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五十二章 自作自受
    但等申元林发现时,已经迟了。

    一股股寒气如同溃军,一下子冲乱了他体内原本稳定有序的灵力。

    灵力开始在他体内乱窜。

    申元林脸色苍白,冷汗密密麻麻地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嘴唇发青,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黄海艳脸色再变,犹豫了下,退回申元林身边,低声道:“怎么回事?”

    “施法时出了问题,法术反噬!”申元林一边强行压下乱窜的灵力,一边咬着牙低声回道。

    回话时,申元林看向秦正凡的目光越发阴狠。

    申元林自然不知道这是秦正凡的反击,他还以为是自己心急施法,再加上车厢人流量太大,气场变动复杂紊乱,以至于出了意外。

    但这账,申元林自然算到了秦正凡的头上。

    正从申元林身边经过的秦正凡感受到他目光中的阴狠,差点就要忍不住下狠手,直接将他废掉。

    但终究秦正凡本质淳朴善良,再加上他也才刚刚踏入修灵界,还没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的残酷,心中念头一起便立刻被他压了下去。

    “严重吗?”黄海艳低声问道。

    “还好!”申元林低声回道。

    “哼,那就忍着,褚师姐应该已经在车站外等着我们。”黄海艳闻言冷冰冰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走。

    “扶我一把。”申元林见状连忙伸手要去抓黄海艳的手。

    “休想,你这是自作自受!还有你,违反了规矩!”黄海艳甩手而去。

    “臭婊子,装什么装,迟早有一天要你跪着求老子!”申元林望着黄海艳离去的婀娜背影,面色狰狞。

    出了火车站,秦正凡坐上了途经南江大学的公交车。

    当秦正凡坐上公交车时,黄海艳和申元林来到停车场。

    停车场,有一对穿着考究的年轻男女正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入口处张望。

    两人看到黄海艳和申元林出现,连忙迎了上去。

    “褚师姐,丁师兄,火车站车来人往的,很是杂乱,你们随便派辆车来就可以了,怎么好劳动你们亲自来接我们啊!”黄海艳客气道。

    “黄师妹和申师弟远来是客,我们这做地主的……申师弟,你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途中跟谁起了冲突不成?”褚雨嘉和丁友明话说到一半,突然变了脸色。

    “什么冲突?是他违法规矩,暗中对一位普通人施法,结果遭了报应,术法反噬。”黄海艳毫不客气道。

    褚雨嘉和丁友明闻言脸色再变,目中明显闪过一抹不喜之色。

    玄门界有玄门界的规矩,一般情况下,世俗之事是要用世俗之法来解决,表面上肯定还是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动不动就用玄门法术来解决。

    这也是玄门人士的一种自我保护。

    毕竟如今是末法时代,天地灵气稀薄浑浊,道法传承残缺遗失,玄门人士虽然还有些特殊手段和能力,但远远没有传说中那种飞天遁地,排山倒海的本事。

    别说他们的血肉之躯根本抵挡不住子弹大炮,就算普通人数量稍微多一些,也能直接将他们围殴。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动不动就对普通人施展玄门法术,引起政府不满,恐怕就很麻烦了。

    “哼,如果不是你非要缠着一个普通男人,落我的面子,我也不会一时冲动下犯错。”申元林见黄海艳丝毫不给自己脸面,气愤道。

    “笑话,你和我什么关系,我缠着谁,又关你什么事情?”黄海艳不屑道。

    “好了,好了,你们都少说一句。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我看申师弟的情况不是很好,需要尽快调理。”丁友明和褚雨嘉见两人闹开,连忙劝解道。

    同时,两人也大致猜到点事情缘由,暗地里直摇头。

    四人上了车。

    两位女士坐在后面。

    一上车,褚雨嘉就按了一下按钮,一道隔屏缓缓落下,隔开了后座和驾驶室。

    “怎么最终还是决定破禁了?”隔屏落下之后,褚雨嘉问道。

    “唉,你也知道我们玄女门的功法,我自懂事开始就不断吸收炼化阴柔之物,坚守真阴不破,修为进步神速,法力也甚是纯炼。但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到了一定极限之后却是物极必反。”

    “所以我们玄女门的弟子,到了一定修为和年龄便要开禁,行阴阳媾和之事,而且对阳气要求还比较高,所以不能一直守着一个男人。”

    “我已经近两年时间修为寸步未进,师父已经催了许多次,要我寻个男人修行。有时候,想想做个平凡的人也好,至少有选择从一而终的权力,而我却没有,除非我肯放弃这么多年的苦修,除非我不顾师父寄予我身上的厚望!”黄海艳回道,眼中再次流露出一抹感伤和无奈。

    “外人只知道我们风光厉害,又哪里知道我们这条路的艰辛!不过男男女女之间的事情,也就这么一回事。你看我和丁友明说起来算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了吧!很多人都说我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双。但你也知道,男人是没有不偷腥的,就算男人自己不偷腥,但也架不住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啊!”

    “丁友明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最关键的还有钱!你说,这样的男人,他不找女人,女人都会缠上他。”

    “我以前还想着他能守着我一辈子,现在我算是看透了,只要他不做得太过分,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你也看开一些,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女人为什么不可以?更何况,你这也是别无选择!”褚雨嘉开导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心里总是不舒服。”黄海艳说道。

    “有什么好不舒服的!其实申元林还是挺不错的,虹申集团的未来继承人,论财富,我们几家都跟他家差了一大截,而且他还是我们圈子里的人,知道你玄女门的事情,跟他做个露水姻缘也好,这样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褚雨嘉说道。

    “这是绝不可能的!我的第一次,要找也绝对是一位能第一眼就让我心动,并且不是那种一看到女人就浮想翩翩的男人!”黄海艳不假思索道。

    说这话时,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张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