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三十二章 我县里也认识几个人
    “什么?姐夫,你竟然还联合了几人写了投诉信!是不是老李头,小韩他们几家?”黄小志闻言大惊失色道。

    “没错,是他们,怎么了?”

    “还能怎样?他们几家也遭殃了呗!当然我们家是重点招呼对象。”黄小志没好气道。

    “我草!”秦家谦拍案而起。

    “那个林老四怎么会知道是二叔他们投诉的?”秦正凡皱眉道,脸色越发寒冷。

    “正凡,这你都不明白吗?林老四上面是有人的,你以为你二叔投诉就有用吗?不仅没用,他们还能知道是谁投诉他们,然后专门针对你二叔他们!”黄秋玲没好气道。

    “知道就知道,给工商局投诉没用,我就给县里的其他部门都寄去投诉信,我就不信他们能……”

    秦家谦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秦家谦拿出来一看号码,便气呼呼地接了起来,道:“林老四,你别过分了!”

    “啧啧,老秦,你发那么大的火气干什么?大家和气生财嘛!”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

    “林老四,现在这个社会是讲法律的,你别以为你能一手遮天,无法无天!”秦家谦说道。

    “老秦,你这话讲的就有些过分了。我哪里不守法了?是你们进的货有质量问题,关我什么事情。不过,说起质量问题,我的货肯定是有质量保证的。我们是多年的交情了,做生不如做熟,你又何必非要辛苦从其他地方拿货呢?”

    “得了吧,林老四,你那些货什么质量什么价格,你心里没点数吗?”

    “这么说,这事是没得谈了?”

    “没得谈!”秦家谦斩钉截铁地回道。

    “那你好自为之!”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冰冷冷的话,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切,好自为之?吓谁呀!你他妈的才要好自为之!”秦家谦不屑地冲着已经挂断的手机骂了一句,然后端起酒杯道:“正凡,来,我们喝酒。小志,你也坐下一起喝酒。”

    “好!”秦正凡端起酒杯跟二叔碰了下,然后说道:“二叔,迟些你把投诉信也给我一份,我县里也认识几个人,明天向他们反映反映。”

    “正凡,你就别添乱行不行!你平时除了读书,连话都跟别人讲不上几句,县里你能认识什么人?而且这种事情是你能管的吗?你以为林老四没有几下子,上面没人罩着敢这么做吗?”黄秋玲见秦正凡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要插手这件事情,不禁气得脸都涨红了。

    “什么添乱不添乱的?正凡是我们苍Y县一中走出去的高材生,他的高中同学早他几年走上工作岗位,说不定已经有人在苍Y县混出了名堂呢!”秦家谦反驳了黄秋玲两句,然后转向秦正凡道:“是不是,正凡?”

    “这个我倒不清楚。”秦正凡有些尴尬地回道。

    他小学和初中都跳过级,所以读高中时才十二岁,跟那些高中同学年龄差得有些大,本就玩不到一块,再加上他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联系很少,对高中同学的近况还真不清楚。

    秦家谦闻言不禁一愣,而黄秋玲则已经面带一丝嘲讽之色道:“行啦老秦,你又不是不知道正凡的性格,他除了读书厉害,你看他像是会经常跟同学联系,走动关系的人吗?”

    秦家谦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发现黄秋玲说的都是事实,只好道:“读书厉害才是真本事!”

    说罢,秦家谦端起酒杯道:“来,正凡喝酒。你是读书人,二叔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秦正凡嘴唇动了动,本想说自己如今认识县警察局的几位正副局长,但想想真要说了,恐怕二叔他们也难以相信,自己也不好解释。

    而且说起来,秦正凡跟孙宇等人也谈不上多深的交情,他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孙宇他们管不管得着,所以寻思着,还是等明天去警察局一趟,当面问过之后,再说也不迟。

    当然,孙宇他们若没办法帮忙,秦正凡也肯定不会坐看二叔受别人的欺负,少不得要亲自暗中出手。

    他如今父母亲都不在了,秦家谦虽然只是堂叔,但在他的心目中却是最亲的人,是容不得人欺负的。

    拿定主意,秦正凡就不再提找人帮忙的事情。

    因为批发市场的闹心事,二叔酒喝的有点凶,这让秦正凡心里对那个林老四和他幕后的保护伞越发恼恨。

    城西,一间装修得金碧辉煌,透着一股子暴发户气息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

    一位脖子上戴着一根粗大金项链,手上戴着大大的翡翠戒指,头大脖子粗的男子,坐在大班椅上,双脚搁在办公桌上,手中夹着香烟,不时抬头朝着天花板吐着烟圈。

    这男子正是林老四。

    面对办公桌的沙发上,坐着一位满脸横肉,胳膊上纹着头老虎的男子。

    “林哥,秦家谦那家伙怎么说?”纹身男子问道。

    “这家伙嘴巴还是很硬。”林老四脸上的肉抽动了一下,回道。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纹身男子问道。

    “现在整个市场的人都看着秦家谦,如果我们不将他制服,这口子一开,其他人的气势就上来,我们这独门生意就做不下去。而且秦家谦这家伙还联合了一些人写投诉信,虽然我跟工商局的几个领导都有些交情,该打点的也已经打点到了,但他们也是怕麻烦的。秦家谦要是投诉下去,他们肯定会认为我办事不利索,没他们支持,这独门生意我们同样没办法做下去。”

    说到这里,林老四脸色突然阴冷了下,将手中还剩下大半截的香烟猛地往烟灰缸中狠狠一按,道:“挡人钱财就是杀人父母!既然秦家谦这家伙非要挡我钱财,那也就不能怪我出狠招。”

    “阿虎,你的人还盯着他的宝贝儿子吧?”

    “嗯,我打个电话问一下。”阿虎点点头,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