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重生的恶毒女配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雁南歌诧异房思柒竟然知道自己是被轩辕逸指使的。

    但他诧异也只是一瞬。

    毕竟房思柒之前和轩辕逸的关系这么好,会知道一些他的事也正常。

    “听闻沈夫人之前和楚王爷的关系很好,怎么一嫁了人,你就把他当仇人了?”

    既然房思柒已经知道了,雁南歌也没遮掩,“你这样挖他的墙角不好吧?”

    “听阁下话里的意思,是对我提议不感兴趣喽?”房思柒极其认真的看着雁南歌,对他说的每句话都听得很仔细。

    “沈夫人,你一介女流之辈…”

    “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房思柒打断了他的话。

    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不然眼前的这个人也不会留下来听自己的废话。

    雁南歌和房思柒对视了两眼,他嘴角弯了弯,“不知道沈夫人知不知道前年岭南的大水?”

    “知道。”

    “你知道?”雁南歌惊讶了,“沈夫人知道还挺全乎!”

    房思柒没理他的调侃,直接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前年岭南大水,死了两万人,近十万人受灾。若是沈夫人能将罪魁祸首揪出来,那么你的提议我可以考虑一下。”

    “可以,”房思柒立马应道,“等我事成之后,应该怎么联系你?”

    “沈夫人这么自信?”

    “很巧,阁下说的这件事,之前我就有打算查了。”房思柒应道。

    “那我们还真是有缘。”雁南歌笑了一下,“若是沈夫人真的办到了,到时候我自会联系你。”

    “那在这之前,你可不可以不用动清惠郡主?”

    “最近清河郡王爷把清惠郡主护得紧,我可没那么蠢。”

    雁南歌说完,就从马车里消失了。

    等确定他离开之后,青柠才敢放开了呼吸。“主子,您真的要收下他吗?他看起来好吓人啊!”

    杜鹃表情凝重的附和道,“是啊,主子。您又不知道他的底细,留下他会不会太危险了?”

    “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房思柒笑着说道,“你们家主子现在连知道他名字的资格都还没有呢。”

    “可…万一他向他现在的主子反捅您一刀怎么办?”杜鹃觉得房思柒想得太乐观了,“主子,您得小心一点,像他这样的亡命之徒,是不存在对谁忠心的!”

    “刚才他不就轻而易举的向主子透漏了指使他挟持清惠郡主的幕后之人吗?”

    “他不会的。”房思柒相信自己的判断,从那个杀手的言语和语气来看,他应该也不太喜欢轩辕逸。

    其实,房思柒倒不是真的想要收下这个杀手,她想搞破坏。

    谁让轩辕策和轩辕逸又打算让自己重新体验一遍自己上辈子所经历的屈辱呢。

    想到那些闹心的事,房思柒再次打开沈仲辰写给她的信,重新读了一遍。

    看着沈仲辰浓得化不开的深情,她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过去年三月二十一日,自己在哪里和沈仲辰遇见过啊?自己和沈仲辰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八月份的赏荷宴上吗?

    房思柒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青柠,你还记得去年的今日我在做什么吗?”

    青柠小心翼翼的答道,“主子,去年的今天,是楚王爷的选妃宴,您忘了吗?”

    房思柒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才过了一年吗?

    她一直以为,她离过去的那些纷扰已经很遥远了呢。

    不过,去年楚王妃的选妃宴,自己不是提前离宫回府了吗?中途也没去其他地方啊,沈仲辰到底是在哪里见到自己的?

    他会不会认错人了啊?

    马车行至沈府,沈家的闹剧已经闹完了,只是周围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

    房思柒一下马车,就收到了不少路人同情的目光。

    “主子,您可算回来了…”雇的大婶见到房思柒,立马声情并茂的述说沈家父子的过分之处。

    “沈老爷和沈大少爷明明把沈宅卖给了别人,却忽悠您花大价钱买下,还给了您一张假的房契。”大婶扯着嗓子大声说道,“他们就是看姑爷远游去了,变着法儿欺负您啊。”

    房思柒一脸震惊,然后委屈的说道,“他们…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呢?难不成他们不把我和夫君当家人吗?我和夫君做错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为了让自己难过的表情逼真,房思柒还掏出了手绢不停的擦自己的眼角,假装那里有眼泪。

    “可不是没有嘛。”路人中也不知道谁多嘴了一句,“沈老爷和沈大少爷之前还说已经跟你们断绝了关系呢。”

    此话一出,路人们纷纷议论了起来,也不管房思柒听不听得到。

    “这沈家父子可真狠啊,竟然这么打压庶子,为了骗儿媳妇的嫁妆,甚至还做出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我听说,这沈家大少常常欺负他们府上的庶子…打骂,不给饭吃,做重活,所以这些年他们府上的沈七少才会落得一个病怏怏的名声。”

    “天啊,这么狠?这还是一家人吗?”

    “他们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私下里是这样的人。”

    “听说这沈家大少爷还是个秀才…”

    “什么秀才吧,假的,骗人的。就是花钱在书院里混了几天,然后就冒充自己是秀才了…”

    “不会吧?”

    “真的,前几天还被京兆尹关进了大牢,说是偷了别人的东西。若是秀才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被关进大牢?朝廷不是对秀才和举人有特殊的礼遇吗。”

    “也对,他们连自己儿媳/弟妹的嫁妆都要骗,偷别人东西也不奇怪…”

    大家说的都差不多,都是在描述沈家父子对沈仲辰这个庶子有多狠…沈家父子的人品有多恶劣。

    房思柒对这样的舆论很满意,直到现在,她才觉得自己那快七千两银子花得值。

    “主子,如今那买主带着人里面等着呢…”婶子继续说道,“说是要把您赶出沈宅,您说现在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沈老爷和沈大少毕竟是夫君的亲人,夫君孝顺,他们无情,夫君和我却不能不念亲情。”房思柒做出一副隐忍的表情,“我进去跟那位买主谈谈,看看能不能把沈宅再买回来。一来伪造房契是重罪,我不愿意沈老爷和沈大少爷去蹲大牢。二来,这里是夫君的家,不能等夫君回来了,家却没了。”

    房思柒说话的时候声音没收着,所以她说的大部分围观的人都听见了。

    他们纷纷夸沈仲辰和房思柒俩有情有义,骂沈老爷和沈大少爷的龌龊,越讨论越激烈。

    听到那些谩骂沈老爷和沈大少的声音,房思柒的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些天的憋屈终于还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