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三十五章:尸蛊血
    夜晚,

    白天的事情已经休止,祭台下的人影也都散尽。

    与神像相对的白玉石柱上,有金色的文字淡淡生辉。

    三个人名被烙刻其上,

    分别是云桑水、方杨和千叶子,这是新一代的首席弟子。

    白天的争端不了了之,虽然很多人对这个结果都存有争议,但也不得不屈服于小师姑的淫威之下。

    这是选举过去的第三天。

    方杨在灼幽殿中,此时恰巧从修炼中睁开眼。

    他感觉到,气海内的真气化作了一条汹涌的大江,江水汩汩而流,尽头处出现壁障。

    这证实着,他已经到达了感真巅峰,

    方杨猜测,等双腿从胚壳中化出,自己就能彻底晋升到入形期,到那时,九瓣花的禁制便可轻易破除。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至少,修为提升,他在极夜下存活的概率会增大。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掌心传来毛刺感,已经有浅浅的发须生出。

    意识外放下,可以看到,自己的鼻子变得高挺,眼睛也迥然有神。

    貌相相当不错。

    方杨对此很满意,虽然潜意识中,还是更倾向前世的容貌,不过他转念想想,能侥幸重活,长成人样,就是最大的回报了。

    盘膝假寐,大概过了三个时辰。

    灼幽殿外悄然走来一道人影。

    方杨察觉,睁开双眼,感到疑惑。

    如今敢靠近灼幽殿的,只有燕九月一人,

    可对方早在选举结束时就说过,之后一个月不会出积殷台,道院内的事宜交由首席弟子操办,她没有理由会来。

    方杨把意识外放,向灼幽殿外探寻而去。

    黑暗里,是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四下张望,很是谨慎。

    他的身子时而贴在墙沿,时而跃上殿宇的飞檐,尽量避开有光的地方,生怕被人发现。

    此人脸上缠了一圈黑布,只把眼睛暴露在空气中。

    “嗯?”殿内,方杨眉梢抖了抖,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修为精进,意识笼罩下,对方脸上的遮挡纯属徒劳,穿过黑布,可以探知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此人无他,正是李子黜。

    方杨并不意外他会来,毕竟距离神秘人给自己送魇鬼,已经过了将近半月,自己迟迟没有行动,对方肯定会按捺不住。

    燕九月和他暗中就曾商议,先不做行动。

    对方能极短的时间在积殷台、细雨楼和道阁埋下尸蛊血,显然,凭他一人之力很难办到,所以方杨推断,道院中的细作可能不止他一人,还有实力和声望在他之上的存在。

    深知放长线钓大鱼的理儿,静观其变引蛇出洞才是明智之举。

    思索对策间,李子黜已经悄然到了灼幽殿门外。

    他估计也是考虑到邪灵感知敏锐,所以来回走动巡视,装成守夜弟子的模样,却不知早就被方杨发现。

    李子黜竖起耳,

    周围安静至极,几乎落针可闻,

    他静听着殿内的情况,想知道邪灵是否还在其中。

    方杨很配合的传出一阵咳嗽声。

    李子黜一惊,吓得赶忙屏住呼吸,压下身上散发的生气,怕被对方感知到。

    没过一会,灼幽殿的大门传来喀吱嘎吱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内把门推开。

    李子黜身形一晃,悄无声息的躲进回廊处的梁柱之后。

    脚步声哒哒传来,他心跳如鼓,全力掩盖身上的生机。

    里面的人从大殿走出,向着正前方行去。

    好像没有察觉到自己。

    过了两分钟,人影走远,李子黜才长舒口气,探头看去。

    就见远方,是个浑身笼罩着血光的生物,散发出凶戾的气息,行走的方向是弟子住处所在。

    “要去杀人了吗?”李子黜背后冷汗涔涔,感觉后怕。

    他敢确信,那个笼罩血光的生物就是邪灵。

    这么看来对方已经脱困了!

    于是,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奇特的火折子,放在嘴边轻轻吹燃。

    下一秒,一簇幽蓝色的火焰就跳动而起,

    火焰脱离折子,飞向高空,很快抵达头顶的大阵。

    并没有任何阻碍,蓝色似乎并不是实质,直接从大阵上方穿透而过,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做完这一切,他才长松口气,跃上殿沿,向着消失在黑暗中。

    站在百米外的岔道口,意识笼罩下,方杨把他的一举一动都捕捉进感知中。

    应该是准备要行动了。

    只是让他有点出乎意料的,李子黜竟然有手短屏蔽护山大阵。

    那团幽蓝色的火焰,应该是起信号作用,给大阵外的神秘人传递消息,好里应外合。

    局势越来越紧张,方杨猜不透他们要做些什么,只能本着静观其变的原则。

    “尸蛊血。”方杨并没有打算现在回到灼幽殿,他想到在石洞时听到的对话,李子黜对神秘人说过,在积殷台、细雨楼和道阁下埋有尸蛊血。

    这东西他在道典上涉猎过,影门的影子会被种下异蛊,为得就是防止反叛,尸蛊血是勾起蛊毒的发作,影子会被反噬,最后迅速衰老直至皮肤枯槁从骨肉上脱离,然后化为一滩血水,只剩骨架,可想而知,会承受怎样的痛苦。

    这件事方杨没和燕九月提过,上次在祭台时,他也只是告诉对方自己的猜测,说了李子黜和神秘人的事。

    他隐隐有猜测,

    燕九月对血腥味排异这事,他是听卫索说过的,这与其说是怪病,到更像是中了异蛊的影子,若不说为了对付她,道院里的细作怎会大费周章地埋下毫无用处的尸蛊血。

    燕九月虽然说了,三个月后可以随意自己去留,但方杨并不全信,暗自留有心眼。

    如果影门的人操盘太大,以致他都无法阻拦,那方杨只能撒手不管,他绝不会为了对方一句简单的承诺就搭上自己的小命。

    到时候坐山观虎斗,保全性命就好。

    虽然很卑鄙,很凉薄,但身处这样的乱世,能活着就很不容易。

    更何况,燕九月的出发点就是在利用他度过食息。

    一群毫不相干的人,还是从一开始就将他当作邪灵的人,方杨没有理由卖命。

    黑暗里安静无声,很快,他就来到了道阁。

    阁楼外,一个人站在马灯下,像是等待方杨多时。

    “你怎么在这?”

    “我问了那名证保司的弟子,他道你是个修炼狂,在道阁外说不定能等到你。”马灯下的人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