重要的人”这五个字,顾泽不自觉皱了眉,彼此感觉到对方的不善,两人默契地同时收回手。

    易阳不知道顾泽为什么在这里,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于是对孟轲说,“我们走吧。”

    “易阳,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见易阳要走,顾泽叫住了她。

    “啊?”易阳有些不明所以,事到如今,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我有话想和你说。”顾泽固执地说道。

    “我先上去等你。”见气氛凝滞,孟轲很合时宜地开口,冲易阳露出个笑:“不要总是逃避,有什么事好好说清楚。”

    “你要和我说什么?”孟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旅馆门口,见顾泽不言,易阳问道。

    “找个地方吧。”顾泽看了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这里确实不适合谈事情。

    两人来到小河边,岸上种满桃树和梨树,正是盛放的季节,桃红梨白,绚烂夺目。

    “对不起。”顾泽说。

    “啊?”易阳一时没明白过来,前几天还对自己恶语相向的人,为什么此刻要说对不起。

    “虽然有点晚,但是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六年前,学校会把那件事爆出来,逼得你退学。”知道她在这里之后,顾泽日夜兼程赶过来,就是为了当面和她说一句对不起。

    “哪件事?陷害赵琦珂,还是把你母亲推下楼?”易阳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她故意把两人最在意的事摊开在眼前,横亘出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其实你没必要和我道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用因为没有使用特权使我免于逃脱惩罚而耿耿于怀,按当时的罪名,我就算进去几年,也是应该的。”

    顾泽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没有哭泣,也没有委屈,只是很平静地和他讨论她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所以,真的是你做的吗?”

    易阳觉得很可笑,六年前他没有给她任何辨解的机会,六年后却来问她,那些卑劣龌龊的事是不是她做的,“你不是早就有定论吗?顾泽,别怀疑自己的判断,我就是如你想的那般恶毒、卑劣又会演。”

    “够了!”顾泽提高音量,听见她用那些恶劣的词语形容自己,火一下烧到头顶。

    “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易阳步步紧逼,她从没觉得如此痛快过,“我把舞台架子换成劣质品,让赵琦珂从上面摔下来,是因为她犯贱,你说她放着你这个深情款款的的青梅竹马不要,非得跟别人谈恋爱,谈就谈吧,还喜欢吃回头草,看见我们在一起之后,又心有不甘要把你追回去,不是犯贱是什么!至于你母亲,势力小人,就因为赵琦珂他们家有钱,巴巴地把儿子往人家面前凑,非逼着我们分手,摔个楼梯真是便宜她了。”

    那些蛰伏在心底恨意瞬间冲破枷锁,翻腾而出,易阳用最平静的语言说着最难听的话。

    “你!”顾泽气结。

    “你看你,说两句就受不了了。”易阳忽然笑了,“你道什么歉啊,你不知道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见面不识吗?”

    “顾泽,以后不管有没有事都别找我了,既然当初做了选择,就坚定点,我不需要假惺惺的怜悯和同情,我也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你好好走你的阳关道,我自己过自己的独木桥。”

    易阳说完,也没给顾泽开口的机会,转身走了。

    顾泽看着那抹身影消失在雾气里,决绝果断,句句带刺的话萦绕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