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4章 同游
    为了这样的笑容,他已经独自等了六年,在遇上她之前,他从未将一件事,一个人放在心上这么久。一念缘起,一眼万年,从遇上她开始,他早就已经放不下她。

    “待遇这么好,可以申请多住几天吗?”孟轲笑得一脸的人畜无害。

    “可以啊,只要你有钱,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在这儿定居也不成问题。”易阳说着就往门口走,孟轲见状,笑着也跟了上去。

    B城的生活节奏很慢,路上很少有车辆行人,不时路过人家,要么是老人坐在藤椅上哼小曲儿,要么就是孩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玩闹,大人都在忙活的同时还得出言管着,避免出意外,两人沿着青石路一直往前走,没多远就看见一条小河,流水潺潺,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春光正好。

    他曾好奇她的家乡是什么样子,是怎样一方水土才能养育出那样一种气质,表面是柔弱平静,内里却坚韧固执,即使落魄在浊世里,也孤傲倔强得令人移不开眼。

    两人悠闲地在路上走着,路过一个卖杂货摊位的时候,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忽然抓住了孟轲的衣服下摆,“嗯?小朋友,你怎么了?”他停下步子,低头就对上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皮肤白皙,扎着麻花辫,漂亮得不像话。

    “哥哥,你买一个花环送给这位漂亮姐姐吧,你看你们走在一起都不牵手,她肯定是生你的气了,我奶奶生爷爷气的时候,也经常不理爷爷,自己一个人气呼呼往前走,然后爷爷就会自己编一个花环,偷偷放在奶奶的床头,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奶奶就会故意在旁边给爷爷就一个位置,一顿饭过后,他们就和好了呢。”小女孩笑吟吟地晃了晃手里的花环。

    “小朋友,你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吧。”易阳接过她手里的花环,反复查看,“你看,你这花都不新鲜了。”

    “才没有呢,一般那些吵着路过,脾气又大的人我就不会给他们推荐,因为那些哥哥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我才不会帮他们和好呢。不过这位哥哥就不一样了,不但长得好看,说话温柔,而且脾气还好,一看就是个挺靠谱的人。”

    孟轲嘴角的笑意毫不掩饰,瞥了一眼差点石化在风中的人,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十分无奈地说“小朋友,你也看见了,这位姐姐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花环,即使我买了她也不会收的。”

    小女孩好像突然明白什么似的,乐颠颠跑回摊位,七挑八挑选了个完好无损的,又折回到易阳面前,“姐姐,你看这个,梨花编的,像雪一样洁白,特别适合姐姐,而且一点儿也没有损坏,为了编这个花环,我跟爷爷一大早去摘梨花,手都被划破了呢。”小女孩说着,还把自己贴了创可贴的的手露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易阳。

    易阳摸了摸她的头,终于敌不住投降,“好了,你这么厉害,不买的话,你是不会让我们走的吧。”

    “太好了,姐姐,给你。”小女孩兴高采烈把花环递到易阳手里。

    孟轲看着一大一小两人,笑意更浓了,从衣服口袋里掏了张一百的递给她,“不用找了,剩下的给你买糖吃吧。”

    “我就说哥哥是好人嘛。”小女孩拿了钱,嘴更甜了,拉了拉孟轲的衣服,“哥哥,你蹲下,我有话跟你说。”

    孟轲笑着蹲下,小女孩俯身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一边说一边还不忘瞟几眼易阳,孟轲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眼里却满是笑意,小女孩在走之前还不忘调皮低冲两人眨眨眼。

    “真是个鬼精灵。”孟轲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她,跟你说什么了?”易阳玩着手里的花环,新鲜的梨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你想知道?”孟轲侧过脸,笑得十分神秘。

    “算了,我现在不想知道了。”易阳突然有种直觉,那小鬼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她说~以她的亲测,我旁边站着的,是一个,很善良漂亮的姑娘,让我一定不能放弃呢。”孟轲温和地笑,明亮的眸子,好像有无数阳光碎在蓝色的深海里,璀璨耀眼。

    “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童言无忌罢了。”易阳玩花环的动作忽然顿住,就在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透过耳膜,重重地击在了她的心上,她只得加快步子往前走。

    孟轲也不恼,看着快速往前走的身影,神情温柔坚毅,好不容易才相见,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手!

    易阳带孟轲去竹楼吃木桶饭。正值清明时节,回乡扫墓的人络绎不绝,竹楼生意火爆,就连外面临时摆出的几张桌椅,也是座无虚席,与这里常年缓慢的生活节奏明显不搭。

    “要不要等?”易阳侧头,低声问孟轲。

    孟轲高她整整一个头,易阳侧身过来的时候,他居高临下,刚好能看见她的脸,眉目清远、细长的睫毛轻轻扇动,像蝉薄薄的双翼,划过他的心尖,一种无法言说的美好瞬间在心头摇曳开:“我听说,一些人到陌生的地方,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东西好玩,就往人多的地方挤。看哪家餐馆坐满了人,就去吃哪家,看哪家摊铺门庭若市,就去哪家摊铺买东西。因为人或许在其他方面千差万别,但在吃和玩这两方面,往往不尽相同。”

    “你直接回我“要等”不就好了,九曲十八弯绕这么一大圈,中心思想就潦草的两个字。”易阳嘴上数落着,却是轻车熟路地和老板点了菜。

    “好嘞。”老板快速记下菜单,刚想招呼二人坐下,突然意识到没位置,只能指了指外面风卷残云的一桌,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得麻烦你们站着等了,那一桌应该快吃好了。”

    “没事老板,你忙吧,我们站着等会儿。”孟轲善解人意地开口。

    “没事同志,美好的东西总是值得等待的。”易阳拍了拍孟轲的肩膀,如此安慰道。

    孟轲被她气笑了,跟着人来到竹楼前的小河边,他们站在临河的石阶前,刚下过雨,柳色青翠,河面雾霭沉沉看不真切,只能隐约辨认出是几只水鸟正在河面上嬉戏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