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九章 忘了还有两把枪要上缴【求推荐票】
    “孙局长,夜已经很深,既然你们来了,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我先回家了。”秦正凡见孙宇要去查看凶徒,自不愿意再在这里耽搁下去。

    “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怎么回去?我们有船在,你随我们一起坐船回去吧,而且凶徒是你制服的,你总也得去做个笔录什么的。当然你是见义勇为,这案件也清楚,笔录的事情倒不是很急,主要还是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不方便也不安全。”孙宇再次微微一愣,然后说道。

    “我家在风湾村,跟你们不同路,走山路反倒更方便。你不用担心,这一带我熟,不会有事情的,就这样说定了,需要做笔录时,你打电话给我。刚才司徒女士用过我的手机,我想你们应该不难查到我的手机号码。”说罢,秦正凡也不等孙宇反对,转身快步下山。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修炼之事,又哪有心思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而且,秦正凡才刚刚学会提纵术,每一次飞跃都有六七米远,那种欲乘风归去的感觉实在非常美妙,秦正凡还远未过瘾,此时巴不得远离众人的眼目,独自再在山岭里快速飞跃,如鸟儿一般在空中滑翔。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贼大!”孙宇见秦正凡转身就走,没几下就消失在夜幕之下,无奈地摇摇头。

    倒是他身边的警员却望着秦正凡消失的身影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徒初雪也是如此!

    “小林,那两家伙有什么不对劲吗?”孙宇却没想那么多,一边随口问了一句,一边朝两位凶徒走去。

    “孙局你看了就知道了!”小林闻言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收回目光,追上孙宇,低声道。

    孙宇闻言目露诧异之色,快走两步。

    这一走近两凶徒,手电筒一照。

    “呲!”这大夏天的,孙宇不禁猛吸一口冷气,背后都有冷汗冒了出来。

    只见两凶徒不仅双手被掰断,而且后背肿得老高,赫然印着一个手掌印,那手掌印充血,样子就像电影里演的中了武林高手的血手掌一样。

    此外身上再无其他伤痕。

    孙宇是一位老刑警,眼光毒辣,自然不难看出来,两凶徒先是各自中了一掌,然后失去反抗能力,才被掰断双手的。

    否则凶徒身上不可能会没有其他打斗伤痕。

    这也就是说,秦正凡是一掌拍翻一个,然后掰断他们手,让他们彻底丧失反抗能力。

    不仅如此,孙宇还发现两位凶徒肌肉结实,拳骨有厚厚老茧,显然经常练拳。

    这样的凶徒绝对是难缠的人物,就算孙宇自恃人高马大,身手在警局中数一数二,也没把握自己能一个人制服两个,更别说,干脆利落地一掌拍翻一个了!

    “看走眼了,真没想到那么文弱的一个年轻人,身手竟然这么厉害,怪不得这大晚上的敢一个人赶山路,这是艺高人胆大呀!”孙宇猛吸一口冷气之后,大为感慨道。

    孙宇正大为感慨之际,有脚步声传来。

    “秦先生你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吗?”孙宇转头,见是秦正凡,不禁面露意外疑惑之色。

    “刚才走得急,忘了还有两把枪要上缴。”说着秦正凡将两把手枪递给孙宇。

    四周一下子安静得有些可怕!

    孙宇等警察全都死死盯着秦正凡手中递过来的两把手枪。

    手电筒光照下,手枪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芒。

    之前,司徒初雪只是打电话跟她父亲说凶徒已经被制服,她已经脱险,还有详细地址,至于凶徒有枪械之类的细节,她根本没有提起。

    所以孙宇等人到这时才知道,秦正凡制服的不仅是练家子的两个凶徒,而且还是手中有枪的两个凶徒!

    这让孙宇等人如何不震惊?

    呜呜呜—

    夜枭的凄厉叫声突然在黑夜中响起,孙宇等警察全都浑身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额头上都有冷汗冒了出来。

    秦正凡哪会想那么多,他把枪给了孙宇,还没等他开口,已经转身飞快走人。

    “特么的,竟然还有枪,而且还是两把,那年轻人竟然毫发无损地将他们制服了?实在太牛逼了!”

    “是啊,带枪的家伙哪个不是亡命江湖的凶徒!就算我们对上,一个搞不好都得有兄弟牺牲啊!结果那年轻人倒好,一掌拍翻一个,然后掰断手臂,直接完事,这身手也实在太吓人了!”一位老刑警也是满脸惊容感慨。

    身为老刑警,他自然也能从两位凶徒身上的伤势大致推断出当时的打斗情景。

    “亡命江湖!”孙宇听到这个词,心头不禁猛地一震,脱口道:“马上将他们带回警局好好审问,这两人手中十有八九有命案!”

    孙宇此言一出,其他人全都浑身一震,面色变得极为严肃。

    任何一件命案都是大案!

    于是,孙宇等人再也顾不得惊叹秦正凡的身手,押解着两位凶徒下山。

    绕着山脚流过的一条河里停着一艘船。

    众人上了船,马达声响起,轮船离岸。

    司徒初雪望着越来越远的荒山,竟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反倒心绪说不出的纷乱复杂。

    她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被两个凶徒劫持到一座到处是坟墓的荒山,她更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在一座到处是坟墓的荒山里抱着一位陌生男人哭得稀里哗啦,会将头靠在他的肩头沉沉地睡去。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那张黑暗中看不大真切的小白脸主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从天而降的英武样子,他在地上铺衣布的认真样子,还有他头也不回一下就转身离开的冷酷样子。

    “司徒初雪你想这个面瘫冷酷男干什么?”

    “难道你还没受够他的臭屁脾气吗?”

    “哼,走就走,急着投胎吗?”

    “不就是会点武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再见面瘫男,不,以后再也不见!”

    想到这里,司徒初雪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和失落。

    她心知肚明,不管她想不想再见到这位从天而降救了她一命的面瘫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面瘫男绝对不屑再见到她!

    “孙局!孙局!”司徒初雪心里正有着一种莫名的惆怅和失落时,有激动的声音突然在黑夜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