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十九章:走投无路的我只能当个好人了吗
    几个小时后,

    方杨变得满脸愁容,

    心里简直比吃了米田共还难受。

    妈的,千算万算,还是被摆了一道。

    九瓣花的禁制应该是对他的修为产生一定封印。

    方杨试着按照缚身术的原理去破解,

    但根本找不到这一咒术的天地之桥藏在何处,就更别谈破除,

    只能发现,自己一要往山上去,九瓣花对气海的压制就越弱,往山下,压制就越强。

    这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啊!

    方杨很郁闷。

    .......

    道院的轮廓出现在视野中,

    与此同时,九瓣花在气海中开始暗淡。

    如他料想的一样。

    禁止只在下山时会起作用。

    此时,方杨看到,

    道台上,有几名弟子正在将黑石安入石柱上。

    这是要开始护山大阵。

    不敢迟疑,他施展出大瞬息,在几个弟子毫无察觉间,悄悄进了道院。

    最后,方杨停在了积殷台下,他决定通过和燕九月协商,尝试解决问题。

    或许,可以沟通一下,

    表达表达自己想要当个好人的理想,

    高谈阔论一番自己企图救世济民的追求,

    说不定能改变燕九月对自己的偏见,

    方杨上山的途中也曾想过,和燕九月以死相拼,知道对方恐惧血腥味这一弱点,可以以巧克敌。

    不过这都是后手,毕竟对方不是傻子,不可能没有防备,能成功的几率不高。

    在积殷台下站了短短几分钟,阁楼上的人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燕九月凌空跃下,神情一如既往的平淡,看向方杨时,没有半点表情波动。

    那模样,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方杨会出现。

    其实不然,早在事先燕九月就有预料。

    结果无非两种。

    第一,方杨在山下的道路上,被高等级的魇鬼吞噬,这个结局皆大欢喜。

    第二,就是和现在这样,屁颠屁颠地滚回来。

    “丫头,老夫和你做个交易如何?”方杨装出一副前辈高人的语调,双眼上斜,裂出一个和善的弧度。

    燕九月看着他,表情玩味,不作声。

    方杨干咳几声,凛然道:“丫头,极夜将至,这是道院最难的时刻,老夫愿帮你度过难关,届时放我自由如何。”

    话一出口,方杨就感觉,自己竟然显得如此的卑微。

    帮人,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自由......

    “帮我?”

    “老夫可为尔等镇守院门,防止魇鬼进犯。”

    “你觉得我凭什么信你?”燕九月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哼!”方杨顿时硬气了几分,“老夫在灼幽殿数日,你可见我伤过一人?你们道老夫是邪物,老夫却对你等再三帮助。

    若不是我,那次张太清上山不达目的岂会走,若不是我,你那位爱徒也已命丧黄泉。”

    “没有恶人会承认自己是恶人,你是不是伪装,我又怎么知道?”燕九月淡淡说道。

    “老夫若是伪装,那日刚苏醒,就可以先要了一众弟子和你父亲的命。”

    “确是有几分道理。”燕九月作思索状,不过转而又道,“提前苏醒的你,恐怕是没有获得父亲的记忆吧!”

    话音出口,方杨为之一滞。

    心脏跳了跳。

    竟然让她猜出来了。

    事到如此,他也只能直言不讳:“不错。可我滴水不漏,你是如何看出?”

    “我猜想,你只是盗取了父亲的少量记忆,上次你闯积殷台时我就看出端倪。”燕九月依旧是略带玩味的笑容,“你告之我千叶子被附身之事,为防我误解,就质问说岂会用意识伤人,其实不然,父亲最为得意的秘法,正是意识伤人。”

    还有尧国使节拜山时,你虽夸夸其谈,却不知父亲在尧国还有家眷,张太清不提,那是出于情面,不想以此为难父亲,你只言片语,却一字不道,未免古怪。

    就连被我多久施下的咒术都不知,实在太过明显。”

    方杨语塞。

    有种被看破的感觉,这女人,确实谨小慎微。

    “你说的不错,我只获得了少部分记忆,也没有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所以说,我和你们常人一样。道经有云,修者当度厄和救苦,我不是邪物,你却想要除我,那岂不违背了修道的宗旨。”

    话说道这份上了,方杨只能逢迎,劲量让自己显得善良无辜些。

    “道经几时说过?”燕九月稍稍蹙眉。

    额,没有吗.......

    方杨有些窘态,不过旋即又板起脸,决然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大不了鱼死网破,极夜将至,我想你也不愿意实力大损吧。”

    燕九月沉默了。

    方杨的话她不是听不懂,如果眼前这个邪灵真的发凶斗狠,那么即使自己能够击杀他,也会元气大伤。

    那样的话道院也将陷入危险。

    极夜将至,她不可能冒这个险。

    燕九月将眉蹙起,良久才开口道:“可以考虑。”

    方杨面上一喜。

    “不过……”

    燕九月话锋一转:

    “你不能离开灼幽殿以外百米。”

    “好!”

    “我还得对你施加禁制,你不能抵抗。”

    “这不行,如果你对我施加禁制,那我岂不成了待宰羔羊,这绝对不行。”

    ......

    半小时后,方杨盘膝坐在了灼幽殿内。

    心情复杂。

    来回折腾了一圈,还是没能逃脱。

    再凝神内视,气海里又多出了一个九瓣花。

    果然,人怂了,就得被压一头。

    不过方杨也不以为然。

    接下来想再跑路已经没什么可行性了,那该做的就是不断的开发系统,提升修为,争取能靠自己的实力破开禁制。

    走投无路,

    这么看来,只能选择当个好人了,刷满系统的施恩点。

    至于李子黜的事,方杨并没有和燕九月提及,

    这种鹬蚌相争的事,他自然是喜闻乐见。

    闭目休憩中,

    方杨不自觉想起在院外石洞时,两人的对话内容。

    李子黜自称是影子。

    这个词,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很快,他就记起道典里的一篇内容,好像是对一个势力的介绍:

    影门,专藏于暗处,门下人人都有“影”。

    入门的第一天,会将招进来的孩子进行两两分组,

    然后在长期的非人训练中,进行角逐,胜的成为主人,输的沦为影子。

    给输的弟子种下异蛊,并以绘面之法更换成与主人一般的相貌,作为替死鬼、带罪羊而存在,如有反抗,最后的结局就是被蛊毒反噬。

    很残酷的规则,却造就了其天级势力的威名,不需要投效任何一个王朝,却人人敬畏。

    难不成那两个还真是影门的人?

    老仙师怎么会得罪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