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久等了,唐先生! > 第4903章 大结局1(7000字)
    一秒记住【69书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轩有些意外,因为他和白安安一起生活时,她是十足的女强人,厨房没有去过几次,不要说做早餐了。

    但是现在明显的她能做出孩子都喜欢的食物出来,那她这两年是不是都在忙这些?

    秦轩有些出神,小小的秦月摇着他的手臂:“爸爸爸爸。”

    秦轩回神,淡笑:“怎么了宝贝?”

    小秦月奶声奶气的:“我听说他爸爸很喜欢他妈妈,爸爸,你喜不喜欢妈妈?”

    秦轩意外小女儿会这样问,一时间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半响他才开口,“爸爸和妈妈现在不是夫妻了。”

    小秦月就很奇怪地说:“可是程佑的爸爸妈妈也不是夫妻啊!”

    秦轩比她更奇怪,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些?

    秦轩想了一会儿,才缓声开口:“这样,程佑的爸爸妈妈还没有在一起,而我和你妈妈……”

    他还没有说完,小秦月的小脸蛋就皱了起来,看起来像是要哭的样子。

    秦轩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半响才轻声哄:“怎么哭了?”

    小秦月从他身上爬下去,哇呜哇呜地哭着,整个人都特别地软萌去找妈妈了。

    秦时耸了下肩:“小姑娘就是这样子。”

    秦轩心里倒底是心疼小女儿的,掀开被子下床去追小女儿,才到客厅门口就见着白安安把小秦月抱起来,很温柔地替她擦眼泪,哄着,小秦月还是很伤心的样子,趴在她的肩上一抽一抽的。

    秦轩这个爹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两个孩子看着和他挺好,其实并不亲近,反而和白安安很好,大概是因为一直在她身边吧,但是有一道声音又对他说,不是这样。

    不仅仅是因为孩子在她身边长大的,还因为白安安身边没有别的异性,而他身边有,那孩子自然是要和那个身边没有异性的亲近些,这样也有安全感。

    他静静地看着,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小小的秦时。

    秦时叹息一声:“其实也有很多人喜欢妈妈的。”

    秦轩一挑眉:“是吗?”

    他知道白安安长得好看,身材很好,这没有一个人比他这个前夫更了解了,有男人喜欢她真的不奇怪,而且也不会因为她有两个孩子而有阻碍,因为白安安有钱有时间。

    秦轩想着,不经意抬眼看着前妻。

    她正哄着小秦月,秦月趴在她的肩上一抽一抽的,白安安微笑:“好了,爸爸不是故意的,你原谅他好不好?”

    秦月还是不出声,耍着小脾气。

    白安安好笑又好气,抱着秦月过来责备地看着秦轩:“你怎么把她气成这样了?”

    秦月虽然小,但是脾气一直挺好。

    秦轩目光深深地注视着白安安,他发现她的心里眼里只有秦时和秦月,他就像是工具人一样,因为是前夫,因为是孩子的爸爸,所以她才要应付一下而已。

    秦轩把小秦月抱过来,小姑娘不想他抱,扒着妈妈不肯下来。

    白安安淡声说:“你哄她一下,我换件衣服,一会儿一起吃早餐。”

    说完她就回主卧室,才走两步,手腕被秦轩捉住了。

    他的声音略沙哑:“安安。”

    白安安侧头,“你是不是今天赶时间?”

    他摇头:“没有,可以下午五点再走。”

    她知道那是他要和女朋友见面吃饭,于是点头:“好。”

    她去换了一套衣服,又接了个电话,出来的时候对着秦轩说:“我一会儿要出门一趟,你带着秦时秦月一天,没有问题吧?”

    一边说一边系了腰带,秦轩自然而然地望了过去。

    她生过两个孩子了,腰却是比从前还有细,可能是注意形体训练的原因吧,这两年她不光是带孩子,对自己也有规划,现在整个人看着很……漂亮柔软。

    秦轩淡笑:“当然没有问题。”

    白安安道了谢,又回去喷了香水拿了包换上高跟鞋准备出门。

    她稍稍收拾一下,是真的很不错,一走身上都带起一股香风。

    秦轩还没有刷牙,手里还抱着娃,现在更像是家庭妇男,不过小秦公子的气质是十分好的,就是这样也不影响他的美貌。

    白安安很快就离开了,秦月的大眼睛里还有泪花,等门关上,她瞪着秦轩赌气地说:“我不喜欢爸爸。”

    秦轩捏她的小脸:‘怎么就不喜欢我了?’

    秦月气呼呼的:“因为妈妈不喜欢你了。”

    秦轩有些头疼,这孩子懂得有些太多了太早了。

    他抱着小秦月到餐厅,又把小秦时放在小椅子上,“看好妹妹,爸爸去刷牙,一会儿一起早餐。”

    秦月还是不愿意理他的样子,在小秦月的世界,不对的永远是男孩子。

    秦时哥哥就一直让着她,但是她觉得爸爸不让着妈妈。

    爸爸有女朋友,妈妈没有男朋友,妈妈吃亏了。

    吃早餐时,秦月一时盯着秦轩。

    “怎么了?还在生爸爸的气?”秦轩伸手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

    小秦月低头不说话,好半天才嘀咕:“爸爸,你是不是会很快结婚?很快就又有小宝宝?”

    秦轩想到自己新交的女朋友,淡笑一下:“暂时没有打算。”

    秦时这时老气横秋地说:“爸爸妈妈早就离婚了,爸爸早晚会结婚的,我们还是指望着新爸爸吧!”

    “新爸爸?”秦轩看着秦时慢慢地问。

    秦时点头:“是啊,新爸爸。妈妈也不可能单身一辈子,我们要适应新生活。”

    秦轩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半响,才开口:“妈妈结婚,那你们要不要跟着我一起生活?”

    他问了,两个孩子都没有吱声,于是秦轩就知道他们不愿意,心里暗叹一声,说不失落是假的,或许两个孩子是真的对他没有那么亲近吧。

    吃完了早餐,他收拾完,又陪了他们一会儿,后来秦月睡觉了,秦时向来自己忙自己的,他就一个人去了阳台那里抽烟——

    抽了很久,嘴里有些苦时他才放弃,把烟盒揉成一团。

    其实,他和白安安分开得很久了,两年可以忘了很多事情,他当初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婚,只知道她提出来时他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成全了她。

    他以为他成全她,可是现在他想想,或许他是成全自己吧。

    白安安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这几年没有感情生活,他自己虽然不说多精彩,但也交往过两三个,只是还没有定下来的人选,就一直这样不冷不热的。

    秦轩扶着栏杆,静静地看着远处,有些迷茫了……

    他其实也忘了喜欢白安安的心情,分开就分开了,他有女朋友,他也习惯一周看一次孩子,女人孩子事业他一样也不缺少,其实他才是那个人生赢家。

    但是秦时说,妈妈也总会再婚,他才猛然想——

    白安安不是他的了,他们离婚他能找女朋友,她也是可以再找人的,天下间没有那个好事是自己再婚,前妻还守着那段婚姻和他们的孩子的。

    她再婚,那么秦时秦月可能就要叫别人爸爸了,光是想想,秦轩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这大概是贵公子的病,但他也知道他阻止不了白安安,白安安出身是比他要好的。

    秦轩一边带着孩子,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

    中午的时候,他也没有做饭,叫自己的秘书送了饭菜过来。

    秦时还好吃得香喷喷的,但是秦月一个劲地说不如妈妈做得好吃,秦轩觉得秦月养得有些娇贵了,离不开妈妈的样子,不过这样的话白安安怎么交男朋友,以后再婚怕也是有困难吧?

    才想着,那个娇贵的小公主又说:“以前的陈奶奶手艺也好的。”

    秦轩看着她。

    秦月小声说:“妈妈和她学的,平时都是陈奶奶做的,过些天陈奶奶就要来照顾我们了。”

    她爬到了秦轩的身上,声音更小了些:“妈妈是不是要找男朋友了?”

    秦轩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才好。

    秦月叹息一声,不说话了,一副挺伤心的样子。

    秦轩有些心不在焉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他拨了个电话给白安安,电话响了四五声以后她接了起来,“秦轩。”

    声音软软的,很像过去的某种时候,也只有那时她才会这样柔软……秦轩的喉头情不自禁地上下滚动了一下,随后才低语:“在哪呢?”

    那边的白安安撩了下头发,“和柳红在喝咖啡,一会儿就回来了。”

    秦轩忽然说:“不用,我带孩子们去吧,一起吃个家庭餐。”

    白安安皱眉:“秦轩,你不是五点有事?”

    “我取消掉。”他果断地说。

    白安安沉默了一会儿,才低语:“没有必要的。”

    他因为她这样的态度而不高兴了,声音低而哑:“白安安,只是家庭餐而已,你怕什么,怕我重新追你吗?”

    “没有。”她的声音更淡了些,然后就和他说了地址。

    秦轩挂了电话,直接发了一条微信给小女朋友,随后就收拾了一下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他开了一辆极光,后座有两个儿童座椅,每次见小朋友时都开这辆车。

    秦时挺高兴的,秦月也短暂地原谅了他。

    秦轩一边开车一边随意地问:“晚上想吃什么?”

    秦月奶声奶气的:“我想和哥哥尝试一下烛光晚餐。”

    秦轩意外地挑眉,十分好看,半响问秦时:“这是你教妹妹的?”

    秦时小大人一样地耸了耸肩,“不是,她喜欢看韩剧。”

    秦轩皱眉:‘妈妈不管?’

    “妈妈带着她一起看。”秦时又打小报告。

    秦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明明白安安以前不是这样感性的人,十足工作狂,记得她怀秦时时,生前的前一天还在法庭上。

    秦轩只走了一下神立即就不想了——

    后来红灯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回想,怀秦时时大概是他们感情最不好的时候了吧,她工作忙,他抱怨她不在乎孩子,她生下了秦时不到一个月又开始工作,虽然其他方面他们挺和谐的,但是他总觉得那样的家庭不算完满,他也慢慢地把精力投进工作里了。

    后来,白安安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怎么工作了,就是有事也是让秘书送家里来,她学着当个母亲,把秦时带得不错,后来他们又意外地怀了秦月。

    他明明记得,他没有打算要孩子的,但不知道的就是有了。

    有就生下来吧。

    这一次怀孕,她都是在家里的,安安分分的他很放心。

    他仍是在外面工作应酬,家里有妻有子,挺不错的生活,至少秦轩那时是满意当时的婚姻的,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秦月才生下来白安安就要求离婚了。

    他有些错鄂,还是同意了。

    秦轩忍不住想抽烟,但是惊了一下才想起两孩子在车上,就算了。

    此时,他忽然悟过来白安安为什么离婚了。

    她放弃了工作回归了家庭,那不是她不想工作了,而是为了婚姻她让步了。

    但是他没有,他觉得是理所当然,甚至是把更多的精力投在了工作和应酬,应酬时逢场作戏虽然不当真,但总会带些香水味回来,他记得她问过几次,他觉得没有什么,只是小姑娘坐身边喝点酒,动作也不会太过于过分,大家都这样他不会突显自己太清高,弄得人家也不高兴。

    是因为这些,她才要离婚的吧。

    不是没有感情了,是她对他失望了,觉得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吧?

    秦轩看着前面,眼睛有些涩。

    可是,为什么她不好好地和他谈一谈呢?就这样判了死刑!

    他心情蓦地变得复杂,所以再见到白安安时心情就有些不一样了,加上柳红那个国外跟过来的助理长得实在是扎眼,凑在白安安身边说了什么,似乎是很讨白安安的欢心,她冲着那小白脸笑了一下,竟然还挺甜的。

    秦轩顿时就很不开心,坐在车上没有下来,打了电话给她:“我到了。”

    白安安接了,“你到了吗?那我马上出来。”

    秦轩能看见她收了电话,和那个年轻男人说了什么,又和柳红打了招呼这才走出来,还是那条显得腰特别细的长裙,一头黑色长发挽起来,脸上妆容精致。

    秦轩看了她半响,“谈了什么?”

    白安安看了一下孩子才说:“就是投资的事情。”

    秦轩发动车子,不动声色地说:“你现在的资产不够花吗?”

    她有些意外于他会问这个,想了想,才慢慢地说:“等秦时秦月上学了,我当然还得工作啊,那时家里请两个阿姨,一个家庭教师就可以了。”

    “那些代替不了父母。”秦轩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总之就是挺生气的,因为她设想得周到,只字不提他。

    白安安更意外了,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发了脾气。

    是的,他是不高兴了,和他当了几年夫妻,他的性格她还是摸得准的,不是太好说话的那种,也不迁就别人。

    现在他又怎么不高兴了?

    但是现在和他不是夫妻了,她也没有必要去讨好他,去想他的心情,所以秦轩不高兴就只是他不高兴,没有人哄着他,至少白安安一直和孩子互动,没有把他的话放心上。

    秦轩把车子开到一家餐厅,车子停下,他侧头:“这些事情你该和我商量。”

    白安安眨了下眼睛,她本来就生得好,以前太过于女强人所以显得不是很亲近,现在就柔软了许多,眨了一下眼睛,眼里像是装了许多的小星星一样。

    秦轩盯着她的眼,又说了一次:“我总归是孩子的爸爸。”

    白安安哦了一声,声音拖得有些长,然后把头别到一旁不太在意地说:“我以为你会有别的规划,比如说结婚生子,那时可能就顾不上秦时秦月了。”

    秦轩皱眉:“你确定要在孩子面前提这个?”

    “为什么不能提?”白安安声音越来越淡了:“我们离婚是事实,他们心灵上也没有创伤,也能接受你再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如果你觉得一周来看他们一次太多的话,你也可以改成一个月,这些你和秦时秦月商量。”

    秦轩总算是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他每一次来,她的意思是她无所谓,孩子开心就好,孩子不想见他他也可以不来。

    他凑近她,声音压得有些低:“白安安,那你呢?你也无所谓吗?”

    白安安有些无语的样子:“我们离婚了啊,我没有关系啊。”

    说着她就解开安全带要下车,秦轩忽然捉住她的手臂,声音低哑:“白安安。”

    她侧头,看着他,有些奇怪地说:“怎么了?”

    他今天实在是有些奇怪,是和女朋友不和谐了?

    秦轩的目光牢牢地盯着她,忽然问了一句:“白安安,当初为什么要离婚?”

    白安安一愣,明显就是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半响她才笑笑:“就是觉得不爱了啊。”

    “骗子。”他忽然有些恼怒起来:“离婚的时候明明就还爱我。”

    白安安轻叹息一声,“秦轩,你一定要提这事情吗?”

    她顿了顿,挺果断地说:“和孩子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谈。”

    后面秦时秦月睁着大眼睛,特别是秦月,像是看韩剧一样。

    秦轩本来捉住她的手一松,算是放过了她。

    半呼,他又笑了笑:“等孩子们睡着了再说。”

    白安安知道今天他是不太可能放过自己了,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下车吃饭。秦时,你帮妹妹把安全带解开。”

    秦时乖乖地答应一声,自己解了安全带又帮妹妹解开了,白安安下车自然地去抱小秦月。

    秦轩过来先她一步抱起小姑娘,淡淡地说:“我来抱吧。”

    白安安让开一点点,秦轩抱起秦月,秦月其实是可以自己走的,但有爸爸宠爱着,小姑娘就不愿意自己走路了,秦轩也愿意宠着她。

    走进餐厅坐下,白安安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家烛光餐厅,她看着秦轩。

    秦轩随手翻看着菜单:“是两个孩子想吃。”

    白安安不说话了,靠在椅背上,听着钢琴师弹钢琴,她侧脸的样子很美,秦轩一抬眼就看见,声音哑了:“你想吃什么?”

    白安安回头,浅笑了一下:“随便吧。”

    秦轩看她一眼,然后低头凭着记忆为她点了一份套餐,又为两个孩子点了。

    整个餐厅里只有零星的烛火,幽幽暗暗的,两个孩子觉得有趣,互相地玩着,倒是秦轩一直看着白安安,她似乎很喜欢那首曲子,一直在看。

    他和她是坐一处的,不知道怎么的在下面就握住了她的手。

    白安安惊了一下,看向他,本能地想把手抽开,秦轩不让,略强势地捉着她,声音低低的:“别动。”

    “秦轩,这算什么?”白安安低声说:“烛光晚餐,动手动脚,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男人,这样和前妻不清不楚似乎不大好。”

    她还是抽开了手,挺坚决的。

    秦轩倒也没有再坚持,拿了水杯喝了一口冰水,后来白安安就没有再理会他了,只顾着自己玩手机,反正两个孩子有人照顾。

    一顿饭,只有两个孩子开心。

    但是明显的,秦轩不打算放过她,回去的车上他看她一眼,提醒:“孩子们睡着了,我们谈一谈。”

    白安安没有回答,脸侧在一旁,明显是有些不想鸟他。

    秦轩有些不高兴,但也不说什么。

    到了高级公寓,他带秦时洗澡,她帮秦月洗澡,两个孩子又玩了一会儿终于睡了,家里也显得特别地安静。

    秦轩身上是一件浴衣,走到客厅,白安安换了一套保守的居家服,他想她应该是防备他的,笑了笑,坐到她身边。

    白安安手里握着一杯红酒,小口地喝着,淡声问:“你想说什么?”

    她的姿态说明,她是把他当成了谈判对像,而不是亲近的人,她充满了防备。

    秦轩过去,单膝跪在她身侧,在她反抗之前握住她的脑袋,声音低低的:“安安,我想问你为什么要离婚?”

    白安安让了让,没有让开,于是笑笑:“为了什么离婚,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秦轩,我们都分开这么久,也早就没有感情了,向前看看吧,双方的日子过得都不错,没有必要再纠缠在一起了,你说是不是?”

    “不是。”他忽然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声音特别地沙哑:“安安,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丈夫,你是不是对你失望透顶,所以才要离婚的?”

    白安安低了头,看着这个曾经十分亲密,现在又陌生的男人,声音也有些哑:“你要听什么,你想听什么,秦轩,我们如果不是有两个孩子,完全不必要来往的,而且你有女朋友,自重些,我不想被人说成小三。”

    她说着就挣扎,他反手把她抱紧了,低低地开口:“我和她分手了。就是刚才。”

    “一条微信就分手了?”白安安讽刺地说:“看起来挺可怜。”

    秦轩注视着她:“你是在责怪我对别人不好?”

    白安安垂眸:‘我没有那么圣母,小秦公子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她才说完,他就覆了过来,快得她来不及反抗……

    “秦轩,你疯了。”她捶着他的背,“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一次婚姻已经够失败了,我不想再来一次。”

    可是她再是怎么厉害,对于他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

    良久,他终于愿意放过她,声音像是被水浸透了,“安安,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失望透了。”

    白安安靠在沙发背上,等平息了一会儿甩了他一巴掌,“是,失望透了。”

    说完,她就流泪了。

    “秦轩,你这算什么?我们离婚了,你有女朋友我也从来没有过问过,更没有勾引过你,凭什么你说一句我就要再和你在一起。”

    秦轩的唇动了动,随后苦笑:‘我没有办法否认有过女朋友,也不否认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可能。”白安安收拾了一下心情,哑声说。

    秦轩拿了纸巾,为她擦眼泪:“生我气的话,可以不理我,但是我和女朋友分手,我重新地追你想和你在一起那是我的事情,是不是,除非你不让孩子见我,那时你要向秦时秦月怎么交待?”

    他十分耐心地和她分析:“以后像现在这样我们单独在一起相处的机会很多,我没有办法肯定自己次次都能控制的,所以,你乖一点。别惹我,这一次我们慢慢来,嗯?”

    白安安瞪着他,就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

    他下午还准备和女朋友吃饭,晚上就要和她再在一起,他有病。

    秦轩看着她的表情,心里一痛。

    她是真的对他没有感觉了吗?

    他忍不住又欺负了她,白安安怕秦时秦月听见跑过来,少不得被占便宜,到最后也有些失控了…她狼狈地跑回主卧室里关上门。

    秦轩去冲了冲,表情有些懒懒的,没有回卧室睡,而是耐心地一遍一遍地敲着白安安的门:“开开门好吗,我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