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三十九章:计划周详
    “姽婳物?”又是个新名词,方杨只能摆出好奇的模样。

    “这是什么鬼物,怎么从未听说过。”一边,作为上次极夜斩鬼道第一人的云桑水也感到费解,表示从未听说。

    小姑娘看模样还挺记仇,没理睬云桑水,而是看着方杨,解释道:“我听阿翁讲,是一种喜欢化形成漂亮女人的鬼物,它们靠吸**血壮大自身,还精于采补之术。”

    方杨啧啧称奇:“做鬼也风流。”

    千叶子说起这种话时表情严肃认真,因为缺少交谈经验,字字都要斟酌,好似很害怕引来方杨的反感:“阿翁还和我说过,姽婳物的故事。”

    “好,一路上你慢慢道来。”方杨点头,示意少女和自己朝禁室外走。

    他知道现在事情不容乐观,鬼物逃走了,那么其他弟子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现在首先该做的,是将那三个鬼物找到。

    禁室内的众人都是跟上他的步伐。

    “尧国民间有个贫穷的村庄,村庄里住着一对母女。母亲因怪病成年卧病不起,所以只能靠女儿做些针线活来维持生计。只是因为布庄的要求,今天织好布明天就要交货,所以女儿每日天未亮就要赶很长的山路去布庄,一去就要夜里才能赶回家中,长此以往。”

    “可是时间长了,母亲的病却越发严重,直到一天,村庄里来了一个术士。女儿将他请至家中,术士看出病因,说她的母亲是体质阴虚,需要外肾泡酒,才能吊住性命。”

    “忽然有一天,女孩去布庄,就再也没归家,从那天起怪事就开始发生。母亲清早起来,都能在自家门外看到整齐码好的布匹,这些布足够她维持生活,布匹旁还有一坛子酒。”

    “母亲意外喝里面的酒后,伤病就开始退去,她以为是村里的好心人接济,于是去询问,可不想,村里的人都对此表示否认。这天,母亲在天未亮时,就悄悄躲在了院子里的石臼后,月色里,她看到了一个人影,把布匹和酒坛放在门口,仅一眼,母亲就认出那是自己女儿的背影。”

    “母亲追了上去,终于,在一处山沟里,找到了自己女儿的尸身。”

    “原来,女儿是在去布庄的路上,失足跌下了陡崖,因为放心不下母亲,就化作魇鬼,因为精于裁衣织布,所以能缝制出好看的人皮来伪装自己,通过这样诱杀男子。”

    千叶子跟在方杨身后,回想阿翁的讲述,一字不差地说了出来。

    “啧......”跟在后面的几人听完她的讲述,都是皱眉龇牙,一阵渗然。

    “这么重口。”方杨嘴角也不由抽了抽,再看了看千叶子。

    少女说起这些时,脸不红心不跳,平静的出奇。

    “这个只是传说,没有切实依据吧。”云桑水说道。

    千叶子没理他。

    方杨只能苦笑,于是又问道:“那这么看,这姽婳物,是靠着人皮伪装自己,从而杀害男弟子,再抽干他们的精血。”

    千叶子点头。

    方杨摸了摸下巴,做沉思状。

    几人很快来到了弟子们居住的寝所外。

    方杨把意识放出,笼罩开,试图找到属于魇鬼的灰黑色能量体。

    云桑水也把意识探出,只是他的精神力没方杨强大,没一会就把意识收回。

    “有发现吗?”

    大概不过了一炷香,云桑水才开口问道。

    “什么都没发现。”方杨睁开眼,摇了摇头,“如果这鬼物真有伪装的能力,那意识应该是探知不到了。”

    他有过经历,遇到的那只螺生鬼就是擅长伪装,方杨视线就放出意识,却没感知到它的存在,最后才被偷袭。

    只是,那东西没料到方杨的双腿并非真实,结果才被轻而易举地制伏。

    “现在怎么办,难不成要等到它再作案,才能抓住他。”云桑水一向处变不惊,此时也有点慌神。

    事情开始朝着坏的方向发展,越来越诡异了。

    走在最后的长脸青年更是瑟瑟发抖,魇鬼装成尸体,在他的底盘作案,还杀害了三名验尸弟子,这些他都有连带责任,估算事情过了,他的职务就会被撤去,现在心脏砰砰乱跳,生怕迎接首席的怒火。

    “别慌,你们先想想,这些被杀害的弟子,都有什么共同点。”方杨问道。

    “都是男子。”长脸青年很快回答。

    “你这是屁话!”云桑水斜瞟了他一眼。

    长脸青年低下头,不敢再吱声。

    “他们都很年轻,不超过二十。”千叶子给出自己的分析结果。

    “不错。”方杨赞许地看了对方一眼,有点意外,

    少女带给他的震惊不小,似乎对方除了不善交际外,其他事情都很灵光。

    “我听阿翁说过的.......姽婳物喜欢对壮年下手,尤其是元阳未泄的青年。”一句简单的话,她措辞了好久,才说清楚。

    方杨静静听着,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意思,过后又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你有什么打算?”云桑水道。

    “既然自己找找不到,那就引它出来。”方杨回答。

    “这个,恐怕没人会愿意吧。”

    现在,在场之人都见识了姽婳物的恐怖,追查都不敢,就跟别说献身引诱了。

    “好办,谁丟得过谁去。”方杨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话音落下,周围的人都把目光投向长脸青年。

    “那个,方师兄,不瞒您说,其实早年在山下,我家中高堂便给我纳了一房小妾,嘿嘿,所有所,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长脸青年鸡贼地笑了笑,心中顿感无比庆幸。

    “既然如此......”方杨扫视众人一圈。

    所有人都在这时低下头,生怕被选中。

    “方师兄,你就别看了,能在督查处任职,我等都是初境巅峰的实力,就算去引诱,魇鬼也未必敢出来啊。”众人中,有人回道。

    “倒也是。”方杨想了想,确实是那个理儿。

    这姽婳物能化作验尸弟子溜走,可见灵智不下与人,现在知道院中的人发现了它,肯定会十分警惕,多半不会挑修为过高的弟子下手。

    “这么看,似乎只有在五代弟子里挑,才有可能让那鬼物上钩。”

    思考间,方杨心中已经想到了人选,

    于是抬步,朝着五代弟子的宿所走去。

    “还有,你等找些人,去查查那三具丢失腐尸的身份,再去他们的住处看看,试着能不能找到点线索。”

    “是。”长脸青年和他的几个跟班在收到吩咐后,赶忙应声。

    两队人马于是分道,朝着不同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