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十六章:魇鬼来敲门
    漫长的黑夜。

    时间流逝后,到了第二天。

    只是,

    人们期盼的白昼却并未到来。

    黝黑的天空上,不再有昊日升起。

    就连鸡鸣,都不再听到。

    此时,灼幽殿内的方杨,却并未因为这反常的天象而感到恐惧。

    他有点颤抖。

    激动的颤抖。

    他的手里握着一本古籍。

    古籍有些发黄,封面都残破了,但几个大字依旧显目。

    道典!

    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许多,驱赶魇鬼潜入弟子们的宿所,并未被任何人发现。

    所有弟子都陷入对黑夜的畏惧中,关紧自己的房门,闭户不出,

    就连平日里人流量最多的书阁、道台和祭神坛都变得空空如也。

    方杨将真气外放,形成红光作为照明。

    他现在的身躯,虽然依旧被灰黑色的胚壳覆盖着,但随着多处脱落,已经变得扁平和顺滑,开始趋向一个人形,附着的那一层硬壳,倒更像是他披着的一件盔甲。

    可以见到他的身下地面,多出了很多的坚硬物质,像是鱼身上剥离的鳞片,但却要坚硬很多。

    方杨将古籍平放在身下,翻开了第一页。

    “真不可及。”

    熟悉的四个字引入眼中。

    翻到第二页,便是目录。

    “一.真气外化。

    二.御气走空。

    三.十倍灵压。

    四.大瞬息。

    五.缚身术。

    ......”

    每个目录标题对应一种秘法,

    目录后,还注有页数,

    这就很灵性!

    只是方杨翻到正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傻眼。

    高级秘术显然没他想的那么好练,

    全是晦涩的古文,有的时候理解一句都很麻烦。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对这个世界的超凡之力也有了基本的认知。

    存在着秘术和秘法之分,还有咒术。

    这些都不是同一概念。

    秘术一般门槛较低,学习容易,它是通过直接调动气海中已有的真气,从而达到瞬放的效果,只是威能小,消耗大,一般颠顶的初境修士,在几个秘术的释放后就气海枯竭,然后丧失战斗能力,

    所以,日常比斗中,不是关键时刻或者有失足把握能够伤到对方,都不会轻易施展。

    就好比卫索和千叶子的战斗中,卫索就是十足的门外汉,摄魂的施放选择在了敌人的巅峰时间使用,虽然成功,但收效甚微,甚至于气海差点被一次性抽干。

    而秘法,则是大多出现在感真以上的高阶修士的战斗中,缺点是学习起来困难,要求悟性和灵根要好,而且还不可一蹴而就,

    从小成到大成,需要不短的时间,

    它的施展需要一个行功过程,好比前世游戏里的读条,使用越精湛,这个过程越短,

    通过气海沟通天地之桥,作用在对手身上,对自身消耗较小。

    而咒术,则是一个长时间持续作用在对手身上的效果,

    好比创造一个绝对领域、一个隔音结界、一个禁制空间......

    老仙师对自己施展的缚身术,就属于咒术的一种,

    原理和秘术相似,沟通天地之桥,后续借用外部存在的真气,但缺点明显,前期释放的消耗巨大。

    老仙师对自己释放缚身术,差点直接虚脱,就可以看出。

    方杨如今也没有耐心从开头学起,于是直接翻到了缚身术的一页。

    毕竟,想要知道它的解除方法,就得先了解它的释放原理。

    拆线,要从找线头开始!

    .......

    时间飞逝,三天悄然过去。

    今天清晨,

    东方,终于升起了一束微光。

    太阳出来了。

    道院里的每个人,都像是久旱逢甘霖,走出房门,沐浴晨光。

    灼幽殿中,方杨在这三天里,却按部就班地进行自己的事业。

    他要给自己部署一个详细的跑路计划!

    鹿矮山没他想的那么简单,早在弟子们的描述里,他就听到过,山高万仞有余,普通人不迷路的前提下都需要半月才能登上山顶。

    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那他就算出了道院,也可能被困死在山里,

    再者,灼幽殿有禁制,自己的本体出去了,燕九月也能察觉。

    她那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会留有后手,

    之所以现在和自己相安无事,也是因为方杨表现的老实。

    所以这些天,他一是把意识放出,窥伺积殷台,注意燕九月的作息,二是夜以继日的修习秘法,摆脱束缚。

    道典失踪,肯定会被发现,到时候说不定就引来别人的猜疑,所以方杨在把里面的内容全部记住后,就遣使归还。

    意识强大,他记忆文字基本过一遍,就全烙入脑海。

    难得的白昼。

    道童们出门,都聚堆似的凑拢,开始八卦,

    谈及的内容,无非是血糊鬼的事。

    但查到现在,也没什么眉目。

    只有方杨在连夜意识外放的探查中,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这人他倒认识,正是李子黜。

    他连续好几天,会趁着夜色正浓,悄悄翻过院墙,跑出道院。

    方杨有意查探,把意识跟在他身后,只是这家伙径直就往山下去了,达到了方杨意识所能延伸出的极限。

    他对此产生怀疑,

    这家伙绝对有鬼,搞不好就是间谍一类的人物,

    李子黜、李子擢......

    那晚的神秘人就叫李子擢,这两人名字那么像,肯定有关系。

    不过,这些方杨也就只是单纯好奇,他不感兴趣,也懒得去深究,

    现在解除自身禁制,逃下鹿矮山才是重中之重。

    白昼,

    没持续多久,

    两个小时后,升起一半的太阳,就又落了下去。

    东升、东落......

    神奇的天象,

    古怪的世界!

    天黑了,

    灼幽殿内,方杨进行内视,一行行文字在脑中浮现,

    那是被他烙刻下的道典。

    这时,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轻身术”上。

    五分钟,他把第一句的内容解读了出来,

    下一秒,方杨睁开眼,

    目中闪现过一抹异彩。

    这轻身术,竟然和缚身术行功释放时的路线孑然相反。

    “难不成这就是接触禁制的方法!”

    方杨大喜,继续解读起下文。

    不知不觉间,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

    因为投身进道典中,所以他并未察觉到,灼幽殿的门口,出现了一团浓雾。

    “咚......咚......咚......”

    奇异的响声传入大殿,像是皮球撞击着地面。

    方杨睁开眼,目色一凝。

    就听到,有东西开始富有节奏地敲击起了殿门。

    灰色浓雾蔓延,顺着门缝透入殿宇内,

    阴影笼罩,

    湿冷的气息像是要把空气都冻结,

    低低的抽泣声,贴在耳边响起。

    哀怨、痛苦、无助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