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5章 劝退
    微风过处,柳树摇曳,易阳没来得及躲开,被树间滴落水珠砸了一头。

    孟轲忙把她拉开,可惜两人都淋了个结实。

    “你……头发湿了。”孟轲说着,从衣服口袋拿出手帕,小心地给易阳擦着发上水珠。

    “孟医生,你居然随身带着手帕。”易阳吃惊,在她印象中,民国以前的那些名门贵公子才会随身携带手帕。

    “职业素养,你知道的,比起一般人,我们医生对卫生要求总是要高些,所以出门带手帕并不稀奇。”孟轲坦荡地解释。

    “长见识了。”易阳半信半疑地盯着他,准备接过手帕自己擦。

    “别动。”孟轲制住她伸向头顶的手,声音低醇,轻柔小心地给她擦头发。

    “不是,我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你这个行为貌似不太合适。”易阳扫了一眼竹楼,屋内外众人纷纷停下手中动作,齐刷刷看向他们。那些目光有唏嘘的、有指责的,还有……艳羡的!

    “你看看你,也不跟人家学学,整天就知道混日子打游戏,学些粗鄙脏话,一点儿风度也没有!”屋外一个女生,见此情景,将手里的筷子往碗上重重一拍,对着身边男生就是一通臭骂。

    男生也怒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也不看看人家女生什么样,明眸善睐温声细语,而你呢,膀大腰圆粗声大气,我倒是想风度,可对着你,耳聋眼瞎才风度得起来!”

    女生听完更气了:“忍了这么久,终于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吧,我看这婚事也别办了,趁着清明早日和老祖宗讲清楚!”

    “不办就不办,谁稀罕,你……”

    男生正要甩出更狠的话,被同桌一直沉着脸的中年男人喝住了;“都给我闭嘴!整天吵吵吵,没一天安生!大庭广众,脸都被你们丢光了!不想结就别结了!”

    中年人一提醒,这对小情侣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纷纷禁了声,三人也没继续吃,拿了东西匆匆离开。

    “孟医生,你刚才好像劝退了一对要结婚的情侣。”易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孟轲给易阳擦完头发,很自然地把手帕放进衣服口袋:“怎么是我劝退的,你没有功劳吗?”

    易阳拱了拱手:“在下惶恐,不敢居功!”

    孟轲给她拨下衣服领子上的一片落叶,顺带理了理衣领:“他们心里没有对方,看什么都会吵的。

    不喜欢就趁早散了吧,何必要固执地合葬在婚姻的坟墓里。”

    易阳很难不赞同:“孟医生高瞻远瞩!”

    孟轲:“行了,别贫了,打包回去吃吧,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在这儿也吃不下。”

    两人重新走到竹楼前,将之前点的饭菜打包带走。易阳抢先把钱付了,孟轲也没拦着,他乐得享受她请他吃饭。

    “你说,如果旅馆老板看见我们提着外面买的食物回去,而不是买他店里的东西吃,会不会想赶人?”两人提着打包好的食物往回走,孟轲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有感而发。

    “我管他想不想赶人,他们旅馆又不提供衣食住行一条龙服务。孟医生,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么在乎他人想法的人啊。”易阳瞥了眼身边的人,一脸狐疑:“还是说,你根本不想回旅馆吃?”

    “那你有什么好地方推荐吗?”孟轲递给易阳一个“你猜对了”的微笑,接着顺杆往上爬,问她什么地方合适吃饭,直接不让易阳有拒绝的机会。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心眼,易阳腹诽。

    “去前面吧,前面有个凉亭,风景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这个时间点,有没有人?”

    易阳领着孟轲沿河往回走,大约走了一公里的时候,看见一座石拱桥,两人过桥去了河的另一边,沿着长廊再往前没走多远,就看见易阳说的凉亭。

    可能是因为下过雨,亭子周围没有人。

    凉亭风格古朴,顶有六个往上翘的角,铺着黛瓦,像山间巨松树,亭柱枣红,上边雕刻着繁复精美的图案,地基周围是枣红色木质护栏,亭中有一张石桌,四个石凳,只看着,就能让人联想到古人在亭下小憩,或饮酒作诗,或送别友人。

    凉亭应该经常有人来,桌子凳子都很干净,易阳只用纸巾擦了擦,两人就在亭中坐下。她解开食物的包装袋,香味瞬间弥散在空气中。

    “给你。”易阳拿出一份竹筒饭,放到孟轲面前,劲道红润的腊肉周围点缀着翠绿的豌豆,米饭晶莹剔透、颗颗饱满:“竹筒饭本来应该装在竹筒里,但是没办法,总不能打包还要赠送一个竹筒吧,那老板得砍多少竹子?委屈一下,纸碗装的木桶饭。”

    说完,易阳突然觉得自己像老板请的推销员,忍不住低笑一声。

    孟轲凝视着人,她就像这片江南烟雨,随心随性,隽永深远。

    “你开了这么久的车,应该也挺累的,吃完饭回旅馆休息吧,找时间再带你出来逛。”易阳往孟轲碗里夹了茶树菇腊肉、炒竹笋。

    “嗯,好。”孟轲笑着应道,给易阳也夹了些菜,“你也吃。”

    ……

    两人就这么在亭间,你一言、我一语,伴着潺潺流水声,吃完一顿饭。

    收拾好垃圾,他们沿着河往回走,回旅馆。

    一路上杏花微雨,行人两三。

    快到旅馆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叫住了易阳。

    “易阳?”来人头发灰白,用手扶了扶眼镜,仔细打量易阳。

    “郑校长。”易阳认出那是自己小学时的校长,郑文英。

    “易阳,真是你啊!”郑校长很高兴,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皱纹越发深刻,“好多年没见了,都快认不出来了。”

    “是啊,有……六七年了吧。您近来身体好吗?”

    光阴如白驹过隙,一晃,她已经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

    “除了眼睛不太中用,出门要戴眼镜之外,其他都还好!”郑校长一如往昔,和蔼可亲。

    “这是你……男朋友?”郑校长看向孟轲。

    “不是,是好朋友,他是一名医生,叫孟轲。”易阳解释道。

    “孟医生,这是我小学校长,郑校长。”

    “郑校长好。”孟轲很礼貌地打招呼。

    郑校长:“当医生好啊,治病救人,功德无量。”

    “您过奖了。我倒是觉得当老师好,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老师总是用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辛勤浇灌,让人类积累几千年的经验、智慧得以传承。”孟轲侃侃而谈。

    孟轲这一番话对郑校长很受用,听得老人家满脸笑意。

    “对了,你瞧我一高兴把正事都给忘了。”郑校长轻拍额头,“这些年你给学校捐赠了那么多钱,也不留个地址,证书也没法儿给你寄过去,都在我那儿放着呢。这回遇见你,总算可以给你了。今天清明,上午学生们去给烈士扫墓,下午放假。你明天去学校吧,我把证书给你,也去见见你资助的那些孩子。”

    易阳想说,不用,她给学校捐钱也不是为了证书。但是看郑校长这么热情,也不好推辞,只得答应:“好,我明天过去。”

    人老了好像话就变得多起来,郑校长和两人聊了好会儿,从学校扩建增加了图书馆和一栋四层教学楼聊到教学质量的提升,被县里评为优质小学,事无巨细,言语间都是难掩的开心和自豪。直到家里打电话催,说女儿女婿回来了,小孙女吵着找外婆,才和易阳他们道别,走的时候不忘叮嘱易阳明天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