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二十九章:如此强横我竟不自知
    “改变不了别人,做好自己就行。”方杨对着面前的少女笑了笑。

    千叶子失神,眼中的血丝消退了不少。

    没多废话,方杨走出,和云桑水对立。

    他的表情抽动了下,

    本来想着先说一番讽刺的话,羞辱下对方来着,

    可张了张嘴,却感觉无言以对。

    实在太做作了!

    云桑水来得时候不和自己说明真相还好,自己还能义正言辞地教育对方一番,然后猛踩,打脸,震惊四座。

    可现在,方杨实在厚不下老脸。

    太尴尬了。

    “懒得走流程,麻烦,直接出手吧。”云桑水冲着方杨传音入密道。

    方杨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于是两人都摆出了战备的姿势。

    “什么情况,这人谁,他这是想和云桑水师兄动手不成?”

    “好像是证保司的人,这货居然连三代弟子都敢管。”

    周围的看客啧啧称奇,对着方杨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但大多对觉得他不自量力。

    “方师弟,你要干什么?”

    贾元芳也是在这时传音入密,声音颤抖,微带愤怒。

    按现在的架势来看,方杨好像是要给千叶子打抱不平,

    这到无所谓,但现在关键的,对手是三代首席弟子,而且方杨在证保司还是学习期,要惹上这么个大人物,自己作为指导人,会不会受到连带责任?

    想到此,他又赶忙传音:“方师弟,切不可鲁莽行事啊,你快回来。”

    方杨没有回应,只是稍微侧了侧身,给贾元芳投去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贾元芳五官拧在一起,表情很难看,像是要哭出来似得。

    简直了,怎么摊上这么个倒霉玩意儿!

    他的心里在怒吼,早知道这货是个莽夫,自己决然不可能与之交好。

    “给你先出手的机会!”云桑水在前方喊话道。

    他心里有盘算。

    虽然小师姑叮嘱让他刻意败给方杨,可他并不想让对方赢得太过轻松,

    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小师姑对其的过分器重,让他觉得有些嫉妒,也可能只是单纯的看方杨不顺眼,尤其是上面那个锃亮的光头。

    只要是会动起手,自己也得让对方吃点苦头再获胜才是。

    规划周祥后,云桑水就抬了抬手,意思让方杨动手,

    同时,他施展出金罩术,

    想了想,觉得方杨不过是个四代弟子,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超过初境圆满,于是把原本抽调出的十成真气降到了七成。

    “好!”

    方杨也不客气,抬起右指,在虚空中比划了两下。

    他到的动作,云桑水不由愣了半秒。

    一般而言,感真以下的修士,作战方式都是近身搏斗,而感真以后,才能真气外化,或形成远程的攻击秘术,或组成沟通天地之桥的秘法。

    可方杨站在远处比比划划,并没有朝自己攻击而来,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一个初境修士,难不成还能真气外化,远程攻杀自己不成?

    正狐疑间,方杨就已经完成了真气的运转,

    猛地,他将右手食指点出。

    下一秒,就见一股血红色的真气乱流自方杨为起点,宣泄而出。

    占得理他近些的弟子,顿时就感觉山岳一般的压力袭来,压得直接他们直接跪倒,眼睛要睁不开了,嘴唇和鼻子更是被劲气挤压的歪起。

    “不好!”云桑水张大了嘴,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不妙

    这分明是感真才有的气势!

    怎么会,四代弟子里怎么可能有感真!

    知道失算了,一贯沉凝稳重的他立时惊慌失措,吓得赶紧把手伸向衣兜,想去取护身灵宝。

    可是为时已晚,这一击方杨用出了五层实力。

    真气乱流的速度几乎于毫秒就撞在了他的金罩术上,

    轰!

    如同平地起惊雷,

    所有围观者都伸手捂住了双耳,双眼也被炸开的血红色真气耀得撑不开双目。

    不管是里三层还是外三层的弟子,全都被掀飞出十几米远,一时间人影错落,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咔嚓,

    金咒术之坚持了两秒不到,就应声崩碎,但好在云桑水把护身灵宝掏了出来,那是个青玉色的八角形铜铸件。

    真气乱流去势不减,就要绞杀向云桑水,好在八角形铜铸件散出了一层屏障。

    只是,这东西也就比金罩术多支撑了一息。

    一声闷哼,云桑水上身的衣服就被真气绞碎,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

    被削弱后的真气乱流依旧凶猛,好似刀片,切割在他的身上。

    极短的时间就在各处皮肤间带出不可计数的血痕。

    “卧槽。”方杨自己都吃惊了。

    这个高阶秘术是他昨天才在道典上悟通的,名为御气穿空,消耗很大,

    他心血来潮,想试试威力来着,但考虑到自己和云桑水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就只用了五成劲道,结果没曾想,即便如此,对方也没能接住。

    不过好在被金罩术和灵宝削减了威力,只是对云桑水的外部皮肤造成了一点伤害,并没有伤到内部,不然对方可能就小命不保,自己也会因此触发气海内的九瓣花禁制。

    即便这样,云桑水也不好受,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流出,很快他就有了眩晕感。

    赶忙抬手点在身上,封住穴道,然后从怀中取出丹瓶,将丹药灌入嘴中。

    他的脸上变得毫无血色,苍白如纸,险些没站稳。

    一片片的哀嚎声,那些被殃及的弟子跌跌撞撞地爬起来。

    短暂的失明后,看到的确是无比惊骇的一幕。

    他们高高在上的云桑水师兄,此时狼狈不堪,上身赤露,几乎成了血人。

    而反观方杨,长得着嘴,看模样比他们还吃惊。

    捂着腰,从地上爬起的贾元芳,更是差点下巴都惊吊在地上。

    “方师......师、师兄!”

    他感觉自己在做梦!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被自己当成小萌新的师弟,竟然是位隐藏的绝世强者......

    难道他是二代弟子,那些几乎闭门不出三四年,只知道修炼的二代弟子!

    可二代弟子怎么会来当证保司,这不科学!

    “你小子是感真......居然骗我,我记住你了。”云桑水声音有些打颤,身子又晃了晃,好像狂风下的细枝,随时都会折断。

    “我多久骗你了......”方杨面如土色,有点惭愧,“那个,云师兄,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信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