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二十七章:脸都贴上来了,能不出手吗?
    宵市的人相比起昨天明显增加了一倍,因为极夜的缘故,物价被抬高了数筹码不止,尤其是护身类的灵符和照明类的宝珠,被吵到了十金珠都有人愿买。

    因此,争执也更多了,还有不少人因为一言不和动手打架的。

    对付这类暴脾气的人,贾元芳的给的建议就是以暴制暴。

    这期间,方杨收获了好几波施恩点,但大都是来自一些初境弟子的,给他带来的收益不大。

    两人一起行动,很快就有点管不过来的感觉。

    这时,宵市的入口位置,攒动的人流中,传出很大的喧哗声。

    方杨和贾元芳都是不约而同的转过头。

    “是云桑水师兄!”

    “他竟然也会来宵市。”

    “这人很出名?”

    “三代的首席弟子啊,整个道院为数不多的几个感真,还是仙师的十大亲传之一,五年前的极夜就是斩鬼道第一人。”

    “那难怪。”

    “他这个境界,宵市的东西也能入他的眼?”

    人流里,被簇拥着一名靛蓝色劲装的青年,

    近乎两米的身高,让他即使站在一堆人里也格外显眼。

    周围传来的问候甚至恭维声他都像是没听见,神情淡漠。

    走过去,周围的人纷纷让开道路,然后驻足观望。

    “云桑水!”贾元芳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人那么受欢迎?”方杨面无表情,心中还是有点疑惑,听众人交谈的内容,这人似乎还是个感真。

    “方师弟,你该不会连他都没听说过吧?”贾元芳张了张嘴,一脸的难以置信,就是方杨说他没经历过极夜时,他都没露出过这样的神情。

    “没听说过。”方杨摇了摇头。

    “每代新弟子入门,测试灵根的白牙石上,一直留着的都是他的名字,去年全体的神祭活动,他更是直接让蛮乌天睁开了假眼,你居然说不认识他?”贾元芳面庞抽动,对方杨彻底无语。

    “龙傲天?”方杨忍不住道。

    “什么?”贾元芳好奇,没听懂他说的意思。

    “没什么。”方杨耸耸肩。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云桑水朝着前方走来,

    他的眼神沉凝如水,直勾勾看向前方,像在寻找着什么,周围的一切都被他自动过滤。

    直到最后,他深蓝色的眸光定格。

    “我怎么感觉他在看你。”贾元芳一直注意着云桑水的动向,此时忍不住戳了戳方杨的肩膀,提醒道。

    方杨闻言,这才重新抬起头,刚好对视上前方青年的目光。

    还真是在看自己!

    方杨莫名其妙,这人他分明不认识才对。

    直到两人间的距离只剩下十米时,云桑水才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挪开过。

    “方师弟。”贾元芳察觉的事情好像有点不对,用手碰了碰方杨的肩膀。

    现在,所有人都顺着云桑水的目光,向两人看来,

    贾元芳站在方杨身旁,被无数双目光注视着,感到浑身发毛。

    这踏马,该不会是方杨这小子多久惹了云桑水吧?

    事情着实诡异,他赶紧后退了两步,和方杨拉开距离,心里产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云桑水师兄看的那人是谁?”

    “看装扮是证保司的,可惜脸生,应该是新加入的。”

    周围一片嘈杂,吃瓜群众们的目光就这样在云桑水和方杨间来回切换。

    “你瞅啥!”干瞪眼不说话,方杨心中一阵烦躁,失去耐心道。

    云桑水这时终于有了动作,他上下打量了方杨一番,嘴角上擒,露出一抹玩味的弧度,随后就侧过身,看向一边。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懒得管,小师姑交代的事,我只管做!”一道温润的男声传来,直接响起在耳畔,是传音入密。

    方杨蹙眉,探知到声音的来源,正是云桑水。

    “小师姑说了,一会让我随便找个铺子寻恤滋事,装得越不讲理越蛮横越好,最好欺负下新弟子,然后给你机会打我的脸,再被你击败,衬托你很强,很有正义感,为你建立威信。”

    “听懂了吗?”

    云桑水再次向方杨传音入密。

    听罢,方杨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两下,算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这娘们真会玩,还能想到这种招数,送个龙傲天级别的人物来给自己踩.......

    云桑水说完后,就没再理会方杨,而是顺着道路走了下去,打量着周围的店面和摊铺,好像真是来选购东西的一般。

    而那些被他扫过的店铺老板,都是忍不住浑身抖了抖,期盼着云桑水能驻足来自己的摊位,似乎那是莫大的荣幸。

    方杨站定原地,没多时两人就擦身而过。

    原本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也随着云桑水走远,最后慢慢挪开。

    “方师弟,你真不认识他?”贾元芳走了回来,奇道。

    “现在认识了。”方杨咂咂嘴,转过身,朝云桑水离开的方向跟去。

    现在能怎么办,

    有人送脸来给自己打,自己还能收住巴掌不成?

    顺着人流,走向前方。

    这位三代首徒造访的消息也逐渐传开,因为好奇心,前来围观的弟子越来越多。

    “你要去干嘛?”贾元芳跟在方杨身后。

    “恪尽职守喽,维持宵市治安。”方杨回答。

    大概随着人流行进了六七分钟,最前方的云桑水才停了下来。

    他站定在一处地铺前。

    摊主是名穿着碎花青衣的少女,脸色白皙,五官精致,只是头发有点乱糟糟的,中间还竖起了一撮呆毛。

    “真不可及,真亦可及,修为真我,明亦道我,空闻空见,识实劣闻,识实良见,善修我身,善擢他见......”

    少女口中念念有词,推敲着道经中每个字的含义,一时间忘我,就连云桑水站在她面前,也没有半点察觉。

    云桑水缓缓蹲下身,脸上开始堆积起阴郁之色。

    他没说话,直接从摊铺上拿起一枚丹瓶,也没征询少女的同意,就放在鼻尖闻了闻。

    下一秒,

    啪嗒!

    丹瓶直接被砸在少女面前,硬生粉碎,里面青色的药丸顿时散的满地都是。

    “啊!”

    少女如梦初醒,像是炸毛的猫儿,直接一机灵就蹦了起来。

    紧接着,她就看到了一张又一张陌生的脸,黑压压的人流,把她的摊铺围得水泄不通。

    她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好......好多人!

    “那么劣质的回气丹也敢拿出来卖,你是想让买主服用后,阻塞经脉当场暴毙吗?”

    “还有这个一气回春散,你莫不是炼制的时候跳进丹炉里泡了个澡,全然一股异味!”

    “还有这瓶元液,我怀疑你是直接加了一瓶子的马尿,简直臭不可闻!”

    啪嗒......

    连续好几声,一个接一个的丹瓶被砸在地上,伴随而来的还有前方青年的咒骂声。

    少女彻底傻了,

    这些丹药是她在道院里唯一亲近的师姐托她卖的,可现在却转眼被糟践在地上。

    “住手!”

    她的眼眶顿时就红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委屈感爬上心头,泪水直接宣泄而出。

    脑子嗡得一片空白,本能地飞身扑了上去,把地摊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玉瓶死死护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