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四章 传功
    灵力灌顶而下,一开始秦正凡还感到说不出的舒服,仿若有一股涓涓溪流缓缓流入体内,在体内来回流转,清凉中又带着一丝温暖。

    “这是灵力在你十二正经中的运转路径,你务必牢牢记住,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你引导!”一道威严的声音在秦正凡耳边响起。

    秦正凡心神一凛,再也顾不得体会那清凉中又带着一丝温暖的舒服感觉,而是让心神跟着灵力不断在体内来回流转,试图将灵力流经的路线记住。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涓涓溪流开始变得汹涌起来,渐渐得仿若变成了翻腾的大江,使得秦正凡感到整个人都在被不断冲击,不断膨胀,仿若随时要像气球一样爆炸开来。

    不仅如此,那清凉的感觉彻底消失,变得无比的炙热,就像有火焰在他体内熊熊燃烧,要将他烧成灰烬。

    但因为有过方鸿的叮嘱,秦正凡倒没有惊慌,只是苦苦咬牙坚持,紧守心神,不让它崩溃。

    后天杂质混杂着汗水和鲜血不断从秦正凡身上的皮肤渗透而出。

    有血水流过挂在秦正凡脖子上的一块红玉骨坠,那红玉骨坠里面赫然发出一点点红光,仿若有火焰在跳动。

    秦正凡紧闭双目,死守心神,自然发现不了这变化,只隐隐感到心神跟什么东西起了一丝很微妙的联系。

    启灵是一件危险之事,更何况方鸿还要将一部分灵力传给肉身“孱弱”的凡人,自是更加危险,纵然以方鸿的修为也绷紧了心神,不敢有半点分心,也没发现那块红玉骨坠的变化。

    一轮明月破开乌云,对着荒山洒落点点清冷的银光。

    方鸿脸上露出一抹既欣慰又遗憾的复杂笑容。

    “果然能融合我的一部分灵力,可惜肉身根基太弱,只能达到采灵三层,不过也已经很不错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笑意渐渐凝固在方鸿的脸上,接着他的肉身就像老旧的皮囊兜不住里面的酒水,竟然纷纷裂开,有磅礴灵力从崩裂的地方冲泄而出。

    这冲泄而出的灵力,本应当消散在天地之间,但当它们冲泄而出时,似乎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力量吸引,纷纷被卷入挂在秦正凡脖子上的那块红玉骨坠。

    红玉骨坠越来越亮,到了后来轰地化为了一只上古凤凰虚影,没入秦正凡的眉心。

    这上古凤凰虚影一没入秦正凡的眉心,秦正凡便感到头疼欲裂,仿若整个脑袋要被撑爆了一样,那种感觉比起刚才肉身要被撑爆更加直接清晰,仿若直指灵魂!

    秦正凡以为师父还在给他传功,只敢紧守心神。

    秦正凡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到后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无边无际黑暗中的一点飘荡着的火光,随时都要熄灭。

    过了不知道多久,秦正凡终于昏了过去。

    昏迷中,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他梦到了一只无比庞大的凤凰,它的羽翼张开遮天蔽日,羽翼煽动之间,有火球滚落,便如一轮轮的太阳。

    他还梦到了许多无比恢宏的战争,无比浩大的世界。

    ……

    夕阳西下,余晖染红了天边的云朵。

    秦正凡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一张开眼睛,秦正凡发现世界从未像今天这般的绚丽多彩。

    身边爬动的蚂蚁,在他眼前飞舞的蝴蝶,原本近视的他望去,都是有些模糊,但现在却连它们身上的触角,花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仿若拿着放大镜去照看一样。

    整个世界,似乎在他面前揭开了面纱,变得更加透彻清晰和多彩。

    思绪从震惊与眼前世界的变化中,渐渐回过神来。

    昨天发生过的一幕幕从脑子里闪过。

    “师父!”秦正凡顾不得检查身体的变化,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他看到身后已经气绝而亡的方鸿。

    看着方鸿,秦正凡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

    虽然两人成为师徒还不到一天,但秦正凡却感觉两人似乎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他已经谆谆教导他多年。

    如此伤心地流了一会儿泪,秦正凡方才收起悲伤的心情,用牙齿咬破了手指头,滴了一滴血在天凤法戒上。

    鲜血渗透入天凤法戒,接着秦正凡便发现自己与天凤法戒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联系,仿若天凤法戒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天凤法戒的空间并不大,高和宽大概一米,长有两米,合起来有两个立方米。

    里面放置的物品不多,一叠上面画着稀奇古怪符号的符纸,一把横刀,一把剑,一张弓,一套白色的衣服,一套表面流光溢彩的铠甲,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书籍和一些黄金。

    秦正凡知道,那些符纸就是师父说的灵符,那刀、剑、弓还有衣服和铠甲是师父说的灵器,而那些书籍则是他师父留下来,需要他自己慢慢琢磨的修炼功法和各种灵术。

    秦正凡暂时没心思去琢磨那些灵符、灵器的用法,也没心思去翻动书籍,现在最紧要的是让师父入土为安。

    秦正凡心念一动。

    一把横刀和一套铠甲出现在他的手中。

    见自己心念一动,横刀和铠甲就出现在自己手中,秦正凡没有惊喜,相反眼眶又忍不住湿润了。

    这一切都是拜师父所赐。

    秦正凡很快压下心头的悲伤,小心翼翼地给方鸿穿上铠甲。

    这铠甲是灵器,不会像棺木一样腐烂,正好可用来当棺木使用。

    给师父穿好铠甲之后,秦正凡又用横刀在柏树边挖土。

    这棵柏树是他祖父过世时种下的,如今已经过去七年,枝繁叶茂。

    横刀一插地,便没入到刀柄位置,那夹杂着石头的山地竟然如豆腐一样被切开,不禁吓了秦正凡一大跳。

    不过好在更惊奇的事情已经经历过,秦正凡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认真地挖了一个很深的方坑,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他师父放入进去,落着泪给他盖上土。

    这一切做好之后,秦正凡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在山背后,余晖染红了天边的云彩。

    “我明明记得师父给我传功时,天才刚刚黑下来,现在怎么又是傍晚了?莫非我在这里已经昏迷了一整天?”这个发现让秦正凡不禁吓了一跳,连忙从裤兜里翻出手机。

    一看手机屏幕,秦正凡再次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屏幕上的日期显示,他已经在这里整整呆了两天。

    “幸好只是两天,要不然明天二叔来我家,找不到我恐怕就要着急了!”吓了一大跳之后,秦正凡又暗暗有些庆幸,然后往山下望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山下已经变得阴暗下来,暮霭弥漫开来。

    若是换成以往,秦正凡看到的肯定是模糊一片,但现在他往山下望去,竟然连半山腰的草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就像用上了望眼镜一样。

    “不知道老鹰在天上看下面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真是神奇,看来连夜赶路回家不成问题,而且趁着夜晚爬山还凉爽!”秦正凡暗暗惊叹了一番,然后又重新给师父拜了三拜道:“师父,我先回家,改天再来拜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