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10章 误会
    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男医生走了出来,疲惫地将口罩和头上的蓝色手术帽拿下来,易阳见状,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过去,“医生,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你是病人家属?”那医生惊疑地看着她。

    “我,我是他朋友……”。

    “原来是朋友,我还是以为是女朋友呢。”医生叹了口气,“这李医生也真是够倒霉的,那病人已经八十多岁,其实做不做手术,都没什么意义,可他却偏偏是个刚出学校的热血医生,放不下那一套崇高的信念理想,抱着救死扶伤心态给做了手术,哪知道把自己搭进去了,唉,算了,不说了。他刚做完手术,算是脱离危险了,已经转去普通病房,你去交钱吧。”。

    “等等,医生,你刚刚说病人姓李,他,他不是孟轲,孟医生吗?”易阳一脸迷惑,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震惊?还是庆幸?。

    “什么呀,孟医生是主刀医生,这会儿还没出来呢,”说到这里,医生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打量着她,“哎~我说你,不会是不想去交钱吧!”。

    “不是,当然不是,我就是想确认一下,里面的人,真不是孟医生?”。

    “我一个医生,还能连病人都给弄错了。”说话间,他一撇眼,就看见刚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孟轲,用下巴指了指来人的方向,“看吧,孟医生出来了。”

    易阳一扭头,果然看见孟轲那张熟悉的脸,他也看见了她,低头对身边的护士嘱咐了些什么,朝两人走了过来,凝视着她毫无血色的脸,略微惊讶,“易阳~你怎么会来这里?”

    “刚才,孟庭姐打电话过来说,你们医院有医生被病人家属砍伤了,而且那个病人的主治医生就是你,我以为,以为,”看着他漆黑如墨的眸子,她一时竟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以为,那个被砍伤的医生是我?”孟轲的眸光变得柔和,他知道她讨厌医院,就像她的手,他每天唠叨几遍,她也不愿意来医院复查,可是现在,她却因为担心他,独自在这里等了也不知道多久,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慢慢聚拢又散开,将心填得满满的。

    “原来,你是孟医生的朋友。”听了两人的对话,男医生总算明白过来,想起自己刚才居然让人家去交钱,有些尴尬,“呃,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你说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给家人打个电话,还把手机关机,你知不知道,孟庭姐都急坏了,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你赶紧给她回个电话吧。”易阳把手机递给他,是孟庭的来电。

    孟轲接过电话,“喂,姐。”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嗯,好。”

    通话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他把电话递给易阳,“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打电话给你们说,是我疏忽了。”

    “算了,你没事就好。”易阳接过手机,随手放回衣服口袋里。

    “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孟轲看见易阳一脸倦怠,呼吸急促,又想到她以前就贫血:“今天的事,是我处理不当,疏忽了,请你吃放当做补偿。。”

    “吃什么饭,都被你吓饱了,哪儿吃得下”。易阳理直气壮。

    “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听她这么说,孟轲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请让我请你吃顿饭,聊表歉意。我知道一家餐厅,特别适合消气。”

    孟轲说的那家餐厅,就在离医院不远处美食街,叫“一品香”,刚走进去,易阳就感觉到浓浓的复古风,天花板上挂着精致的灯笼,屋内灯光柔和,桌椅都是木质的,客人很多,几乎没什么空位。

    “先生,您好,请问是一楼,还是二楼?”看见两人,服务员急忙过来招呼。

    “二楼。”孟轲扫了一眼屋子,淡淡地回答。

    二楼的陈设显然比一楼好,不仅桌与桌之间的距离大了许多,客人还很少,他们选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

    “看看,想吃什么?”孟轲把菜单推到易阳面前。

    易阳勾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他,“你什么时候变成素食主义者了?要给我省钱,也不用省得如此明显吧!”孟轲看了眼她选的菜,几乎全是素菜。

    “医生一般不都是建议,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的吗?”。

    “那是对于胖的人,像你这种瘦得跟火柴一样的人,多吃肉没坏处。”孟轲边说,边大笔一挥,点了宫保鸡丁,栗子排骨汤,水煮鱼……。

    “好了,就这些吧。”他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没反应,孟轲又叫了一声,“服务员。”

    他这一叫,才把服务员从神游中拉回来,她忙道歉,“不好意思,您稍等。”然后,红着脸接过菜单,去了厨房。

    “哎~这个万恶的看脸社会呀。”易阳叹了口气,揶揄他。

    “你这是在夸我?”孟轲倒了杯开水给她。

    “你听不出来,我是代表正义和理智表示鄙视吗?”。

    “……”。

    “对了,清明节三天假期有安排吗?”不多会儿,菜已经全部上齐,孟轲给她盛了碗汤。

    “安排那么早干嘛,到时候再看吧。”易阳专心致志往自己碗里夹土豆丝。

    “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孟轲停下手中动作,眸子漆黑地盯着她看。

    “没怎么特意过,该怎么过怎么过吧。”她继续低头和那一盘土豆作斗争。

    “你今天是和这盘土豆杠上了吗?”孟轲的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到那盘已经消去大半的土豆,“均衡饮食知不知道,别听那些网上说的,什么多吃土豆能减肥,纯属胡说八道,而且你们女生追求的骨感美,用医学的角度来说,并非什么赞美的词语,说白了就是一副‘骨头架子’,”

    “嗯~”孟轲话还没说完,易阳敷衍地应着,继而夹了一块鸡肉,堵住他即将脱口而出,滔滔不绝的话语,“食不言寝不语,好好吃饭,乖。”

    孟轲被她一个“乖”字,弄得错愕不已,怔怔地看着她,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孩把这个字用到他身上,见鬼的是他第一感觉居然是惊喜。她和六年前的确不一样了,他不知道她是真的已经放下,还是只是把那些伤痛锐利用安静沉静的外壳包裹起来,可无论是出于前者了后者,他都希望她在他面前可以表现出最真实纯粹一面。

    孟轲细嚼慢咽吞下嘴里的菜,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的脸被柔和的灯光笼罩,好像是四月的木棉,暖洋洋地抚过他的心田,“阳阳~”,声音低沉醇厚。

    易阳刚扒进去的饭还没有吞下,听得他这一声“阳阳”,猛地咳嗽起来,拿了桌上的卫生纸擦干净嘴巴,惊诧地抬头,却对上一张无比认真的脸,她被他深邃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你,你干嘛突然这么叫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叫你,你看,我们认识也有六年了吧,总是连名带姓地叫你,多生疏啊。”孟轲轻轻拍着她的背,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不会以前从没有人这么叫过你吧,还是你不喜欢这个称呼,不然换一个,小易?易易?小阳?”。

    “停,你的审美我是真欣赏不来。”易阳缓过气来,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所以说,你还是觉得阳阳,叠字儿好听吗?”孟轲眼里分明有阴谋得逞的笑意。

    “算了,随你怎么叫吧。”易阳抵不过他的“烂名攻击”,最终举了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