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五十一章 下阴招
    “滚一边去!”申元林直接一甩,男子立时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别看男子刚才还牛哄哄的,但一见申元林一副狂傲凶悍架势,又一身孔武有力,竟然吓得真的拿起行礼,灰溜溜地滚蛋了。

    众人见状自然难免要对那男子嗤之以鼻,心里暗骂软蛋,同时等他们回过神来,再看向依旧一副悠闲地翘着二郎腿看书的秦正凡,不由得暗地里竖起了大拇指。

    还别说,这家伙虽然长着一张吃软饭的小白脸,但论硬气,论镇定功夫,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申元林赶走了那垂涎黄海艳的男子之后,干脆直接坐了他的位置,目光如刀一般直直地射向秦正凡,充满了挑衅和警告味道。

    可惜,秦正凡压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这让申元林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郁闷感,而且刚才他那番做法本就抱着杀鸡给猴看的目的。

    结果,秦正凡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上一下,这让申元林自我感觉有一点像上蹦下跳的小丑一样。

    申元林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一对偏细长的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阴冷的光芒,双手放在台板下面,十指灵活地掐动着。

    一丝丝寒气渐渐地在十指上萦绕。

    坐在他身边的文静女子,莫名地感到一股阴冷,还以为是对面的空调开得有些猛,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往窗边靠了靠。

    低着头看书的秦正凡看起来却浑然未觉,但眼眸深处有寒芒闪烁。

    “哼,此人还真是心胸狭窄之辈,我又不曾惹他,是他的同伴非要缠上我,又关我什么事情,竟然为了这事情,私底下要对我下阴招。”

    “以他这修为,这阴寒之气真要侵入普通人的身体,恐怕少不得要大病一场。”

    心中想着,秦正凡正准备暗地里给申元林一个教训时,他身边竟然也传来了一丝阴冷的气息波动,却是黄海艳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时尚杂志,一双好看的纤纤玉手,看似无意地快速掐动着。

    一丝丝阴冷气息直直对着申元林而去。

    申元林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将藏在台板下的手缩了回来,搁在台板上。

    黄海艳见状又重新拿起了时尚杂志,一副悠闲地看起来。

    “小子算你运气好,有女人护着你!”申元林暗恨道。

    “算你运气好!”秦正凡见黄海艳逼得申元林收手,暗暗摇头,心里倒是对刚才一直缠着自己的黄海艳产生了一丝好感。

    说起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黄海艳这个祸水级别的大美女为什么会缠上自己。

    真要说帅,其实他比申元林要差一些。

    论财富,光从穿着上就不难判断,两人差得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表面上看他还是一位普通人,而申元林跟她却是同类人,都是超然的玄门人士。

    没道理,放着这么一位优秀的同伴帅哥弃如敝履,反倒对他这样一位穷帅哥视如珍宝,死缠烂打的。

    “难道说,这女人对自己一见钟情了?”秦正凡心头不禁一动,血液流速都微微有些加快。

    自从上次因为家境贫寒被女友的家人鄙视,女友最终弃他而去之后,秦正凡一直不愿意再度对女生打开心扉,一心扑在学习上面。

    甚至秦正凡还暗暗发誓,等以后事业有成之后一定要找一个,真正喜欢自己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他的钱财身份之类的女人。

    所以,虽然秦正凡目前还没打算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但一想到黄海艳对自己的感情有可能是很纯粹的一见钟情,不掺杂任何其他东西,还是难免有些怦然心动。

    当然,黄海艳也确实是一位超级大美女!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在秦正凡脑子里一闪而过。

    他现在心思还在学业和修行上,并不想太早参合感情问题。

    火车途中又经过几个县市,不时有人下车,也有人上车。

    大概过了两个半小时,这趟火车只剩下最后一站,南江州州城楚安市。

    “帅哥,我叫黄海艳,这是我的电话,以后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掉的麻烦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应该能帮上一点忙。”见马上要到最后一站,黄海艳终于再度打破了沉默,从包里取出一张制作得很精美的卡片,递给秦正凡。

    “我叫秦正凡,谢谢你的好意,我想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反正要下车,以后不会再见,而且他心里也确实对黄海艳产生了一丝好感,终究不忍心太拂她的面子,告知了自己的名字,至于以后再联系什么的,他婉言拒绝了。

    开玩笑,他如今可是修灵者,这个星球的星主,最高长官,他解决不掉的麻烦事,凭黄海艳这点本事又如何能解决?

    “秦正凡!刚正而平凡,倒是有点名如其人。”黄海艳嘴里念着秦正凡的名字,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感伤无奈之色,但很快她便再度冲秦正凡盈盈一笑道:“不管有没有那么一天,你这么拒绝一个美女,觉得合适吗?”

    说罢,黄海艳不由分说地将卡片塞到秦正凡手中。

    秦正凡最终还是扫了一眼,然后收了起来。

    精美的卡片上,除了黄海艳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再也没有其他文字。

    火车很快到站,并缓缓停了下来。

    黄海艳和申元林坐在靠过道的位置上,两人先起身离开。

    黄海艳在前,申元林故意落后几步,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十指灵巧地掐动,一丝丝寒气再次在他指尖萦绕,然后凝聚成一道无形的阴寒气流,猛地对着秦正凡冲去。

    “申元林,你在干什么?”黄海艳感受到身后的一丝寒意波动,猛地扭头,看到申元林法印已完成,不禁脸色骤变。

    黄海艳话刚说出口,不知道何故,四周的空间突然起了一丝波动紊乱,那冲出去的阴寒气流竟然倒转。

    申元林见自己放出去的阴寒气流倒转冲击己身经脉,不禁吓得魂都差点要飞了起来。

    这可是法术反噬!

    轻则灵力紊乱飞窜,伤及经脉,功力损失;重则经脉断裂,那可就不是损失一点功力的问题,一个不好,那是功力尽失,甚至半身不遂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