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十七章:黄泉赶尸人
    “嗯?”

    方杨把意识外放了出去,

    感知下,有一团灰色的雾气停在殿门外。

    透过雾气,可以看清,里面包裹着一个人形生物。

    长长的头发拖着地上,盖住头部,两只脚则僵硬伸直,朝向半空,

    它的移动方式诡异、直接。

    “咚、咚、咚......”

    头颅撞击地面,向前,向后,跳起,落下!

    头发上淌满粘稠的血浆,经过的地方,就被拖出一条笔直的红痕,

    好像一只毛笔,在起起落落地写字。

    它的双手,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曲张,然后敲击殿门。

    看清这些,方杨心跳都慢了半拍。

    太诡异了,

    好害怕啊!

    “滚!”

    方杨高呵一声,从身体里爆发一道血色红光。

    灰色雾气立即被震散,

    殿宇外,重归安静,

    门外的魇鬼,去无踪迹,

    明显是感受到他的邪灵气息,被吓得遁走。

    ......

    关在幽闭的空间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方杨也不知道过去几天,

    原本缠在他身上的白色绸带,开始变得越发透明,

    已经快要消逝。

    他在这些时日,成功将轻身术练到了小成。

    这个秘法很玄妙,能摆脱多数禁制类的咒术,

    所谓轻身,不是像前世的缩骨功那样摆脱禁锢,而是通过改变天地之桥,寻找漏洞的形式,从而达到短距离空间穿越之类的效果,

    很是玄妙。

    缚身术的形式是沟通天地之桥,在敌人所在空间布置一个类似于隐形阵法的存在,只要所在空间有真气存在,就可保证其长期存在,

    而轻身术,就是寻找阵眼,也可以说是寻找漏洞,从而破坏天地之桥。

    显然,缚身术沟通的天地之桥,已经被方杨摧毁的差不多了。

    这天,

    依旧是黑夜,谁也不知道白昼还有多久到来。

    道院里混进了不少只魇鬼,都是等级不高。

    方杨意识外放,从弟子们口中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燕九月决定在三日后开启护山大阵,隔绝道院与外界的联系,从而阻绝魇鬼的进入,

    到时候,不管是外入还是内出,都会很困难。

    “是时候该行动了!”方杨眼神变得坚定。

    此刻,他身上缠着的绸带已经彻底不存在,可以随意走动,

    只是至始至终,他也没走出过大殿。

    缚身术虽然解开了,但灼幽殿内还存在另一种方杨不知名的咒术,

    这种咒术虽然阻拦不了他,但只要他踏出大殿,就会被燕九月感知。

    这个咒术,紧紧对他一人起作用。

    现在尤未长出双腿,所以方杨只能通过真气外化,在身下凝型出两条假足,用来代步。

    至于为什么不能像别的修士一样御空而行,

    方杨只能表示,这一类的秘术,他压根没学过,就连道典里也没记录。

    透过天窗,

    看向外面,是无止境的黑暗,没有尽头。

    这个时间点,

    差不多了!

    方杨站直身,走到了大殿前,缓缓推开大门。

    由里向外看去,漆黑如墨,看不到四周景物,不过可以靠着意识外放感知周围。

    深深吸了口气。

    空气很阴冷,

    但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感产生。

    或许这就是自由吧!

    被囚禁了整整一个月,终于将要摆脱枷锁。

    没有浪费时间,

    气海内开始翻涌,大瞬息术释放,刹那间,他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

    真气全速催动,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冲向道院外。

    他此时的形象,有点像刚出土的木乃伊.......

    与此同时,

    几乎在他踏出灼幽殿的一刹那,

    积殷台上,

    燕九月就睁开了双眼,

    “终于安耐不住了!”

    她嘴唇亲启,咧出一抹玩味的弧度。

    ......

    翻过道院的高墙,他便直奔下山要道。

    大瞬息属于秘术,虽然可以跨越的距离极远,但消耗很大,在持续几十分钟的连续释放后,方杨就感到气海亏空了大半,

    不得已只能终止,靠着真气凝成的双腿,飞速狂奔。

    下山的路方杨大致能够判断,

    路是人走出的,张太清一行人曾上过山,那么大一堆人马,肯定留有足迹。

    不多时,他就驶入密林。

    寂静无声的黑暗中,方杨感知无数倍放大。

    周围听不到虫鸣鸟叫,就连野兽都没有,极夜到来,这些有灵智的生物也感到畏惧,不敢外出。

    一路上,他碰到了数只魇鬼。

    有只剩骨架的奇怪物种;

    背着长弓的无头猎户,应该是上山狩猎时反被野兽杀死;

    只剩头颅的成年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猎户身上的配件......

    凡此种种,都在挑战着方杨的神精。

    天上没有月亮,

    视线里感受不到光,

    空气中也泛着一股土腥味,像是一周没经清洗的海鲜市场。

    这个世界,

    实在诡异了!

    地狱级别的开局吗?

    “滚!”

    方杨大喝,周围的低级魇鬼都是畏畏缩缩,不敢靠近他十米之内。

    四周古木参天,意识外放下,整个世界都是没有色彩的,偶尔飘过几只低级的魇鬼。

    “挞......挞......挞......”

    几个小时后,

    穿越了密林,方杨有点体力不支。

    夜晚微凉的晚风带来一阵阵挥鞭声,

    声音越来越近,

    好像就是从河沟对岸传来。

    方杨放缓了脚步,心中竟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把意识外放了出去,向着前方扩散,足足囊括了周边三四里。

    找到声源,但意识抵达后,却忽然有种奇特的力量溃压而来。

    轰!

    方杨霎时感觉脑袋像是要炸开了,外放出的意识直接被冲散。

    怎么回事?

    他的呼吸停滞了几秒,

    意识被冲散,整个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身上散布出红光,照亮前路,

    凭着肉眼看向前方的河沟。

    那里,有数十道人影。

    走在最后面的,是个老翁,行将暮鼓的模样,手里拿着长鞭。

    他的前方,则是各种奇模怪样的人:

    踮着脚,没有下巴的女人;

    五官扭曲,嘴里插着短匕的男人;

    皮肤褶皱到要脱落的老妇;

    一团血块未成形的婴儿......

    这些“人”,迈着机械的步伐,一点点前行。

    不,

    准确讲,应该算不上是人,

    他们身上有密布的尸斑,

    这是一具具行走的尸体!

    身后,拿着长鞭的老翁,就像是牧羊人,驱赶着这些行尸走肉。

    他们驶出的方向,正是朝着方杨这里。

    这几天的神精磨练,方杨可谓是对魇鬼麻木了,但此时看到这样的阵仗,还是有了种头皮炸裂的感觉。

    前方的老翁,在这时,

    忽然缓缓抬起了头,朝着前方看来,

    刚好,和方杨形成对视。

    那是一双幽深的眸子,无光、无神而又空洞,像是潜藏了一座猛鬼地狱。

    “死人还是活人?”

    就是这种诡异的感觉,方杨竟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点人气.......

    是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