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崛起从零开始 > 第六十八 一日丧命散
    王尚维早已经在学校大门口耐心的等着孙峰,看看时间,才9点,估摸着孙峰还得一个小时左右才能赶过来,百无聊赖的抽着烟,在车里看着夜色下的魔都大学的正门,街边的霓虹灯映射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

    忽然王尚维的电话响起,一看屏幕显示是孙峰,立马接通电话。

    “王总,您派人开车来接我一下,开车顺着大门直走就行,你的车牌号我记得,现在马上!”电话里孙峰的声音充满着急躁和急迫。

    “好的,我马上就去,我就在学校大门口,等我一下,你多注意安全。”王尚维没问太多,说完挂掉电话,吩咐司机直接向校园开进去,和门卫打招呼后,一路畅通,能量可见一斑。

    车子顺着学校大门往里开,缓缓的平稳的沿着大路行驶,王尚维却一刻不停的观望四周,他在寻找孙峰可能的落脚点,前面有一段树木葱郁的幽静处,毗邻一个人工湖,夏日里特别受情侣们的青睐,三三两两在这附近幽会,花前月下,畅谈人生。

    王尚维并不认为孙峰会在这么热闹的地方藏身,但他分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向自己挥手,怀里似乎还抱着一个人,不是孙峰还能是谁。

    ……

    孙峰抱着白婕毫不犹豫的坐进车里后排,空间很宽阔,王尚维坐在副驾。

    随着王尚维的一声吩咐,车子继续不急不慢的在校园里行驶着,慢慢改变方向,朝着校外开去。

    车里孙峰对王尚维说:“有人要盗窃大学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被我教官觉察阻拦,没有得逞,现在已经被警方抓获,但我教官被下毒。需要借助珍宝阁的力量,秘密探查这批窃取人员的身份背景,一有消息请马上告诉我。”

    “好的,这点小事,我来处理。”王尚维安静的说到。

    “走吧,去别墅……”

    “好的,你的教官没事儿吧,要不要送去医院……”

    “不用,医院看不好的,有我在就行了,去别墅吧……”

    一路上,王尚维发了几条消息出去,一路无话……

    ……

    一日丧命散,剧毒,中毒后,刚开始意识清醒却浑身酥软无力,随后身体会开始慢慢溃烂,但中毒者丝毫没有痛苦的感觉,只是昏昏沉沉想睡觉,其实是进入了一种美好的幻觉中,一日后,会因全身溃烂流血而亡,甚至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中毒者依然没有痛苦的感觉。

    这是神农鼎对白婕中毒的描述,简直是极其恶毒的毒啊。

    让人防不胜防,你想啊,中毒者可能会觉得自己只是疲累,就会很自然的选择睡觉休息,期待明天能好转,可是一旦沉睡,就永远醒不了了,一夜后,天人永隔……

    一日丧命散,绝对能排在最恶毒的毒药前列,别的毒药中毒后,还能有很明显的征兆,可以被及时发现并治疗,但一日丧命散,外行人根本无法知晓。配置这种毒药的人,绝对是个天才,神农鼎居然开始感叹是什么样的天才,才能配置出如此的神奇毒药,纵观他悠久的一生岁月,都没有发现如此天才的毒药。

    孙峰关心的是如何解毒,如何救治白婕,现在才过去几个小时,白婕意识还算清醒,但居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显然毒素开始入侵并麻醉她的神经了。

    “除非有对应的解药,否则基本没法救治。”神农鼎无奈的说到。

    “少废话,既然无法救治,你为啥还要说那么多话,你不就是想夸大毒药的毒性很强,威力很大,无能为力什么的,最后才说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你配合,就好办……我对你了解的可是很深刻的,别卖关子了,爽快点,让我如何配合,我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配合。”孙峰直接打断神农鼎的神侃,拆穿他的鬼把戏。

    “哎,孙少啊,能不能不拆台啊,哪有这样做人的啊,你连我这个做鼎的都不如。你不知道花花轿子人人抬嘛。你就让我过过嘴瘾,能咋滴啊……”神农鼎一脸幽怨。

    “能死人啊,你就别埋怨了,等把白婕救治好,我帮你完成你的心愿。再说了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本来就是你这个破炉子的追求,你现在居然见死不救,这有悖你神农鼎的做事原则啊。”孙峰不住的调侃道。

    “好吧,被你打败了。跟着你这个无趣的主人,我也是服了。”

    “那快说说解毒的方法……”孙峰说着,感觉怀里的人,居然又往自己怀里乱拱,像个小猫一样,似乎想找个更加舒服的地方睡觉。

    阵阵独特的幽香,时不时的刺激着孙峰的嗅觉,挑战着孙峰的忍耐,孙峰的一只手,好巧不巧的居然放在了白婕弹性十足的屁股上,因为白婕的衣服被撕的丝丝缕缕,破碎不堪,孙峰发现自己的手指,居然顺着破洞,在和白婕的屁股亲密无间的接触,刚才只顾得关心她,没有留意,这会缓过神来,此情此景,孙峰感觉是多么的荒唐和不可思议,忍不住轻轻用手抓了抓白婕充满弹性的屁股,手感超级无敌的爽啊,简直就是Q弹Q弹的,练过武术的女人啊,手感就是不一样。

    一旦有了一些歪歪心思,孙峰的目光再也无法从白婕身上移开了,衣服上一条条抛开的口子,一个个凌乱的破洞,都毫无保留的把白婕洁白如玉的身体斑斑点点的展现在孙峰的面前,简直就是欲遮还羞啊,在车里微弱的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娇魅和充满诱惑力。

    白婕不知道进入了什么样的幻觉中,她的身体毫无节奏的轻轻颤抖着,只是不停的往孙峰怀里钻,两条胳膊一会紧紧抱住孙峰的后腰,一会紧紧抱住孙峰的胳膊,有时候还会抱住孙峰的脖子,口中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喘息,原本一马平川的胸部,不知何时,被解除了武装,很突兀的耸立着,不停的在孙峰的胸脯上,胳膊上,甚至手上乱蹭,所到之处,孙峰都会忍不住暗呼豪爽,感叹造物主对白婕的恩赐,把她设计的居然如此有料。终于忍不住透过领口的旁的破洞,毫无愧疚之心的偷窥白婕的高耸,似乎很是心安理得,哈喇子都溜了出来……

    孙峰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但也不认自己是什么猥琐之辈。他贪恋白婕的美色,但紧紧只是一饱眼福而已,没有多余的动作,就算有,也是很隐晦的小动作,就算此刻白婕毫无任何抵抗的力气,孙峰也没有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孙峰给自己的底线是,我喜欢的,还要喜欢我,两情相悦,鸾凤和鸣,才是自然之道,强迫女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不是大丈夫所为。

    所以孙峰尽管很喜欢周艺航,也知道周艺航很喜欢自己,但在周艺航没有完全做好心里准备之前,他不会越过雷池的,就算时不时沾点便宜,说点暧昧的露骨的情话,但一旦牵涉到实质性的东东,他依然能谨守本心,除非周艺航给他很明确的暗示,他才会跃马扬鞭,尽情驰骋,勇往直前……

    救治王馨也是如此,尽管我很有贼心,也有贼胆,但我没有贼行,我不无耻不下流,不会趁人之危胡乱揩油,做人的底线绝对不能突破。

    孙峰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柳下惠,居然能如此坚守自己的本心,没有因为身边的莺莺燕燕而迷失自己,但忍耐的实在很难受啊,有时候他自我安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现在的吃苦,是为了以后更好的享受……

    不符合逻辑的逻辑,居然让孙峰一路坚持到现在,也是奇葩一枚……

    孙峰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同时暗暗告诫自己,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可不能始乱终弃啊,自己的女朋友是那么的美好,可不能让她伤心啊……

    神农鼎在孙峰脑海中不断的诉说着一日丧命散要如何解除,孙峰要如何操作,但是随着神农鼎的讲解,孙峰越来越觉得奇怪,越来越觉得神农鼎在引诱自己犯错,干脆直接的引诱自己犯错,而且是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似乎也都很容易犯的错……

    居然还要加上王馨,因为居然需要王馨的配合,居然信誓旦旦的说一旦成功,对孙峰的帮助也是巨大的,可以直接把孙峰的天地造化功提升到更高层次,还说这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全部齐聚,就差最后的实施……

    孙峰陷入了极度的挣扎中,要不要按照神农鼎的方法去做,难道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么……其实他的心中居然有那么一丝丝一缕缕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