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三十一章:新认知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方杨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随着极夜的到来,气温每天都在下降,即使有护山大阵的存在,也有漏网之鱼,低级魇鬼蛰伏在任何一处角落,随时准备向活人下手。

    出门的弟子,越来越少。

    就在刚才,方杨的意识里,捕捉到一股凶戾强横的气息,似乎是从护山大阵的上放传来。

    缓缓皱紧了眉头,从蒲团上起身。

    他是答应过燕九月的,之后的时间逐渐接管道院,保护众弟子的安全。

    也不知道护山大阵外出现了什么存在。

    推开大殿的铜门,施展出大瞬息。

    几分钟后,他来到了稍显开阔的地待。

    这是座九方祭台,最高处矗立着蛮乌圣像。

    周围一片漆黑,偶尔还能在昏暗的角落里捕捉到魇鬼的存在,只是这些鬼物都太过弱小,完全不敢靠近方杨。

    站定在祭坛上方,这一次,意识外放下,感受到的气息越发凝滞。

    似乎有个巨大的生物盘旋在大阵上方。

    是个会飞的东西!

    入耳,还能从外部听到细微的声音,有点类似禽鸟的鸣叫。

    方杨于是伸出右手,朝头顶点射而出。

    一道血光立时冲霄而起,在触碰到大阵时激荡开。

    强光透出,把天穹短暂照亮。

    盘旋在山顶的,是数只身形巨大的鸟类,体长将近百丈,翅膀张开,仿佛要笼罩世界。

    “这么大只......”

    方杨瞠目结舌。

    他敢确信,那是活物,

    估计是这个世界的异兽。

    这种鸟类好似并不畏惧黑暗,在大地和山峦间逡巡着,以魇鬼为食,可想而知,实力是有多恐怖,若非有大阵防护,应该就已经把掠食目标锁定进了道院。

    “那是秃鹫!”

    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女声。

    方杨回过头,发现来人是燕九月。

    他并不惊异,自己的意识能感应到大阵上方的变化,对方也肯定能,会出来探查情况属于常情。

    “秃鹫?”方杨一怔,感觉迷糊。

    秃鹫能有那么恐怖的体型?

    “准确的说,是静庭司豢养的秃鹫。”燕九月走到了理他两米处,同样抬头望向头顶。

    “静庭司?”方杨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并不深,对于他而言,这又是个新名词。

    “静庭司是南方大雉国的一个军属机构,掌管斥候、密报和特务,他们以秃鹰监视天下,同养,也留意着我们北方的风吹草动。”燕九月眼神深邃,解释道,“极夜到了,很多北方人挨不过寒冬,就会想方设法地逃去南方避难,静庭司在这一时期都会派出秃鹫,防止有北方的流民侵入。”

    方杨嗯了一声,点点头,算是知晓。

    他是听说过的,北方在典籍中被称为神弃之地,因此每五年会经历极夜,而南方则不同,那里冬暖夏凉,太阳每天都会按时升起和落下。

    南方的大雉国力强盛,千万年间,就算北国有过不数次南下的侵略行动,可都无法踏入雉国的疆土半步。

    “可这秃鹫,为什么一直盘旋在道院上方?”方杨有些不解。

    燕九月没有作甚,她同样费解,不然也不会亲自出来查探情况。

    忽然,方杨脑中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听说过影门吗?”

    可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这是废话。

    自己一个外来者,都能知道这个势力的存在,燕九月作为土著,肯定比他了解的更多。

    话音落下,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燕九月因为他这句话,身躯颤抖了下。

    足足过了两分钟,发现对方没有回应,方杨才转过脸。

    黑暗中,靠着意识视物,女子面沉似水。

    方杨察觉到有点不对,这个话题燕九月好像敏感。

    但他并没有要就此止住的意思,他觉着这件事关系甚大,有必要让对方知道,于是继续道:“我好像听说过,影门的势力驻守在南方,我怀疑道院里有影门的细作。”

    “你知道什么?”燕九月的目光蓦地看了过来。

    “道院里有个三代弟子,叫李子黜,你可有印象。”方杨准备全盘托出。

    燕九月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一甩衣袖,随手在祭台周围布置了一个隔音咒。

    方杨抿了抿唇,将那次逃下道院,遇到李子黜和李子擢的经历讲了出来。

    当然,他省略了一些细节。

    比如那个送魇鬼给自己的神秘人,如果不是有系统的存在,他也完全不会知晓对方的姓名,就更别说把李子擢和李子黜与影门联系在一起。

    为了让逻辑合理,方杨就胡诌称自己亲眼看到两人会面,其中一人提着灯,自己刚好看清了他们的面孔,觉得两人长得很像。

    “额,对了,我还从他们口中听到一人,叫圣衣主。”方杨顺嘴提到。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称呼很有逼格。

    圣衣主,

    一听就像是顶头上司的职称。

    天太黑了,方杨没有发现的,他说完这话,燕九月的神情变得越发古怪,眼中,有深深的恐惧。

    “好,我知道了。”燕九月淡淡回答。

    “嗯。”方杨没去计较那么多,转过身,就朝自己的灼幽殿而去。

    六次的短暂接触,已经让他对燕九月有了粗略的影响,对方心机很深,做事周祥,而且就算再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也不会在别人面前露出反常的神态。

    秃鹫在鹿矮山上分盘旋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缓缓振翅离开,

    这些庞大生物的眼睛是灰色的,能洞穿黑夜,它们似乎已经记下了道院里的每一景每一物.......

    很快,又是三天过去。

    今天一早,道院的祭台位置就出现了几名道童,他们手里提着油灯,将黑色的气石安入周围石柱的镶嵌槽内。

    一时间,阵法被开启,蛮乌圣像散发出金色的圣光,把周围的黑暗驱散。

    随后,几名道童又走到一旁,敲响了道钟。

    钟声响起,即意味着召集弟子集合。

    就在昨日,小师姑临时吩咐,新一届的首席弟子选举,提前进行!

    即使现在是非常时期,即使黑暗的角落里潜藏着魇鬼,可钟声响起的一刹那,不管是在屋中打坐的弟子,还是在细雨楼处理纠纷的证保人,都是纷纷看向祭台的方位,然后站起身,全速朝着钟声的声源之地赶去。

    灼幽殿中,方杨也睁开眼,稍微迟疑了半秒,也起身推开了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