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穿越小说 >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 西都风雨急 第四十九章:罗布泊趣事
    梁周将心存幻想的哈日嘎那拉出了人群,他不想这样一个好好的汉子,就葬送在了一位五大三粗的婆娘身上。

    “前面的那家牲口铺子,你帮我去牵五只羊来,刚才那个蛮子死活不要钱,就要五只羊,气死我了。”

    哈日嘎那抬头看向那铺子,说是铺子,其实就是一个羊圈,看着牲口的,是大贵族门下的一些小贵族。

    北蛮不同于北周,他们第一崇尚武力,你越厉害,越受人尊敬,第二,他们等级制度森严,大贵族和小贵族之间只有小贵族给大贵族送牛羊的习俗,从而得到大贵族的庇护。而小贵族则剥削那些破了产,没有牛羊牲畜的牧民,为他们劳作。

    这样的模式其实很不牢靠,比如说小贵族们资产并不多,又受大贵族的盘剥,随时都有可能沦为最底层的破产牧民,从而被别的贵族役使,最终受益的只有大贵族。

    最大的不同处还是他们贵族的模式,他们崇尚的是亲亲族群,也就是说大贵族之间绝大多数是亲戚,而北蛮五大贵族据说有两族的王后是同一个人!非常不可思议。

    北蛮最受欢迎的职业并不是勇士,而是兽医!这里经常会有一些中原来的赤脚郎中,到北蛮这里冒充兽医,做起了黑心的买卖,一边空手套白狼,从北蛮人手中骗取牛羊,一边将这些牛羊变现,再去别的地方继续行骗。

    对这样的人,北周是乐见其成的,北蛮人却被骗的很痛苦,他们无从分辨这些兽医是不是骗子,因此现在的北蛮,兽医虽然受欢迎,但待遇绝对比不得以前。

    哈日嘎那认出了牲口铺子的那人,上去和他攀谈了几句,花了极低的价格便从他那里牵走了五只羊。

    梁周重新回到那卖熊皮的摊位前,只听那蛮子数了五次一,点了点头,道:“可以了,这个熊皮是你的了。”

    梁周摸了摸到手的熊皮,问道:“这么好的新鲜皮子,你为什么卖的这么便宜?”

    那蛮子脸色又红了,道:“这是我认得的最大数字,再多我就不认得了。”

    果然是个不识数的!

    梁周叹道:“在这个榷场我再混几天,没准能捡到许多大便宜!可惜了。”

    哈日嘎那问道:“可惜什么?”

    梁周转身道:“我们的时间很紧张,必须在年前赶回长安,也就是说,我们每在这里多耽搁一天,就会晚回长安一天,第一次替主上办差,我必须要漂亮的完成才行。时间不等人啊。”

    梁周没有在榷场多做停留,带着车队一路向北,在罗布泊的临时行军牙帐落了脚。

    梁周让哈日嘎那安排车队在下风口的偏僻处驻扎,他则先一步去了客栈。

    进了客栈,梁周抖了抖身上的沙子,拍了拍客栈的柜台,道:“先倒碗水润润喉。”

    “好嘞。”

    客栈的掌柜是位地道的北周男子,他之所以深入北蛮,则是看中了这里独特的商机,日子虽说苦了些,但走到这里的客商都会选择在他的店里住下,甚至一住半月的也有,他的买卖在这大漠里也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了。

    梁周一连喝了两碗水,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道:“听口音,你是关内人吧?怎么跑到这里做起买卖来了?”

    掌柜笑呵呵的道:“不瞒您说,小老儿也不想在这里受苦,可这小老儿相中的去处,别人也看中了,别人看不中的地方,才能轮得到咱去挑,谁叫咱实力不济,又没得实在亲戚帮忖,只能自谋生路喽。”

    梁周一乐,道:“这里也还行,就是苦了些,若攒够了银钱还是回乡吧,看你一把年纪了,别把这一身骨头喂了沙子。”

    掌柜笑笑道:“早就有这打算,可儿子儿媳舍不得这里,不得不在这再将就些时日。”

    梁周问道:“那你儿子儿媳呢?”

    掌柜道:“儿子才充了个伍长,就在胭脂山那戍边,儿媳回了娘家,她哪里能受的这苦?”

    梁周点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梁周不是烂好人,他不可能什么事儿都管,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谁说的清呢?

    住个店而已,就当闲聊天了。

    掌柜安排了两间上房给梁周和哈日嘎那,至于他们带来的人,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有通铺住都是好的,晚上不被沙子埋了,扒拉扒拉就得起身接着做活。

    梁周刚刚进了屋子,衣服还没来得及脱,就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他赶紧将腰带系好,拉开门向外面看去。

    一楼几个北蛮子正围着两个人喝骂。

    隔壁的哈日嘎那已经走到了楼下,不知和他们说了什么,又转身走上楼来。

    梁周见他上来,问道:“他们做什么的,这般搅扰?”

    哈日嘎那道:“是两个中原人,杀了他们的牲口,那些人不干了,正和他们理论呢。”

    梁周道:“杀了人家的牲口赔了就是了。”

    梁周扶着扶手向下喊道:“歪歪歪!吵什么吵?扰民了知道吗?杀了人家牲口的赔人家钱,再吵出去,这里是你家啊,这么大声吵,有没有公德心?”

    梁周这一嗓子下去,顿时惹得两伙人都不痛快了,不一会儿扑登登的上来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直接奔着梁周来了。

    “我瞧!什么情况?哈大哥救命啊!”

    梁周快速躲在哈日嘎那的身后,偷眼向那边看去。

    “刚才是你吼的一嗓子?俺们王子叫你下去!”

    哈日嘎那道:“是你们太大声了,怎么?想打架?”

    “就是就是,还叫我们下去,你叫他上来,下面太宽敞,我施展不开。”

    “呵,小子,在罗布泊地界儿,敢这么和我们王子说话的,不多,也就五六七八九十……”

    “JQK?你打扑克牌那?”

    “也就这么多!你小子算什么人物?走着,和我们下去,我们王子请你,你不去,可不要怪我们兄弟失礼,架你下去!”

    哈日嘎那回头问道:“怎么办?是罗布泊的一个小贵族,我们要从他这里过,得罪他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梁周道:“谁叫我天生嘴贱,惹了这麻烦呢,走吧,下去瞧瞧,以后我再犯贱的时候你一定要提醒我,免得我又惹祸!”

    哈日嘎那一呆,道:“你犯贱来的太突然,我都反应不及,怎么提醒你?”

    梁周无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哈大哥,跟着我,你受委屈了。”

    “你还知道啊!”

    “我就说说,你还真敢抱怨是吧?自认倒霉吧,你不是说要跟我混的吗?嘿,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都鄙视你。”

    “你说话算过数吗?”

    “马马虎虎有过吧?总会有的,别太认真,你认真,就输了。”

    哈日嘎那看着梁周没心没肺的和前面那两个大汉攀谈,一会儿问人家年龄,一会儿问人家娶了婆姨没有,哈日嘎那见他很不雅的挠了挠屁股,不自觉的伸手自己也挠了下。

    “我又不痒,我挠什么?”

    哈日嘎那挠了挠头发,他已经成功的被梁周带偏了。

    梁周走到楼下的时候,掌柜的在那里又点头又哈腰的,脸上带着苦笑,显然他得罪不起这位小贵族。

    梁周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热情的拉着领头的那位满头都是小辫子的小贵族,晃了晃他的手,问道:“小弟梁周,不知这位造型别致,英俊潇洒的王子姓甚名谁?说出来听听,兴许咱们之间有些硬关系呢。”

    那小贵族一愣,看着自己的手在梁周的手中一阵摇晃,心中一突,该不会遇到了什么邪恶的人了吧?

    那小贵族赶紧抽出了手,快速向后退去,挥手叫了两个大汉挡在他身前,才感觉到自己能安全一些。

    梁周尴尬了,这是北蛮人?怎么胆子小的跟个兔子似的?

    哈日嘎那走上前来,右手握拳拍了拍胸膛,躬身行礼道:“库苏泊哈日嘎那。”

    那小贵族分开两个大汉走出来,一样的回礼,道:“罗布泊宿松。”

    随后两人拥抱了下,彼此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见礼就算完成了。

    哈日嘎那道:“方才听了你们吵闹,我们主君连日奔波,正打算休息,被这声音搅扰,多有得罪。”

    宿松道:“是小王失礼在前,怪不得你们主君,小王在这里赔罪了。”

    哈日嘎那捅了捅梁周,梁周回了回神儿,道:“误会,都是误会,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那这样,你们有什么事儿,大家一起研究研究,早些解决了,好去睡觉。”

    宿松点头道:“是这个理。是这二位杀了我一圈一百余只羊,下人回报说他们来了这里,小王才追赶至此,要他们赔偿的。”

    梁周看向那二人,只见这二人唇红齿白,眉宇间眉头紧凑,喉间平坦,虽做男子打扮,却是两位不折不扣的美人儿。

    梁周转头看向这位小辫子王子,他该不会是发现了这两位是姑娘,起了歹心,故意诬陷的吧?

    这时哈日嘎那道:“我们北蛮人性格直爽,有一说一,方才宿松说你杀了他们一百余只羊,这事情可是真的?”

    这二位女子中的一位轻启朱唇道:“不错,是我们杀的。”

    哈日嘎那道:“你们既然承认了,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草原上的牛羊就是我们北蛮人的性命,你一连杀了百余只,这就如同要了我们的命,不想赔偿那是不可能的,说吧,你们要怎么赔?”

    那女子道:“我并非蓄意杀你们的牲畜,而是为了救人,才不得已杀了它们。”

    “救人?你是在说笑吗?救什么人需要杀羊?而且不杀别人的,只杀我宿松的羊?”

    那女子一笑,道:“别人的羊我还真不杀,只你的那一圈,必须杀,且必须仔细掩埋,不得任由他人吃肉!”

    宿松怒道:“你当真以为我宿松好欺负是吗?别人的不杀,偏来杀我的,真是岂有此理!”

    宿松的那些打手又将两人围住了,梁周的视线被挡住,登时不乐意了,伸手扒拉开一人道:“走开啊,耽误我看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