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七章 面瘫男
    “谢谢你救了我,还有这手机。”司徒初雪将手机递还给秦正凡,说道。

    “不客气,这些是我应该做的。”秦正凡语气平淡地说道,月光下,他的脸庞线条分明透着一丝冷淡,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举手之劳一样。

    “你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吗?”司徒初雪有些好奇地看着秦正凡。

    平时,她并不是个八卦的女人,尤其对男生,她更是懒得搭理。

    但眼前的男子就在刚才从天而降救了她的性命,而且长得也有点帅,也有点冷酷,就算司徒初雪对男生再怎么不感兴趣,对他还是产生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武林高手?”秦正凡微微一怔,然后马上淡淡道:“不是!”

    他当然不是武林高手而是修灵者。

    “不说算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我爸,警察应该很快就会赶来。”司徒初雪还以为秦正凡不愿意谈他身份的事情,目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捋了下被山风吹乱的秀发,说道。

    “嗯!”秦正凡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然后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沉默不语。

    他想起了刚才“我欲乘风归去”的那种奇妙而畅快的感觉,也想起了师父临终前说过的话。

    “可惜,天凤星灵气稀薄浑浊,我最多只能修炼到采灵十二层,若不然就可以朝月亮飞去,那该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朵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

    坟山一片漆黑,山风呼呼地吹过,野草在风中如虫蛇蠕动,一座座涂着白漆的坟墓就像鬼魂一样漫山遍野。

    呜呜呜—

    啊啊啊—

    夜枭和两位凶徒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凄厉叫声交替在坟山上空回荡着,使得黑夜下的坟山越发阴森恐怖。

    司徒初雪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朝秦正凡靠近。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阴森坟地,地上还横躺着两位凶徒,也只有秦正凡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秦正凡见司徒初雪朝他靠近,下意识地挪移了下身子,他不习惯跟一位女人,尤其漂亮的女人靠得很近。

    刚才被她抱着哭,那纯属意外,而且那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但现在不一样,一切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到秦正凡挪动身子,身上自带很冷的气场,仿若生怕她要赖上他,占他便宜似的,司徒初雪脸色微变,目中流露出一抹羞恼之色。

    她司徒初雪什么人?平时就算再优秀的男人主动讨好,她都不屑一顾,更别说孤傲冷酷的男人了。

    面对后者,她只会比他更孤傲冷酷!

    呜呜呜—

    啊啊啊—

    凄厉的叫声在黑夜中越发刺耳清晰,就像有漫山遍野的厉鬼正在不断潮涌而来。

    司徒初雪再次朝秦正凡靠近。

    秦正凡再次挪移。

    但这一次,司徒初雪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抓住秦正凡的手。

    秦正凡的手温暖有力,司徒初雪惊恐的心仿若找到了港湾一样,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秦正凡微微皱眉,刚要将手抽出来,司徒初雪已经哀求道:“我,我害怕!”

    秦正凡的手僵了一下,最终还是任由司徒初雪死死抓着。

    就这样,一对初次见面的陌生男女,在夜幕下,手牵着手站在到处是坟墓的荒山,吹着山风,不远处是一对被绑了双脚,断了双臂的凶徒在哀嚎,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样手牵手站着,秦正凡倒没什么问题,他现在有修为在身,就算站上一晚上也不会累着,但司徒初雪就不一样。

    她受了一整天的惊吓,早已经筋疲力尽,没站多久就双腿发酸发麻,摇摇欲坠。

    她很想靠在秦正凡的身上,但几次偷偷看秦正凡,见他如一根木头一样戳在那里,月光下侧脸线条分明,散发着一种寒冷的气场,最终没敢靠过去。

    “你不要偷偷看我,有什么事情你说。”当司徒初雪实在受不了双腿的酸麻,再次偷瞄秦正凡,想着是不是要豁出去时,秦正凡突然开口说话,但他的目光依旧望着前方,根本没看司徒初雪。

    “我才没偷看你!”秦正凡的突然开口,让司徒初雪如同做贼被发现了一般,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算上这一次,你偷看了我十次。”秦正凡一脸平静地说道,依旧没有扭头看司徒初雪。

    司徒初雪张嘴愣了半天,然后突然有种想狠狠踩他几脚的冲动。

    既然知道姑奶奶偷看了你十次,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但最终司徒初雪没敢付诸行动,此时此刻,她实在不敢得罪这位面瘫兼冷酷男,而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我很累,能不能借你肩膀靠一靠,就一会儿!”

    “不能!”秦正凡的回答干脆简练。

    “你……”司徒初雪当场双眼就笼上一层水雾,这次她很想狠狠咬秦正凡一口,很想质问他是不是男人。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和美貌,若是在学校里放出这句话,不知道要有多少男人争着抢着这份光荣的任务。

    结果,秦正凡竟然不假思索就拒绝了。

    不仅如此,司徒初雪的“你”字才刚说出口,秦正凡已经将他的手抽了回去,然后转身走开。

    见秦正凡突然松开她的手,转身离开,司徒初雪顿时慌了,跺了跺脚,冲着秦正凡叫道:“喂,你不要走啊,不靠就不靠,你这人怎么这……”

    “嘶啦!”

    司徒初雪后面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两眼惊恐地看着秦正凡停下脚步,蹲下身子,伸手去撕扯瘦小凶徒的衣衫。

    “他要干什么?他不会还是个变态狂吧!”看着转眼间,秦正凡就把那瘦小凶徒的衣衫撕扯下来,剩下那瘦小凶徒光着上身,整个人蜷缩起来,瑟瑟发抖的场面,司徒初雪心里感觉解气的同时,浑身汗毛都根根了起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个男人,大晚上,荒山野外,把另外一个男人的衣衫给撕扯掉,让他光着上身,司徒初雪除了能想到变态狂,实在想不到其他用意。

    秦正凡似乎全然没发现司徒初雪的异样,将瘦小凶徒的衣服给撕扯下来之后,又转向另外一位凶徒,将他的衣衫也给撕扯了下来。

    然后秦正凡才站直身子,手中拿着两件被撕破的衣衫,月光下,面无表情地转向司徒初雪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司徒初雪上下牙齿打颤,欲哭无泪。

    真是刚出狼群又入虎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