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三十二章:被救赎
    首席弟子的选举每年召开一次,一是为了给有资质且刻苦的弟子机会,二是为了施压,让尖端弟子不敢懈怠。

    首席不单只是名誉头衔,更有整个道院的资源倾斜。

    今年情况特殊,因为遇上极夜,所以迟迟未能召开,在所有人都以为选举要推迟到极夜过后时,集结的钟声却忽然敲响。

    直到祭台下人满为患。

    大部分弟子都是兴致不高,毕竟每年每代首席只有一位,跟他们没有半根毛关系,

    鲜花是需要绿叶衬托的,没人想当陪衬。

    “元芳,你怎么看?”

    这会,三代四代和五代的弟子基本都已到齐,人群中也响起了交谈声。

    “应该和去年差不多,但有一定变化。不过,我敢肯定,这次选举有一人,会横空出世。”

    证保司的团体中,大概四五个人围在一起,贾元芳也才其中。

    “哦,此人是谁?”一个带着鼻环的壮硕青年奇道。

    “哈哈,此人乃是我的至交好友,更是与我有过命的交情,曾一击挫败三代首席云桑水。”贾元芳吹起牛脸都不带红一下。

    这几天,他的心情异常不错,

    和感真期的师兄能说得上话,这在四代弟子中,是多有面儿的一件事!

    虽然不明所以的,这些天修炼速度变慢,但也没影响到他的心情,毕竟效率只是降低了十分之一左右,他将之归咎为极夜里,天地间真气稀薄的缘故。

    “云桑水败了,你可就吹吧!”几个证保司的人都是一脸鄙夷。

    宵市的事并没传播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很多闭门不出的弟子对此事还一无所知。

    “呵呵,你们几个土鳖也不去打听打听。七日前,云桑水在宵市找茬,欺负新弟子,结果我那位兄弟看不顺眼,直接上前就将其一指挫败。”

    “云桑水能去宵市,你别给爷笑死,还是被一指击败。”这消息太过离谱,一时间没人相信。

    “不信,得,一会等着看你们被打脸。”贾元芳懒得和他们虾碧碧,作为能和感真境师兄攀得上关系的人,面前这群初境弱鸡,在他眼中就是坐井观天。

    没多时,从正西方就走来一人。

    此人的到来,引来了不小的轰动。

    这人是云桑水。

    他的面色红润了不少,伤势已然痊愈。

    本来,方杨的御气穿空就只是对他的皮肉造成了伤害,回去后,他吃了不少滋补的丹药,又涂了金创散,伤口基本结痂。

    他的到来虽然引起骚动,但却无人敢对他妄自议论,毕竟是三代首席,都怕得罪。

    云桑水一如既往的淡漠,周围弟子全被他无视,

    他并不注重虚名,不然也不会答应燕九月,去给方杨做垫脚石。

    “元芳兄,我看云桑水师兄很正常啊,哪里有被人击败的样子?”鼻环男笑着,虽然是反问句,但他的表情,怎么看都有点讥讽的味道。

    贾元芳没理他,而是环顾四周,到处逡巡着,

    蓦地,他眸光一亮,定格在斜侧方熙攘的人群中,身着证保司服侍的青年身上。

    这人五官立体,面庞轮廓分明,眉毛极少,虽然仍是光头,但后颈位置已经长出了浅浅的发须。

    变化有点大,他险些没认出来,好在对方的面部轮廓和身形熟悉。

    “哈,他来了!”

    贾元芳脸上堆起浓浓的笑容。

    “方师兄!”喊了一身,就朝青年的位置招呼而去。

    原本和他同行几个证保司弟子,都被他的动作吸引。

    “方师兄!”

    方杨听到声音,于是转过头,笑着迎了上去。

    “贾师兄,精神不错啊。”

    借了对方的钱,方杨觉着还是有必要和他客套一番。

    “方师兄才是神光焕发,和换了个似得。”贾元芳恭维道。

    两个老狐狸都是挂着油腻的笑,像是远乡见故人,分外热情,至于彼此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哪里哪里,不及贾师兄光彩照人。”

    “哈哈哈,还是方师兄意气飞扬。”

    “贾师兄才是渊渟岳峙。”

    两人相互吹捧,看得周围弟子瞠目结舌。

    好一阵寒暄,方杨耳边才响起声音,是燕九月在向他传音入密。

    “贾师兄,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一步,咱们择日再谈。”

    “一定一定。”贾元芳躬身笑道。

    一边,那几名观望的证保司忍不住脸冒黑线,

    只觉得这两货无耻至极,互吹了十来分钟,竟还要择日再叙。

    待方杨走后,贾元芳目送他远离,这才回到了行列中。

    “元芳兄,那个莫不是你所说的,曾一招击败云桑水的人。”鼻环男已经忍不住,放声大笑。

    “正是。”贾元芳回答的过段,对鼻环男的嘲笑感到不以为然。

    “击败云桑水的人,还叫你师兄。”鼻环男的笑声有点魔性,周围几个严肃些的证保司弟子也是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

    “我和方兄有言在先,他叫我师兄,我也叫他师兄,咱俩各论各的。”

    ......

    祭台的神像后方,站着九人,七男两女,如同众星捧月。

    九人是这次选举的候选人,是燕九月钦定,每代弟子三名,都是实力领先者。

    五代弟子中,是燕九月、卫索和入门考核时,排在第二位的少年,此时也已经晋入初境。

    四代弟子里,有方杨和两名男子。

    三代弟子,则是云桑水和一男一女。

    方杨一度成了焦点,他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莫生面孔,让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四代弟子里,那位前任的首席。

    而九人中,唯一知道方杨身份的,只有卫索。

    按照平日的习惯,这种万众瞩目的场面,他必然会好好表现一番,可此时却夹起尾巴,躲在了最不惹人注目的角落。

    心里简直怒涛狂涌。

    这邪灵,竟然真让他混进了证保司,而且还成了首席弟子候选人,

    关键,这也就罢了,这货还厚颜无耻地站在四代弟子的阵列里。

    卫索心里有鬼,所以不敢和方杨有交流,心中惴惴不安,生怕对方一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出来了,获票数最多便是这一届的首席弟子。”燕九月并没有出现,但意识却笼罩在祭台上放,传出声音,“不过,我新定了规则,这次,如果对选举结果存在异议的备选者,可以通过比试,取代首选的位置。”

    话音落下,全场沸腾。

    引来了不少争议声。

    这新规则明显是为方杨特设的,他虽然通过宵市的事,有了一点名气,但并不可能在道院例行的选票制度性胜出,迫于无奈,只能制定了这条新规。

    此时,选票的结果,

    五代弟子里,第一是那名叫屠赞的少年,千叶子和卫索几乎无票,基本一边倒。

    四代弟子,第一是陆山山,听说是细雨楼里做任职登记的女子的孪生哥哥。

    三代弟子,依旧是云桑水,和他相比起来,另外两个备选就是陪衬一般的存在。

    “谁有异议?”燕九月的声音传来。

    方杨踏出半步,正想应声,可一旁,却率先响起一道女声。

    “我......”

    一人走了出来。

    在场众人见状都是愣住了。

    是千叶子。

    一众五代弟子都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人会是她,平日里死气沉沉的闷葫芦。

    少女像是用了莫大的勇气,才从人群里迈步而出。

    被所有人注视,她在微微颤抖。

    不过数息后,少女还是抬起了头,眼神里流露出几分坚定。

    “没必要自备和忍让,你比任何人都要出色。”

    她在内心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背脊于此同时一点点挺直,果断走上了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