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十六章 二叔
    “还真巧了,正凡你这是准备出门吗?”十多米开外,一位肚子已经微微凸起,头发打理得很是光亮,胳膊下夹着一个黑色皮包的中年男子见门突然打开,微微一怔,然后一边快走两步,一边笑道。

    “没有,是听到二叔的脚步声,就立马出来开门迎接了。”秦正凡满脸笑容道。

    如果现在司徒初雪看到秦正凡满脸笑容的样子,肯定以为大白天见鬼。

    在她看来,秦正凡就是一个面瘫冷酷男,又哪会对别人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

    “少来,你小子真要这么有心,回来都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去二叔家坐坐,还得二叔亲自上门。是不是书读得多了,瞧不上二叔这没文化的人?”二叔笑骂道。

    “二叔你这可就冤枉我了,你是长辈,我书读再多,也不敢瞧不起你呀!不过这么多天没去二叔家坐坐是我不对,下次一定改。”秦正凡连忙面带惭愧之色道。

    “咦,正凡,我发现你有些变了,以前你嘴巴可不这么会讲话的。”二叔闻言有些意外地看着秦正凡。

    “有吗?”秦正凡闻言不禁微微一愣,心里也有些惊讶与自己的变化。

    以前,面对熟悉的人,尤其家人,虽然他绝不会像昨晚对待司徒初雪一样面瘫冷酷,但相对其他人,他绝对是话语不多的人,表情也偏冷淡。

    像今天这样先是满脸笑容地出门迎接,然后又一脸惭愧地赔不是,确实不像他以前的作风。

    以前,他就算认为二叔批评的有道理,也只会记在心头,然后直接下次改进,而不会主动说出口。

    以前,他更习惯用行动来直接表达,不屑于用口头表示。

    “有,绝对有!”二叔点头道。

    “二叔说有那就一定有。”秦正凡笑笑,然后邀请二叔进院子。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秦正凡已经明白过来原因所在。

    以前他只是个穷小子,还是个孤儿,就算是博士,内心深处总还是有那么一丝不自信和情感上的脆弱,尤其女朋友的离去,更是刺痛了他。

    他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冷酷,那是为了要掩饰他内心的不自信和情感上的脆弱。

    他一心努力读书,就是要与命运抗争,要摆脱这份不自信和脆弱,不愿意再被别人看低。

    但现在他已经是修灵者,是一位远超凡人的强者,甚至暗地里他还是这个星球的最高掌权者。

    心境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变化。

    心境的变化,不知不觉就在行动和言语上表现了出来。

    “就坐院子里吧,这里空气好。”二叔进了院子,叫住了准备进屋的秦正凡。

    “那好,二叔你先坐着,我给你倒杯水。”秦正凡说着快步进屋。

    二叔抬起手,想要再度叫住秦正凡,最终又一脸欣慰地收回手。

    很快,秦正凡端着水杯出来。

    “你明年就要博士毕业了吧?”二叔一边接过水杯,一边问道。

    “是的。”秦正凡点头回道。

    “按你的性格,应该是准备留在南江大学当老师吧?而且,你爸妈生前跟我谈起时,曾经说过不图你当官发财,如果能做个老师,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嗯!”秦正凡点点头,想起过世的父母亲,鼻子一阵发酸。

    “你读书虽然很厉害,但要留在南江大学光靠读书厉害是不行的,这年头你还得多走动走动关系,尤其导师和学院领导那边更要多下点功夫,该花的钱也得花。”

    “南江大学是我们州第一高等学府,二叔就一小地方的小老板,可没办法帮你走关系,只能在钱财上面支持你一把。这里是两万块钱你拿着。也就一年时间了,你得抓紧时间多走走关系,钱不够跟我说。你要是能留在南江大学,叔我脸上也有光,花再多钱也是值得的。”二叔见秦正凡点头,说着打开皮包,从皮包里取出两叠钱,塞给秦正凡。

    秦正凡看了眼手中的钱,接着抬起头看向二叔,心里不禁一阵感动。

    他爷爷这边一脉单传,他爸爸是独苗,所以眼前的二叔秦家谦,其实并不是亲二叔,是堂叔,是他三爷爷的大儿子。

    他爷爷三兄弟,他爷爷是老二,大爷爷据说早年坐船漂洋过海,要去异国他乡闯荡,结果船出了事情,然后就没了音信。

    三爷爷这边倒是人丁兴旺,生了两儿一女,儿女在村里也都算是有些出息。

    二儿子读了中专,毕业后留在了外州州城当了一名公务员,据说他的妻子有些能量,如今倒是混了个一官半职的。

    一个女儿嫁给了隔壁县一户家境殷实的人家,那户人家在国外有亲戚,早些年,她和他丈夫一起投奔他,据说如今在国外发展很不错。

    秦正凡口中的二叔秦家谦则是三爷爷家的大儿子,留在苍Y县发展。

    秦家谦没读过几年书,但脑子灵光,会钻营,很早就去县城开了家小饭店营生。

    早年村里的交通不便,没有外人来收购鱼鲜,所以村里渔民打上来的海鲜都是开船送到别地方的码头卸货贩卖。

    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风湾村的渔民压根就不是什么强龙,所以价格被压得很低,辛辛苦苦也赚不到多少钱。

    秦家谦见别人收购了自家渔村的海鲜,转手就能赚上一大笔,心想,自己就是风湾村的人,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县城那边也认识一些餐饮业的人,只要海鲜好,价格地道,送货上门,应该不愁销路,干嘛让别人赚这笔钱。

    于是秦家谦自己搞了一艘专门用来运海鲜的小船和一辆带有冰柜的货车,以差不多的价格在风湾村直接收购海鲜。

    渔民们不用专门辛苦开船去别人的码头,也不用跟别人讨价还价,忍受当地人的欺负,自然是乐得将从海里打上来的鱼鲜直接卖给秦家谦。

    秦家谦先是专门送餐厅酒店等商家赚取差价,后来生意做顺了,赚了些钱,干脆又在县城的海鲜批发市场搞了个摊位。

    如今,秦家谦已经有一百五六十万的资产。

    苍Y县普通人一个月收入也就一千左右,一百五六十万的资产在苍Y县虽然算不上富豪人家,但也绝对算得上有钱人家。

    三爷爷的两儿一女,秦正凡家跟秦家谦关系最好,这固然有两家都在苍Y县的缘故,但主要原因还是秦家谦这人比较念亲情。

    四年前,他父母亲意外离世,他刚被保送南江大学读直博,人情世故懂得很少,父母亲的很多后事其实都是秦家谦在帮忙操办,他外婆家远在其它州,本就没什么来往,也就两位舅舅匆匆赶来参加葬礼后就回去了。

    奶奶那一边的亲戚关系本就远了,再加上秦正凡家只是穷渔村的一户普通人家。

    正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在他奶奶去世之后,奶奶那边的亲戚就已经很少有什么来往,所以葬礼时,奶奶的亲戚那边也就来了一位邻镇的表姑,其他人因为山路不好走,距离远没有赶来。

    正因为这样,秦家谦虽然不是秦正凡的亲叔叔,但在他心里却胜似亲叔叔。

    如今秦家谦又特意赶来过问他工作的事情,并且还专门送了钱给他,纵然如今秦正凡已经今非昔比,心里还是非常感动和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