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四十六章:天地异相
    “后山,榆林。”方杨低低念叨了一遍。

    站在幽寂的树林中,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想去一探究竟。

    这已经是极夜的第二十四天,空气更加寒冷,就是有一身修为护持,方杨也不觉有些发抖。

    湖面结冰,地上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迈足间行动受限。

    不过还是走到了目的点。

    意识感知下,正前方,有一间吊脚楼,开轩而设,平平无奇。

    里面无人,稍加犹豫后,方杨选择走入其中。

    竹梯很干净,门扉也没有落上灰尘,应该有人经常居住。

    方杨打量起阁楼里的陈设。

    东西两角摆着书架,桌案椅凳摆放有致,几案上只放了一壶清茶。

    清茶似乎还烫。

    正弥散一缕如烟温度。

    西侧的书架后,有一屏风,隐约可见后面的木床。

    红漆染色的墙面古朴,却被各色的水墨画和字帖挂满,画中内容好几幅都是鹿矮山上的景物。

    方杨试探着凑上前去。

    字帖没什么稀奇,不知是何家墨宝。

    而真正吸引住方杨目光的,是在那一众鹿矮山景里唯一的一副肖像。

    画中男子身着白衣,席地而坐,面前一尊小小的兽角金炉。

    旁边有题字。

    是一行小字。

    “悬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

    方杨默念着,总感觉有几分熟悉。

    “炉中燃已烬,可堪添否?”

    兀的有一丝极细微的声音传入方杨的耳中,他立刻警觉起来,灵力蒸腾而起,谨慎地观望着四周。

    然而并没有人。

    风吹过榆林,穿堂而过。

    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寒战。

    “炉中燃已烬,可堪添否?”

    就在方杨刚刚放松下来,那个声音却再一次悠悠响起。

    这回。

    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眼前的肖像上。

    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绝对没错。可那副画看上去普普通通,简直不能再过寻常。

    方杨心思一动。

    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在道典上看到的一个传闻。曾经他所不信的东西,如今似乎也有些道理。

    “焚香礼天地,是人所为。都说蠹藏于文墨而长生。”他走近了两步,“妄图模仿人之精神……”

    “但蠹可依于纸,人不可立于世……不是吗?”

    一句话未完,画中果然有声音回复,虽微弱,可方杨听的真切。

    “那你是蠹还是人?”

    方杨追问道。

    “人也可为蠹,不过蠹似乎难为人。”

    待到方杨还想继续问下去时,彼端先开了口。

    “有灵无肉,虽缺不残,这里受天挟地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就这一句话后,四周又归于无声。

    方杨定定站在原地,心绪起伏。

    ......

    时间在漫无止境的黑暗中流逝,

    异乎寻常的缓慢,

    随着二十九天过去,

    这日,

    死寂的群山中,多出了一点橙红的斑驳光晕,

    眺望远方,可以看到日影,很小,似乎只是一个光点,

    但光亮却被天穹上的一颗血色红石散发的光辉掩盖。

    血石之上,两条阴阳鱼彼此纠缠盘旋,形成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

    时间大概来打午后,阴阳云转动了一个周天,群山上的天空瞬间变得乌黑一片,就如同被刷了墨般。

    那颗横亘在虚空中的血色巨石,竟于此时猛地颤动了一下,仅余下的一点光影也在混沌的扩散中被逐渐蚕食。

    天空像是被人活生生撕开了一道巨口,红色的岩浆从这道苍穹的创口中流出,滴落在群山上,顺着山间坡地流淌下来,逐渐扩张向山下的茫茫雪原。

    玄字一号房中,方杨全然不知外部的恐怖天象,而是坐在床榻上。

    额头上渗满汗珠,已经长到齐耳的短发,更是像洗过一样被濡透。

    他下身的胚壳在碎裂,难以言语的疼痛传遍全身,气海更是沸腾,真气潮汐撞击着壁障,试图决堤。

    这个过程很长,足足五天。

    晚上的时候,下身的胚壳碎裂,两截小腿长出,与上身不成比例,看起来很滑稽,就像是变细的象腿,脚趾和脚踝这些都没完全化形。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方杨才有了对这两条“腿”的只觉,可以控制摆动,但没发脚踏实地的行走。

    实在是因为太过细小,支撑不起上身。

    与此同时,气海的真气愈发凝实,血红色的浪涛翻涌,化成大海。

    到了第三天,双腿长到了孩童般的长度,脚趾和后跟逐渐成型。

    一切向着意愿中发展,只是疼痛加剧,就这样痛并喜悦着。

    第四天,双腿大概可以灵活控制,但想向正常人一样灵活走路依旧困难,协调性很差。

    气海里的真气已经过半可以凝成实质,这是迈进入形期的征兆。

    第五天,双腿与身体的比例变得协调了很多,脚底板长平,可以下地走动,但协调性依然差,或许是太久没有用双足走路,他又变回了步履蹒跚的幼儿,只能扶着墙沿拿着竹竿,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和新生出的双腿进行磨合。

    来自身体上的痛楚减弱,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到了第二日晨昏时,整个气海里的真气都能化为实质。

    他突破到了入形期!

    没有引发想象中的天地异象,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意识所向,真气从气海内传出,能随着他的指引而流动,可以隔空托起重物,甚至在百米外凝聚成一把红色锋刃,斩断巨树。

    这是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好像自己成为无所不能的存在,沏一壶清茶都不需自己动手。

    只是奇怪的,系统助力里,偷取的真气越来越少。

    “食息到了。”方杨豁然想到了这点。

    五日的时间,在忍受着痛苦中度过,再清醒,他都有种不在人间的错觉,恍惚中才意识到,距离极夜到来,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

    天地间蕴藏的真气越来越稀薄,现在最忌讳的就是消耗真气,否则气海亏空就无法再获得恢复。

    想到此,他赶忙受了外放的真气,拄着竹杖,走到了门前。

    推开门后的景象,顿时就让他瞠目结舌。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视线里,一轮明月高悬,远方的山峦像是一只只正在熟睡的庞然大物,一颗血石定格其上,横亘在山岳和圆月之间,三者练成一条斜线。

    血石之上的阴阳鱼转动一周天后,天空瞬间就是一阵黑暗。

    “啪嗒......”

    屋顶的瓦片掉落,声音一起,一阵罡风就从东方刮来。

    远山的阴阳鱼在扩大,疯狂地抽调着北方天地间的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