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厄运值已拉满 > 第218章 手段
    陈皮每日里除了与三女及赵友城出去走走,向天松子了解一下研究的进程,就是自己一人回到房中冥思苦想,磨练自己的技能,陈皮心中很清楚,虽然自己有尾兽护身,算得上是人界中顶级的人物,但是太敏感了,稍有不慎,很有可能面临的就人、妖双方的追杀,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恐怕连自保都难,更不要谈什么护着其他人了。

    其实提升自身实力还有一条捷径,那就是炼就上等的法宝,一件好的法宝在争斗中甚至于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由于人界中的灵气已经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产业现代化所造成的污染不但毁了河流湖泊,原始森林,也将天地间的灵气毁之待尽,现在除了极少数人迹罕至之地和那些被修行门派所占据的名山大川,人界中已无干净之地,这也造成了陈皮很难找到合适的材料炼制法宝。

    厄运系统能提供给陈皮的帮助很大,但是那些帮助都是偶然的,还要不断的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

    不过叶狐娘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既然自身的妖力一时难以突破瓶颈,陈皮索性不去理它,用心地炼制着那些地藏当年用过的法宝,虽然在妖界中它们可能算不上是顶级的,但是曾经能让地藏看入眼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次品。

    就这样,陈皮每天都沉浸在炼宝的快乐之中,几乎每隔三两天,他就会有所收获,同时对地藏所留下的口诀、典籍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查克拉与妖力也开始缓慢却绝不停歇的增长融合。

    “真是个好东西,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可怕了。”陈皮看着手中小小的一枚玉扳指,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在这枚小小的玉扳指中,地藏竟然做下了一个召唤阵,以自己的妖力为引,陈皮可以召唤出封印在其中的十只妖狼,虽然算不上顶尖的妖兽但是对付一般的中下级妖族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陈皮喜不自禁地翻看着手中碧绿如水的玉扳指这个东西实在是合他的意,不管是自己用还是给雪姬和又旅防身在人界中都算是一件相当不错的法宝了。

    就在他喜不自胜的时候,房门上传来轻轻的敲击声接着传来雪姬的叫声:“陈大哥,天松子道长和林判官来了现在在客厅里等你呢。”

    “他们突然来了做什么?”陈皮一面揣摩着两人结伴而来的意图一边来到了客厅,三人分宾主坐下,又寒暄了几句,立即转入了正题。

    “陈先生我这一次来主要是地府刚刚发来紧急通讯发现黄泉的黑暗势力,不仅仅是幽冥君王,还有女巫、亡灵巫师似乎蠢蠢欲动,大有要向地府宣战的架式,为了保证黄泉诸国的稳定地府短时间内无法再派出一兵一卒支援,而且地府提醒我们幽冥君王很可能会带着他们的强力盟友再次卷土重来,让我们多加防范。”林星晨判官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

    “那些用活人献祭的?他们怎么也搅和进来了?”陈皮微微地皱了下眉头,关于林星晨依的情况他从史书上了解过一些。

    “咦?”

    “陈先生看来很了解。”林星晨判官微带惊诧地接着说道“不错就是那些野蛮残忍的用活人进行献祭的家伙。”

    陈皮摇了摇头道:“谈不上很了解,只是略微地知道一二,判官大人可否为我详细地说明一下祭典的情况,这方面,书中记载得相当少。”

    “怎么了?对献祭心有余悸?”陈皮看天松子的脸色不大好,笑问道。

    “这么残忍的事情也能做得出来。”天松子略有不安地说道,“如果说幽冥君王他们再次卷土重来,实力必然会比上一次还为雄厚,再加上他们的这些盟友,我们现在的力量显得有些过于薄弱了。”

    “赵青石的研究工作进展得怎么样?”这才是陈皮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

    “我这一次来就是和前辈说这事的。”天松子立时喜上眉梢地笑道,“研究有了很大的进展,那个古方已经被证实对解除妖化作用确实有效,青石现在的主攻目标就是找到瘟疫病毒的原体,按他的话说,只要找到原体,研究工作就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余下的事情就好做了,他相信顺利的话,再有一个月就能交出成品药剂。”

    “还需要一个月啊。”陈皮的心情不禁一沉,虽然说他也知道对于一种新出现的瘟疫,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交出有效成品药剂,这已经是很快了,他没有理由再苛求什么,但是一个月时间,那就意味着整个世界还会有数以千万、甚至于是数以亿计的人死亡。

    “不过,陈前辈,从国内传来的消息中,我发现国内现在各地都有人在大肆地收购甘草,收购价现在已经提到了市场价的三倍以上。”

    “多少?”陈皮打断了天松子的话语,失声叫道,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听差了。

    “三倍以上。”天松子重复道。

    陈皮的脸色立时陈沉了下来,收购价提高到市场价的三倍,这就意味着新一轮地抢挖甘草的风波即将在西北展开,原本刚刚有所恢复的野生甘草资源将再一次受到毁灭性打击,被高收益蒙蔽了双眼的人们是绝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天松子,我们的身边一定有内奸。”陈皮几乎是咬牙切齿般地说了出来,甘草的市场价本来已是不低,这些人既然敢以如此高的价格收购,那么他们必然是有所持,否则不怕砸在自己的手中吗,而近期内会大量天价需求甘草的,只可能是正在研究中的瘟疫治疗药剂,这些人肯定是得到了什么风声,断定甘草将是主要原料之一,才会提前高价收购。

    “弟子也是这样认为的。”天松子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对所有知情人开始调查。”

    “查出来是什么人在背后推动的吗?”陈皮脸色铁青地问道,“这样大规模的收购,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原本他还在发愁如何既能治病救人,同时还尽可能地为后人将甘草资源保护下来,不过现在看来,他已经不必再为此操心了,他仿佛已经看到,成千上万的人们,拖家带口地前往草原,疯狂地挖掘着那本已寥寥无已的野生甘草,而原本就已经沙化的草原,在经历过这场“风暴”后,将彻底地退化,直至被沙漠吞噬。

    而想要将沙漠重新恢复绿色,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将是毁灭它的几十倍甚至于上百倍。

    “该死的王八蛋,竟然想发国难财。”陈皮只觉得自己胸中一股股的怒火不断地向上顶,令他的心头充满了杀意,对这些只管自己发财,不管国家和人民受难,令国内本来就已经恶化的环境雪上加霜的人渣们,他简直想把他们一个个剐了喂狗去。

    就是这些混帐东西,为了钱财,不惜人命,不管环境,才造成了如今遍地污染的恶劣环境,也正是为了满足他们该死的口腹之欲,才有无数的生灵死于非命。

    天松子一脸黯然地说道:“目前还没有确切地消息,不过我估计是有着上面背景的。”

    没有足够的势力,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的。

    “不管丫的有什么背景,天松子你一定要给我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后面推动的,挣再多的钱,也要有命来花才有意义,哼哼。”

    陈皮少有的骂出了粗口。

    “前辈,这个恐怕不行吧,修行界的铁律是不允许修行者无故向凡人动手的。”天松子面带苍惶地说道,“您还是想想怎么样通过正常渠道来制止他们吧,那样做,太危险了。”

    “正常渠道,黄花菜都凉了。”陈皮怒喝道,国内办事机构的效率别人不知,他还能不知道吗,拖拖拉拉的,等他们决定办事时,国内的那点甘草资源早已经被彻底的毁掉了。

    陈皮平了平心头的怒火,静下心来想了片刻,对天松子道:“现在我们有两件事必须马上去做,一是通知国内和修行界,要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把这股收购风压制下去,绝不能让他们把西北不多的甘草资源全部毁灭掉。”

    “可以放出风去,就说赵青石已经找到了替代药材,这样可以缓一缓,给他们足够的行动时间,第二件事就是一定要查出我们身边的内奸,甘草是配方中的主药,这一消息到底是从什么途径传播出去的,一定要查出来。”

    “其实知道这一消息的只有我们青城门中的极少数弟子,赵青石他们极少数的研究人员,您我和夜芳华几人。”

    “咦?”

    “您说会不会是夜芳华他们泄露了风声,或者说是他们通过代理公司大肆收购甘草呢。”天松子立时紧张了起来。

    陈皮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应当不会,现在的命脉我们至少掌握了一半,他们这样做只会激怒我们,对他们可以说是有害无利,纵然从中挣了天大的财富,但是没有了国家,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

    “恶意收购应当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查查会不会是无意中泄露出去就行了,我想青城弟子应当也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那么调查的重点要在赵青石的研究室中。”天松子点了点头,起身去了。

    陈皮长长地叹了口气,靠在了沙发上,这些天以来的好心情被这个消息搞得是烟消云散,他还是低估了人类的贪婪之心,最后的那一点野生甘草资源看来是难以保住了。

    “陈皮,不要想那么多了,野生甘草灭绝的这一天你不是早就想到了吗,所以你才在绿洲上种下了甘草的种子,纵然他们毁去了那些野生甘草,但是只要你的绿洲还在,终有一天,甘草依然会遍布全国的。”又旅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柔声安慰他道。

    “又旅,我还是低估了人类的贪婪啊,如果说我能早一点想到,早一点要天松子安排预防措施,也许这一幕就不会发生了。”陈皮长叹了一口气道。

    又旅温柔地靠在了陈皮的身上,抚爱着他的胸膛低声地说道:“不要埋怨你自已了,这些事,你一个人是无力回天的,就算你早做安排,这一切依然会到来,不过是个时间早晚而已,人类就像蝗虫一样,在肆无忌惮地吞食着人界的一切资源,修行界碍于铁律也不能与你并肩做战,你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能和他们对抗呢,你已经尽力了。”

    陈皮只觉得自己极其的疲惫不堪,自己在沙漠里所做的一切,如今看起来都像是一场空,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却永远也赶不上人类破坏的速度,也许自己应当帮妖族一臂之力,将人类对整个人界的影响力降到最低点,给大自然一个恢复元气的机会,这个念头突然从脑海中冒了出来,死死地抓住他不放。

    虽然说陈皮一直以来对妖族入侵的态度呈中立态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延缓了妖族扩张的脚步,原本想与妖族结盟的幽冥君王,两次来到,都被他坏了好事,而妖族中的雪妖,更是在他的斡旋下,与人类形成了同盟关系,置身于人、妖之争外。

    妖族侵入人界已有数月,却还被死死地拖在未能向大陆进军,虽然说这其中固然有进入人界的妖族尚未全部现身,修行者的来援,还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的影响,但是陈皮在其中亦是起到了重要的做用,可是现在,陈皮他强烈地想撒手不管,回到自己的绿洲上去,任他们闹个天翻地覆去。

    “陈皮啊,既然这个内奸能将药方的主药泄露出去,难保他不会将你们的研究进度泄露出去,你可一定要小心,现在这个药方可以说是价值连城,恐怕不止是人类,就连妖族和魔族也会为此而动心的。”又旅忧心忡忡地提醒陈皮道,“你和天松子他们可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要被人抢去了药方。”

    又旅的提醒仿佛当头棒喝一般惊醒了陈皮,陈皮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又旅说得对,这个内奸既然能将药方中的主药泄露出去,难保不会将其他重要的情报也泄露出去,恐怕那些对药方垂涎三尺的家伙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你说的对,这事大有可能发生。”陈皮沉思了片刻,郑重其事地说道,“幽冥君王与他们的那些盟友,在黄泉蠢蠢欲动,令地府紧张不已,不过现在看来,这也许是声东击西的把戏,他们真正的目标可能还是这里。”要知道黄泉现在也是瘟疫的流行区,贸然与地府打起来,难免会有被感染的可能,幽冥君王得首领应当不会去冒这个险。

    “如果说这个研究进度被泄露出去了,恐怕全世界各地修行者的目光都会转移到这里,这可是人界第一例对修行者亦有威胁的疾病,掌握了它的治疗方法,就等于在战斗中掌握了一柄利器,没有人能拒绝这种诱惑的。”陈皮后背上立时出了一层冷汗。

    幸好有又旅这一提醒,陈皮才意识到墨城研究院此时恐怕已经成为了各方势力的焦点所在,治疗瘟疫的药剂配方此时已不仅仅是个治病救人的良方,也将是各方势力讨价还价的筹码了,弄不好,分裂主义者都会盯上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