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2章 退学
    “你说什么,易阳大一就退学了?”顾泽语气有些奇怪。

    “怎么,你不知道!”高欣也有些奇怪,“在你去美国没多久,学校突然爆出她陷害赵学姐,把你母亲推下楼的消息,还把她姥姥也叫来了,之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就悄无声息退学了,和所有人都断了联系!我们都以为是你让学校这么做的呢,毕竟受害人一个是你的旧情人,一个是你的母亲……”。

    顾泽听得心里一震一震的,这一连串的消息,对他来说太具颠覆性,在离开之前,学校明明答应过他,不会把这事爆出来,让她顺利毕业的!他问及她的情况,一宿舍哥们的回答也都是还好,为什么现在听到的,却是她早在六年前就退了学,那她这六年,又去了哪里?没有学历背景,她又靠什么生活?

    顾泽忽然觉得,有些东西,无形中已经偏离了他所熟知的真相!

    “老周,你跟我过来,我有事问你!”顾泽面无表情走进人群里,一把把周焱拉走。

    “哎哎哎,我这酒还没喝完呢。”周焱被他拉着往前走,在放下杯子之前,还不忘把酒杯的酒一口喝干。

    顾泽不顾周焱的哀嚎,径直把人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周焱抖了抖被他拉皱的衣服,他这人平素待人虽谈不上热情,但也谦和有礼,今日这么莽撞把他拉走,总有种隐隐的不祥感,笑着问,“怎么,吃火药了?脸这么臭!”。

    “当年易阳,是怎么回事!”脱口而出的话,落在春日的空气里,带了几分冷意。

    “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如你所知道的那样吗。”周焱的声音低了几分。

    “老周,别和我模棱两可。你老实告诉我,易阳是不是在我离开后,就退学了!”顾泽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都是些陈年旧事,还提她干嘛,再说你和赵琦珂婚期都定了,你再追问当年的事,有意义吗?”周炎反驳。

    “这么说,是真的,她真的在六年前就退学了!”顾泽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清冷和狠厉,“我当初问你的时候,你怎么告诉我的!出于维护校方名誉,学校选择了让这件事石沉海底,所有知情人士一律被下令缄口不言。易阳虽然变得沉闷了许多,但生活上没受多大影响。原来这些都是骗我的!如果我今天不问你,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顾泽越说越激烈,两人之间的氛围剑拔弩张,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是,我是对你撒谎了,可那又怎么样?即使你当时知道真相,你又能怎么办?你会撇下赵琦珂回来吗!”周焱情绪也有些激动,“一个人做错事,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她能把舞台架子换成残次品,让赵琦珂从上面摔下来,摔断了腿,她能把你母亲从楼上推下来,她怎么就不能退学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安心在美国进修!我有什么错!”。

    “是吗,老周,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正义感了?”顾泽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仿佛要把眼前人看穿,冷冷道,“说吧,谁让你,让一宿舍人,这么瞒着我的!”。

    大学四年,顾泽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谦和有礼中带着那么一点清冷疏离,如高山之巅的笔挺俊逸的青松,泰山崩于前而淡定自若,周焱从没有见过他这副狠戾的神情,他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知晓他正在气头上,再争辩下去也没什么意义,甩下一句,“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人。”黯然离去。

    周焱离开后,偌大的校园瞬间空寂下来,顾泽一个人在树下站了许久,久到来往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广播里的音乐放了一首又一首,婆娑的树影从道路的这头踱到了那头,他还依旧在那里站着,面无表情,双手紧握,背影笔直……。

    那天下午,校庆结束后,顾泽没有直接回家,也没有按原定计划和同宿舍人去喝酒,而是去了易阳公司。他把车停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默默地点了一根烟,这么多年,除了社交场合和极少数难熬的夜晚,他会吸烟外,其他时候基本不沾烟,随着火星的曼延,烟的味道充斥在整个车内,夹杂着特有的苦涩和熟悉。

    一根烟燃尽,陆续有人从云端里面出来,大多是妆容精致,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女员工,三三两两,有说有笑,等到人都已经走光,门卫开始锁门,还没见她出来,顾泽终于按捺不住下了车询问,得知的消息是她去出外景了。

    回到车内,掏出手机,想给易阳打电话,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拨出去。说什么呢?关心询问?她不会想听!她连面都不想和他见,她避他如避蛇蝎。他好像有点能理解她略带嘲讽的那一句“朗朗清明又如何,这么多年,我也没少在朗朗清明之下接受“瞻仰讨论”。”

    她也认为是他让校方爆出事情,逼她退学吗?

    “怪不得……”顾泽扯出一个自嘲的笑,怪不得这么多年,她从不联系他,和他断的的那样干净。

    顾泽忽然大三那年冬天,他们刚在一起不久、他半夜发高烧又不愿去医院,校医院早已经关门。易阳一个人顶着寒风跑到校外医院,给他买回来一堆退烧药和退烧贴,联合一宿舍哥们支开门卫,偷偷溜进他们宿舍。

    “学长,学习压力再大,你也别犯傻,指望着把自己烧成傻子,借此逃避啊。”易阳看着那只39.2的温度计,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

    他看着她被寒风吹红的脸,一瞬间就感动得不行,强撑着坐起来,将她拥入怀中:“你怎么这么傻,大半夜出去一个人出去,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放心了,学校周围保安多着呢,我不会出事。倒是你,都快烧成暖气片了,不及时降温,还不得原地燃起来。”她轻拍着他的背:“我知道,人生病或者难过的时候,有个人在身边照顾会好很多,你要是过意不去,就记着,以后我需要你的时候,及时出现就好了啊。”她这么安慰他。

    “嗯。”他记得他当时是这么回答她的。

    可是,他没有做到,他将她一个人丢在国内,独自去面对别人的指责谩骂,最后不得不一个人逃离。

    想到这里,顾泽的心脏就像被人狠狠地剜了一刀,他将头埋在方向盘上,任由自己被黑暗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