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4章 旧友
    杂志社离她住的地方不远,步行也就二十几分钟,一般没什么急事的话,她都选择走回去。路上遇见书店,卖小玩意的摊位,或者感兴趣的铺子,她会进去逛一会儿。

    再看一眼这条过道,其他房门都紧闭着,只有她隔壁同样被淹没的房门,里面灯光明亮,不间断从里面传来拖动物体的声音,她记得隔壁以前是没有人住,所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隔壁这个新来的邻居。

    “302号房主,能麻烦你先把饮水机搬进去吗?挡着我房门了!”易阳对着邻居的门大声叫道。

    “不好意思,家政公司送东西过来时我不在,所以就让他们放门口,我这就搬进来。”

    道歉声从里面传来,真挚恳切,完全让人生不起气来,甚至还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然后一个人影出现在门边,在看清来人的时候,易阳瞠目结舌,孟轲,怎么会是他!

    孟轲目不转睛看着眼前的人,神色深沉复杂,时隔六年,在独自熬过两千多个日夜以后,他们终于又再次重逢了。她跟六年前比起来,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是黑发垂肩,依旧不爱画浓妆,自然清新。

    “孟轲,怎么会是你?”易阳讷讷开口,太多震撼划过心头。

    “易阳,好久不见。”孟轲声线柔和,在明亮的灯光下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那笑容像极了外面盛开的樱花,绚烂美好,“听房东说,我隔壁是住的是一个的女孩,没想到居然是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易阳没记错的话,他父亲是p市医院的院长,母亲是著名的骨科专家,家境优越,光别墅就有好几套,他怎么会来住公寓!

    孟轲瞬间明白她的意思,解释道,“刚学成回国,不想靠着家里,就自己出来打拼了,所以我现在顶多就是一个留学归来的医生,能找到这么好的公寓是属走运了。”

    “哦。”易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对他的话半信半疑,这也太巧了吧!

    “你要不,先进我房里吧,我已经给家政公打过电话了,他们过一会儿才来。”孟轲把挡在两人之间的风扇搬进去,清理出一条道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就是有些乱!”

    “你这是自己收拾一下午了?”易阳走进去,扫了一眼屋子,除了外面摆着的家具还没有搬到相应位置之外,屋子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干净明亮,完全没有刚搬进来乱糟糟的样子。

    “嗯嗯,今天下班早,看着挺不顺眼的,就自己打扫了一下。”孟轲把椅子上的杂志拿来,微微笑着说,“只能让你坐椅子了。”

    易阳看着孟轲,他依旧如多年前一样,喜欢穿白衬衫时挽起袖子,笑起来能看见脸颊上浅浅的酒窝,周身好像晕开一层柔和的阳光,温文尔雅。

    与他的再见,就像时隔多年的好友,在人海茫茫中匆匆一瞥,就瞧见了对方,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恍然如梦。这世上,有很多人挥手道别时很容易,再次聚首却是难如登天。

    易阳也没跟他客气,放下包以后,直接坐在他刚搬过来的椅子上,“你吃饭了吗?”她打开麻辣烫的塑料袋,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本来打算回来叫外卖的,但是看着屋里这么乱实在没什么心情,一收拾起来就给忘了。”孟轲看着她手里还冒着热气的麻辣烫,脱口而出。

    这点易阳倒是很清楚,他这个人有严重洁癖,房间两天打扫一次,书桌一天至少擦一遍,用过的书就跟新的一样,没一点灰尘褶皱,坏掉的白大衣在处理时毫无其他颜色。可是,他这么毫无顾忌地说大实话,究竟是什么心思?她真的只是随口问问,麻辣烫她只买了一个人的份!

    “吃吗?”易阳拿了一串鱼豆腐,刚要喂到嘴里,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想了想这么公然而然吃独食似乎不太好,于是把右手里的纸碗递了出去。

    “吃啊。”孟轲的回答就跟山间河流一样,流畅无阻。

    易阳刚咬下一口鱼豆腐,差点儿没噎着,他能给洁癖留点尊严吗?

    孟轲弯下身子,开始认真地左挑右选,他额前的碎发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柔软,最后拿了个章鱼小丸子,满意地咬了一口。

    易阳本来以为他只是尝尝鲜而已,谁想到这人吃下一个章鱼小丸子以后,直夸味道好,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始分担她碗里的麻辣烫,她眼睁睁看着一碗麻辣烫就这样被洗劫一空,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

    “很久,没有吃过这么有食欲的东西了!”他眸色深了一层,笑起来明眸里好像落了琥珀,烨烨生辉。

    “说得就跟你是去当劳工似的。”易阳不屑。

    孟轲有些惊讶,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也会跟他开玩笑,记忆力里她一直是那个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模样,“学校吃的是不少,但是总觉得千篇一律的西餐不如国内好吃、别出心裁,往北有肉夹馍,烤鸭,往南有西湖醋鱼,火锅……”

    “你那是先入为主,要是你出生在国外,说不定也会认为中餐纷繁复杂,不如西餐来得方便快捷。”

    “也许吧。”孟轲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人,几天前他还是满满的落寞和等待,拿着照片努力回想她的模样,回忆他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想着她会在哪个陌生的路口,用怎样的姿态看陌生的风景,想着再见她会不会记得他?不曾想此刻他们竟然在同一平行时空下的同一时间和地点,轻松讨论哪个地方的美食更得人心。

    “手给我。”

    “干嘛?”易阳还没反应过来,孟轲已经蹲下来,握住她的左手把袖子撩到手肘处,露出的那一截手臂上蜿蜒着的狰狞疤痕,“后来有没有去医院复查?”

    “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犯职业病,揭人伤疤!”易阳不满意,想要挣脱他的手,可是这人却握得紧,怎么也挣不开。

    “不能,你是我的病人,我就得对你的病情负责到底。”孟轲回答得一本正经,又握着她的手试着做弯曲的动作,见她微皱眉,“还是不能写字吗?”

    “能不能写字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右手用得很顺手啊,左手只要还在,不影响外观就行了。”

    “找个时间,我安排一下,还是得去拍个片子。”

    “不去,你是不是管太多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病人了!”

    “不要嫌我管太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有你的手是我做的手术,一切谨遵医嘱。”

    见他又摆出一副医生的样子,易阳翻了个白眼。

    孟轲给她拉好袖子,刚抬头就看见她那翻到一半的白眼,忍俊不禁,“白眼翻得挺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