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关山无灯火 > 第3章 思念
    暗夜无声拉下帷幕,最后一抹余晖不知何时已消失殆尽,白天西装革履光鲜亮丽的上流人士,此刻正在灯红酒绿处纸醉金迷衣香鬓影,KTV里的热闹喧哗好像要把这个城市的钢筋水泥震出道道沟壑,有流浪的人还在春寒料峭里负夜行走,繁华和落漠在破晓前彰显得如此极致。

    米色窗帘遮住高大的落地窗,把属于这个城市的颜色彻底隔绝开,室内灯光明亮,贵而不华,整洁的积案上堆了厚厚医学著作,而在积案的正上方,放着一个相框,装饰的框架精美严实,照片却已经泛黄,边缘有脱落的痕迹,看上去很有年代感。

    拿起相框,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照片中女孩的脸,专注的眼神让那原本就柔和的脸部线条显得越加温柔,孟轲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在夜里想她想到无法入眠。那个孤独的女孩,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不知道该用怎样一个词语来形容她的存在,倔强?叛逆?安静?……好像都似是而非。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谁家不懂事离家出走的孩子,后来才知晓她是无家可归的旅人。他知道她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意,所以请孟庭帮忙,把自己空余的房间低价租给她,但在屋里看见他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她已经了然于心。不然,依着她一惯待人接物,不会彻夜不眠帮他修电脑,不会忍受他厚脸皮的蹭饭,不会帮他照顾汤圆……

    那时候沉迷于她对待他的特殊表象,未及仔细思量,忽略她安静外表下隐藏的孤独决然,以至于她离开之后,诸多懊悔遗憾。这些年,家里长辈也会给她介绍女朋友,但他总是忍不住拿她们和她作比较,不如她独立,不如她个性,不如她冷静,甚至连她的沉默寡言都成了优点,他知道他已没法放下她,索性拒绝了一干示好追求的人,试着站在她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她用三个月困住了他六年,却在离开后只留下片语只言,他现在已经越来越习惯等待,不慌不忙,不急不缓,他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重逢……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看了一眼,是孟庭打过来的,他立即划到接听,“这么速度,你不会一直在等我的电话吧。”电话那头是一贯揶揄的口气。

    “如你所愿,我这几天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就等着你老人家的消息呢。”每次打电话,她非得在嘴皮子上赢过他,孟轲索性顺了她的意。

    “哟呵,有求于人,终于开窍,懂得放低姿态了。”

    “是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孟顿了一下,“对了,我请你帮忙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事情么,我是查了,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艺术家》首映票两张,费用全包,你想带谁去都可以。”

    “首映票你都弄到了,看来是下血本了,不错,有觉悟。”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满意,接着说道,“不得不说,你的确是慧眼识珠,摄影展上的那幅作品就是她的,而且,”

    孟轲只觉得心在狂跳,眸色深沉,“而且什么?”

    “她人现在也在A城……”

    后面孟庭再说了些什么,孟轲几乎没怎么听进去,满脑子盘旋的都是那句,她也在A城。

    再次与顾泽重逢,并没有让易阳的生活状态发生任何改变。刚离开学校的那一年,她还有所期待,期盼过他某一天会回M大,或者在与他那一群哥们聊天的时候偶尔打听一下她的消息,了解一下她的近况,即使他们远隔万水千山,即使他们不能回到最初,即使他认定她就是那双罪恶之手,但哪怕顾念旧情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也好,起码让她整整一个青春的奋不顾身显得不那么微不足道。

    可是没有,整整一年,他没有给她发过一条短信,打过一次电话,说过一句问候的话语,好像他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她这么一个人。她看了一眼脚下的路,漫长崎岖,荆棘丛生,仿佛绵延无尽,又仿佛一眼就看得到头,扯出一个自嘲的笑,生活终究跟想象的不一样,有人分道扬镳的时候,总能做到步履稳健,坚毅决绝,从不回首。你看这兵荒马乱的年生,谁念你冷暖悲喜?谁陪你颠沛流离?谁许你一世安心?从云端出来,在门口遇见几个没怎么说话的女同事,一身轻装,打扮得休闲时尚,看见她,其中一个远远笑着打招呼,“易阳,今天晚上大家准备去嗨,一起吧。”

    易阳愣了一秒,这种状况她以前遇见过无数次,已经能面不改色从容应对,“你们去吧,我还没有换衣服呢,而且今天新拍的照片都还没有修整好,我就不去了。”

    “哦,这样啊。”同事眼里的失落表现的淋漓尽致,看一了眼身后妆容精致身姿妙曼的女人,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是子悦请客,富婆钱包丰盈,不宰白不宰,你确定不去?”

    “一起去吧,换没换衣服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没见你穿过正装,这一身就挺好的,而且修图那种事情对于你们摄影师而言,不是轻车熟路,信手拈来嘛,费不了多少时间的。”听同事这么一说,辛子悦也开了口。

    “是费不了多少时间,不过我不会喝酒,到时候你们都威士忌,伏加特在手,就我一个人拿着碳酸饮料,难免寂寞,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其实,聚会也不是非得喝酒,还有许多有趣好玩的呢,”女同事还想说什么,旁边的人拉了她一下,“算了,易阳不想凑热闹,咱们就别勉强她了。”然后对着易阳露出一个笑容,“易阳,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嗯,玩得开心!”易阳看着她们有说有笑的走远,其实,所谓的同事间的邀请,不过是刚好遇见,出于礼貌或者碍于颜面随口问一句而已,被邀请的人拒绝时只需要表现得坚决一点,双方都能很轻松达到内心掩藏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