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七玄惊天 > 第三十九章:他只是独特
    坤字台上的哄乱还在继续,轻芸这边美眸向着那边望去,只见得一个身穿着灰白色衣裳,衣裳洗得发白但却整洁的普通青年男子,缓缓走上了擂台。

    “是他?”

    轻芸回想起那天在莫城里的一处小众餐馆里,看着自己发愣的那名青年。许是当时对这名青年感觉有些熟悉,让她倒是这些天记住了林雨的模样。

    “芸姐姐,那边可是有什么有趣之事?”

    一旁的莫若岚见轻芸目光紧盯着,那发生哄乱的坤字台处,好奇的她顺着轻芸的目光看去。

    只见得那坤字台处,林雨在周围人群的谩骂声中,步伐不紧不慢地走到坤字台上,走到那莫府长老赵权得的身前,静默不语,只是双眸泛出的目光却是那般地灼人。

    莫若岚细细瞧去,却是看不出林雨有何特别之处,倒是台下的群众不知为何语气激昂,对着他一直起哄叫骂着。

    “那人我之前见过,是西南城边一个小餐馆内的帮厨,那天在那个小餐馆内用过膳,菜色味道独特,所以有些印像。”

    轻芸摇摇头,对着身旁的莫若岚轻声说道:“至于那边发生了什么趣事,我就不清楚了。”

    “看来这名男子像是犯了众怒呢,也不知道他是做了什么事,台下的群众正不停地对着他谩骂。”

    莫若岚看着坤字台上一声不吭,冷冷地受着台下群众冷言嘲讽,不知为何她会心生出一种感觉,眼前的这名男子跟这个世界是如此地格格不入,以至于她沉默一回儿后说道:“他看起来好可怜。”

    轻芸视线试图在林雨身上找寻着畏怯的因素,但除了林雨那越发明亮,越发灼人的眼眸,就再也找寻不到其它。

    轻芸再摇了摇头,否定了莫若岚的说法,很认真地说道:“他只是看起来独特,并不可怜。”

    莫若岚眼睛眨了眨,目光于莫若岚和坤字台上的林雨间来回看了一眼,这是她第一次见轻芸如此评价一个人,且评价得是那么得恰当,令她内心中也否决了自己之前的说法。

    ------

    坤字台上。

    林雨的身影终究还是站在了这个擂台之上。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似是某一个派系弟子服的青年弟子。

    这名青年弟子高高瘦瘦,五官端正,眉宇间有透着一股戾气,派系服装呈淡黄色,胸前绣着一只飞翔的老鹰。

    台下的选手有些人认得这个标志,惊叫道。

    “前几天我就听说秦国三大派系中,第二大派系鹰翔教派也有核心弟子前来参加比赛,我当以为是谣言,却不想是真的。”

    在这人身旁,一个长得有些贼眉鼠脸的人笑道:“我看刚才那个支吾着不肯上台的青年,应该是知道这鹰翔派弟子的实力,所以怕得不敢上台吧!”

    “正是,正是!”

    两人说着哈哈大笑,眼中尽是对林雨的不屑。

    台下人群中站着的吴倩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目光看向台上沉默不语的林雨,美眸中尽是担忧之色。

    “小子,刚才就是你支吾着不肯上台来?”

    这名叫朱丁浩的鹰翔派教系弟子,脸上一脸的戏谑之色,道:“难不成你此前调查过我?不然你怎么不敢上台前呢?”

    台下众人闻言哈哈大笑,人群中的普通老百姓,有些听了信以为真。

    人群中有一人脾气比较火爆的,听了那朱丁浩话语,心头更是不气打一处来。

    当即拾起地上的石子,气愤地往林雨头上扔了一石子,怒道。

    “老子我就说你刚才怎么不敢上台,还编什么理由说没有报名参赛,我看你是怂了吧!害得老子刚才差点没被擂台上尊贵的长老搞死。”

    这人所扔的石子只是朝林雨身上随意而扔,空中石子轨迹原本是于林雨肩上划过落空,但偏偏被风一吹有些偏了,击中林雨的额头,登时有些破了皮,流着鲜血。

    那人见了猛地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原本以为不中,却不想被风一吹却是命中红心,妙,妙啊!”

    此话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人群中只有吴倩“啊!”的一声惊呼,看着台上额角流着鲜血还是一动不动的林雨,心如绞割般刺痛,脸上流着一行清泪,对着林雨呜咽道:“呆子,我们回去吧,咱们不比赛了!”

    “既然都已经走上台来了,还想不比赛?”

    那名鹰翔派的青年朱丁浩听了吴倩的话语,狞笑一声。

    对于他来说,眼前的这人犯了众晦,台上的莫府四星长老赵权得更是不喜。

    即使其中他也察觉出似有猫腻,林雨跟他此前更是无仇,但却是他博得众人和台上长老好感的最好时机。

    人群中所扔石子击破了林雨的额头,这台上莫府长老赵权得漠视不理,在他看来即使他将林雨打成残废也是可行的。

    朱丁浩想到此处,狞笑中舔了舔嘴唇,心想:“小子你也太过于倒霉了,不仅眼下犯了众怒,居然还碰上了我,嘿嘿,要怪只能怪你太不走运了。”

    他身影一动,运转体内气海灵力,便瞬间来到了林雨的身前,右脚有力地踢在林雨的小腹上,“嘭”的一声,林雨的身子便被击飞了五六米远。

    他脸上尽是轻蔑的神色,看着地上艰难地爬起身子来的林雨道。

    “刚才你不是很牛气的么?居然对我们尊敬的莫府长老话语充耳不闻。”

    这名鹰翔派的青年朱丁浩说着,脚上对着林雨的小腹又是一脚。

    只不过这一脚似乎是下手有些重了,林雨的身子落到地上又翻滚了四五米远,让林雨脸上身上尽是擦伤,一时间竟爬不起身来。

    吴倩看着林雨倒地不起,赶忙对着那坤字台的长老恳求着道。

    “长老,长老!刚才是我们错了,是我们不该质疑您,您大人有大量,你看他现在已经倒地不起,您赶紧宣布那人获胜了罢。”

    话到最后吴倩是带着颤音的。

    擂台上半空悬坐着的莫府长老赵权得,眼角瞥了一眼台下有些爬不起来的林雨,嘴角有一丝冷笑,装作没有看见闭目养神。

    台下的人群见了又是一片哄然大笑,似是见到此刻林雨那狼狈的模样甚是解气。

    可是,将他们不当人看的不是莫府等人吗?林雨又做错了些什么?就因莫府位高权重,是莫城的天?

    吴倩呆滞在原地,原来世人的奴性竟是如此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