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被亿万真气附体后 > 第八章:久违的第一人称视角
    又是阳光明媚的早晨。

    被困在幽闭的大殿中,只能透过天窗,看到方寸大的天空。

    方杨迷迷糊糊睁开眼。

    嗯......

    是“睁开”的!

    整个世界立体地呈现。

    自己变回了第一视角。

    方杨不敢置信地抬起手,向着胚胎上方摸去。

    眼睑被触碰,他本能的合上眼皮。

    可以感受到的,胎壳上方出现了一条裂缝,裂缝里长出的,就是自己现在视物的眼睛。

    方杨难掩激动,外放出意识。

    灼幽殿立马成了一个平面,他可以感受到其中的任意一粒微尘。

    把视角切换,对准自己。

    生出的双眼目前只有杏仁大小,像是没出生几天婴儿,眼角狭长,只有一道缝。

    意识重新收归身体。

    方杨试着睁眼、合眼、再睁眼,再合眼......

    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好在自己终于更像个正常人了。

    或许是因为视力没发育健全,所以目前他只能看清十米以内的景物。

    即便如此,方杨也很满足。

    原来的第三视角观测世界,总有种难言的怪异感,景物呈现的色彩失真,像是蒙了层灰布,给他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过了半晌,才平复下心绪。

    他再次陷入思索。

    自己是邪灵,还是老仙师意识里剥离的邪灵,

    最初,甚至只是个能量体,那么如果自己成型后,会不会长成老仙师的模样?

    方杨想到此,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他可不想做别人的影子,更何况对方还是个老头......

    “话说,弟子入门考核好像就在明天了。”方杨用手摩挲着自己坑洼坚硬的身体,自语道。

    .......

    天黑的很早,刚到申时,最后一抹余光就隐没进群山中。

    双眼生出,方杨的修为又有了涨幅。

    他把意识散出,决定在明天考核前,去弟子们的宿所了解形式。

    毕竟事关重大,自己能不能逃出灼幽殿,就要明天看卫索的表现了,如果他不能夺冠取得道典,那自己的命运只有在仙师出关后,被一剑斩杀!

    全盛实力下的仙师,是不折不扣的圣贤境界,想要自己的命再容易不过。

    到了道童们的宿所,寻找卫索并不难。

    他将意识扩散开,俯视之下,下方木屋中在他感知中,都有光点在亮起。

    或明或暗,颜色不一。

    这是道童们自身真气显化的光点,受修为和灵根属性影响,所以每个人显化的光点都不一样。

    不多时,方杨便找到卫索所在的木屋,于是将意识向其中探去。

    此时,卫索正盘膝坐在木榻上。

    他的状态和往昔有点不同。

    一呼一吸间,有灰蒙蒙的浊气从鼻中呼出,额头的汗珠密布。

    看到他现在的状态,方杨一心中一喜,瞬间有种自己辛苦养大的ad可以独当一面的成就感。

    卫索要突破了!

    明天就是入院考核,能在这种关键时候跨入初境,可谓相当不易。

    其实想来也正常,一个初境修士12%的修炼所得,外加一个感真0.2%的修炼成果,就是加持在一条狗身上,估计都能进化成灵兽了。

    卫索现在的状态就是在凝聚气海,成功了便标示着迈入初境。

    看着他脸上愈发密集的汗珠,方杨的心情可谓大起大落,忍不住想捏把汗。

    生怕卫索行功出岔,晋升失败。

    好在没让他失望,短短过去一刻钟,卫索就睁开眼,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就在这时,系统面板上,对卫索的施恩点,又加了50。

    “突......突破了?”卫索还是有些无法置信,因为过程实在太顺利了,如果按原来的修炼进度,他是完全不可能在考核前突破的。

    如今,他敢确信,新入门的五代弟子里,绝对没有第二个初境存在。

    “要是永远都这样,每天不间断的有真气供给,那该多好!”

    这几天,近乎挂机式的修炼模式,已经让他产生了依赖感,现在甚至有些恐惧,害怕万一有一天这种模式中断了,那自己又将沦为普通人,被资质高的同辈弟子甩在身后......

    “只要你能夺冠,给我取得道典,以后,你的修炼速度永远会是如此!”

    方杨骤然间开口。

    卫索吓了一跳,左右张望了圈,发现屋里除了自己并无其他人。

    不过他听出了方杨的声音,激动道:“前、前辈......”

    方杨淡淡嗯了句,通过意识传出的声音很淡漠,听不出情绪波动,“明天的考核,你可有把握?”

    “前辈只管放心,五代弟子里,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女娃,不过我料定,任她资质再高,也绝不可能踏入初境。”卫索眼中迸发出神芒,明显是志在必得。

    “好!”方杨朗声,“承诺不变,你如果能夺魁,就是老子的关门弟子。”

    “卫某一定不负前辈所托!”卫索闻言大悦,说着就跪了下来,朝着前方虚无,拜了三拜,算是提前行了拜师礼。

    站起身后,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决然之色,“前辈,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

    “据我所知,仙师有着圣贤境的实力,前辈虽然神威盖世,但想对付仙师,必然棘手,我有一计,可助前辈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仙师!”一抹阴毒之色,从卫索眼中一闪而逝。

    自己帮邪灵获取道典,这种事情说白了就是背叛师门,如果被人告发,那他肯定死路一条。

    现在事已至此,只有赌上一把,若真能帮助邪灵解决了老仙师,那日后自己必然前途辉煌。

    “说来听听。”方杨语气里听不出异常,但内心对卫索的观感已经降到冰点。

    对方为了利益,可以不惜背叛师门不说,还要设计杀死自己的恩施,人品可见一斑。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反正自己从一开始就在利用对方,等拿到道典,解除了禁制后,就直接下山,躲得远远的,就算老仙师修为通天,出关后也别想找到自己。

    “据我所知,仙师闭关的洞府在后山的玄元关内,现在的仙师,无疑最是虚弱,闭死关受到惊扰,必然心脉大损。”卫索顿了顿。

    “你接着说。”虽然心中反感,但方杨还是提着耐心听了下去。

    “玄元关外,有多重禁制防护,一般人想要踏足,绝对没有半点可能,但我却知道一个人,她在那里定然可以进出自如。”

    “你说的是燕九月?”方杨猜到她说的那个人是谁。

    “对!”

    “我实力现在不在巅峰,和她对上,我没有十足把握。”

    “前辈不需要和她有正面冲突,我有办法让你一击得手!”

    “倒是有趣。”方杨声音戏谑,意思让他继续说下去。

    “前辈应该知道小师姑和仙师的关系吧!”卫索提醒道,他曾听宋仁讲述过,邪灵是继承了仙师记忆的。

    方杨却是很懵逼:“不知道。”

    “额。”卫索愕然。

    “兴许是那老头有意阻绝,没让我探知到这段记忆。”方杨胡诌。

    “嘿嘿,到是正常,这种事情,肯定越少人知道的越好。其实呢,我们一开始是有个太师娘的……”卫索脸上露出嘲弄之色,

    “那老头虽然说得好听是圣贤,其实骨子里也是个好色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