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权宠天下:神医小毒妃 > 第11章:杀害新婚妻子
    第11章:杀害新婚妻子

    苏尹月下意识点了点头。

    想来他能醒来,是因为他有内力压制。

    楚霁风似笑非笑,问道:“除了醉人红之外,我还中了什么毒?”

    “一种是蛊毒,应该是由多种毒虫养成的蛊毒,若不知配方难以解开。”苏尹月认真说道,“至于第三种,我诊断不出来。”

    楚霁风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叩着扶手,似是不信:“真的诊断不出?”

    苏尹月对上他的眼眸,背脊已经出了冷汗。

    她见识过楚霁风动杀机的模样,他杀徐青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

    她哪里是不知道第三种是什么毒,那是一种叫鸩髓的奇毒,此毒用上了鸩鸟提炼,却不会瞬间令人丧命,反而会使身体如寒冰一样僵硬,异常畏惧寒冷,毒发之时就好像有无数细针,刺入骨头一般,简直是比死还要难受。

    然而,楚霁风身上的蛊毒恰恰能将鸩髓毒遮掩得严严实实,普通大夫根本无法诊断出来。

    苏尹月本来还有所怀疑,现在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了自己一旦说出来,下场就会跟徐青远一样!

    所以她面不改色,保持镇定:“真的,怪我医术不精,无法帮世子解了这毒。”

    楚霁风的手指停下,眼神明显缓和了几分:“还好。”

    还好她不清不楚,不然明日京中就会传出楚阎王残忍杀害新婚妻子这些话来。

    见他杀心已除,她才松了口气。

    谁知楚霁风眼神又是一凛:“秦烨的医术已经是一等一,他只能诊断出了蛊毒,你年纪小小,能诊断出我还中了别的毒,没想到苏家的女儿能耐倒是不小。”

    苏尹月一早就想好了解释之词:“我在北河村生活了几年,早些年拜了个神医为师,这都是他教我的,可我……”

    楚霁风是知道她曾被送出去养活,只是不知道原因。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再加上苏尹月昨晚能活命下来,他自然就信了几分。

    说话间,苏尹月已然跪下,满是愧疚:“那醉人红是慢性毒,又无色无味,我才不知道被人下了毒。世子因此毒性加重,我实在没有颜面再留在凌王府,求世子给一张休书休了我吧!”

    她身上带毒嫁入王府,常无影都怀疑她了,楚霁风不可能没有怀疑,他留着自己的性命,大有可能是为了探知幕后之人。

    更别说她还知晓他中了鸩髓奇毒的秘密,她的脖子可是时时刻刻都架着一把刀啊!

    若她求得休书,就能远离这是非之地,保住性命。

    楚霁风怔了怔,眼睛情愫不明:“你要我休了你?”

    不等苏尹月答话,季嬷嬷的声音忽然传来:“世子妃不要冲动啊!”

    季嬷嬷未进正屋,就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她加快脚步走进来,顺手把汤药放在小几上,跟着跪下请罪:“都是旁人借用世子妃谋害,请主子轻饶!”

    楚霁风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嬷嬷,还未曾见过你替谁说过话。”

    季嬷嬷低着头,说道:“老奴是心里感动,才会替世子妃说几句话。世子妃爱慕主子已久,得知主子染病,便努力学习医术,就连这桩婚事,也是世子妃辛苦求来的!”

    “嬷嬷不要再说了!”苏尹月险些吐血,她随口胡诌的话,季嬷嬷竟然在楚霁风面前再说了一遍。

    季嬷嬷以为她害臊,又说:“世子妃对主子一片真心,老奴哪能忍心您被休出府!千错万错,都是那下毒之人的错,世子妃何须将错都揽上身呢?”

    楚霁风挑眉,目光落在苏尹月身上,只见她脸色涨红,他竟忍不住开口挑逗了两句:“爱慕已久?一片真心?”

    “不是这样的……”苏尹月欲哭无泪,“嬷嬷,世子不杀我已经是开恩了,我只想求一纸休书。”

    “哪里不是这样,您还说世子若有个好歹,您就随他一同去了呢!”季嬷嬷越说越激动,“王妃和李嬷嬷使阴招,您最是紧张,还使计帮世子拿回了救命药,老奴虽是年纪大了,但眼睛没瞎,可这桩桩件件下来,老奴是能看得出您对世子爷的真心啊!世子,得妻如此,还有何求啊!”

    自家主子好不容易娶了个好姑娘,怎能把人休了。

    休了苏尹月,搞不好以后也娶不到别的媳妇。

    楚霁风目光带着探究,反而问道:“徐氏又做了什么?”

    季嬷嬷清了清嗓子,朗声回答,她还生怕楚霁风不知苏尹月的功劳,连苏尹月如何带烈酒烧尸的经过都讲了个仔细。

    听罢,楚霁风笑了一声,眉眼弯弯,看着苏尹月说道:“你倒是敢。”

    嗯,正合他口味。

    苏尹月没见过他真心实意笑过,妖娆绝色,自己迷得混混沌沌,一脸痴迷的看着他。

    楚霁风又说:“既然将功补过,我就不怪你了。”

    “那休书……”苏尹月回过神来,不死心追问。

    “还提休书?如此看来,你当真是想我休了你。”楚霁风敛去笑意,带着威胁,“莫非你与嬷嬷说的都是假的?根本不是爱慕已久,一片真心,你只是为了医治我,好保住自己的性命?”

    丝丝冷意传来,苏尹月一个激灵,哪里敢承认,只能说道:“世子误会了,我是想说世子千万别写休书!”

    瞧瞧,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她断了自己的后路,以后想要离开凌王府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楚霁风微微点头表示满意:“你这般求我,我的确不好给你一封休书了,起来吧。”

    说完,他端起了那碗汤药,没有半点怀疑一饮而下。

    季嬷嬷最为欣喜,赶紧扶了苏尹月起身,恨不得楚霁风和苏尹月今晚就圆房。

    “老奴即刻叫人处理了这尸体。”季嬷嬷说道。

    “不必。”楚霁风吹了一声口哨。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暗卫在屋外跪下。

    “把听雪堂的人送回去。”楚霁风像是在说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尸体放足三天,不许人收走,也不许那母女两离开听雪堂一步。”

    苏尹月身子震了震,猛地看向楚霁风。

    尸体送回去已经够吓人了,更别说现在是五月初,尸体放在太阳底下晒上三天,不仅会模样恶心,还会发出一阵阵恶臭,听雪堂那帮女人怎么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