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一章 坟山救人
    盛夏,天上没有一丝儿云。

    火热的太阳直射着大地。

    苍Y县,一座坟山山顶,一位长得颇为清秀的年轻人顶着火红的太阳,正满头大汗地在清理着坟墓周边杂草。

    年轻人叫秦正凡,今年二十三岁,是南江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他正在清理的是他祖父母和他父母亲的坟地。

    他的祖父母是寿终正寝,而他的父母亲却是因为一次意外事故双双离世。

    今天是他父母亲的四周年祭,秦正凡一早就独自一人翻过山岭来拜祭四位长埋与此的至亲长辈。

    拜祭过四位至亲长辈,又将他们的坟墓四周清理了一遍之后,秦正凡在他们墓前又静静地站了很长时间,直到太阳越爬越高,太阳晒在皮肤上都能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时,他才抹了抹湿润的眼睛,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四位长辈的坟墓拜了三拜,起身下山。

    坟山是一座荒山,杂草丛生,路边几乎没有可以遮阴的树木。

    秦正凡正快步赶着路,突然看到前面的山路横躺着一位老人。

    老人头发蓬乱,头上有好几处溃烂脓疮,身上散发着一种东西腐烂败坏的难闻气息。

    秦正凡是位心地善良朴实的读书人,而且从小他的祖父母格外疼爱他,对老人他有一份很特殊的感情。

    所以见老人这大热天的一个人横躺在山路上,根本不顾得老人身上的污秽和难闻的气味,连忙上前将他扶起靠着自己身子坐着,关心地问道:“老人家,你哪里不舒服?你的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哪里?”老人身子微微一颤,双目流露出茫然中带着沧桑悲伤的目光。

    “我的家在很遥远的地方,年轻人,你不用管我,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只要躺一会儿就好了。”老人很快就收起了目中茫然,面带一丝凄凉道。

    秦正凡见老人悲伤,话语中又难掩凄凉心情,还以为老人家的子女不孝,不赡养老人,或者他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孤身一人,也想起了格外疼爱自己,如今已经失去的祖父母,心中大起怜悯,脱口道:“那怎么行?你头上皮肤都长脓疮了,必须尽快用药水清洗贴敷。而且,这里是坟山,平时几乎没有人来往,倒是多有虫蛇,你躺在这里,肯定要出事情。”

    “我出事情?”老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终于抬眼看向秦正凡。

    这一看,他那看似浑浊的眼眸深处竟然闪过一抹如闪电一般的精光。

    “是啊,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会出事情的。”秦正凡肯定地点点头。

    “一死万事休,出事情就出事情吧,年轻人你还是走吧,不用管我。”老人叹气道。

    “那绝对不行!要不这样,你先跟我回家?”秦正凡说道。

    “然后呢?你也看到了我身体老迈孱弱,孤独一人,你管得了我一时,也管不了我余生,那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就让我这样一个人在这里静静地死去。”老人摇头道。

    秦正凡一想到老人孤零零一人躺在荒山野外,凄凉地静静等待死亡降临,

    鼻子不禁阵阵发酸,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同情心,脱口道:“谁说我管不了你余生的?我在村里还有栋老宅,反正是空着的,你可以住在那里。吃用方面,你一个老人家又花费不了多少,我父母亲还给我留了点积蓄,学校导师那边也会有点生活费给我,只要省着点用,支撑个一年肯定没问题。等我毕业找了工作,我们也就不用担心开支问题了。”

    “你真肯养我老头子的余生?”老人闻言眼眸深处再次有一抹精光如电一闪而过,双目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正凡。

    “那是当然。家有一老胜似一宝,如今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还年轻,正需要一个年长者时不时指教我。老爷爷你肯跟我一起生活,那也是我的福气。”说着秦正凡蹲下身子,也不嫌弃老人肮脏,身上气味难闻,不由分说地将他背了起来。

    老人趴在秦正凡的后背,看着他的侧脸,浑浊的一双眼眸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一抹感动之色。

    “没想到我方鸿寿元将尽之际,竟然遇到一位体质跟我很吻合,又如此淳朴有善心的年轻人,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也罢,尽管是迫于无奈,我才镇守了天凤星八百年,但总归在这里生活了八百年,便最后再尽一份力气吧。”老人,也就是方鸿,心念转动,很快有了决定。

    秦正凡自然不知道背后背的不是普通老人。

    他只知道,他绝对做不到丢下老人不顾。

    不仅如此,这老人虽然满身污秽和散发着腐臭的气味,但莫名地秦正凡对他有着一种很难形容的亲切和信任感,竟然根本不去考虑这老人会否是一位坏老头!

    这其实并不符合他素来做事严谨的性格!

    山路崎岖本就难走,背上一个老人走起来更加艰难,不一会儿,秦正凡就已经大汗淋漓,两腿如注了铅一样沉重,但他没有叫一声苦。相反,一路上老人有问题问他,他都一五一十地回答,没有一丝不耐烦。

    途中休息,秦正凡放方鸿下来时格外的小心翼翼,没有一丝因为劳累而烦躁大意,更没有半点抱怨的言语。

    “老爷爷,你看,前面就是风湾村,你再坚持坚持,最多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就能到家了。”夕阳西下时,秦正凡爬上了一个山头,指着前面下方一座临海的小山头,喘着气说道。

    “心地淳朴善良,做事情有恒心毅力,你很不错!”秦正凡话刚说完,耳边响起方鸿赞许的声音,接着秦正凡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两眼一黑,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父母亲坟墓前的空地上。

    这时太阳几乎已经完全下山,天渐渐黑了下来,山风吹过,枯叶飞落,阵阵凉意。

    “呜呜呜—”

    远处断断续续传来夜枭的凄厉号叫,在满是坟墓的荒山间回荡着。

    纵然秦正凡素来不信鬼神,这时见自己从明明已经能望到家的山头突然诡异地回到了父母亲的坟地前,天色又渐黑,山风呼啸,夜枭号叫,还是惊得浑身毛孔悚然,一颗心“咚咚咚”地剧烈跳动,在阴森森的荒山坟地中清晰可听,越发增添了几分恐怖阴森。

    “这里应该就是你家人的坟地吧,我死了后,你就把我葬在这棵柏树下面吧!”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秦正凡不禁吓得整个人都蹦跳了起来,这才发现前面一棵柏树下面,负手立着一位看背影应该是中年的男子。

    PS:新书上传,请多多支持!